第65章 看不惯你的风尘味(1 / 2)

她得意又畅快的接着侮辱着道:“如何,我说到你的软肋了?你敢说你娘不是蠢货,不是偷男人,你不是野男人生的?我说你就是个贱婢生的小杂种,小杂种,小杂种!”

听见赵静怡猖狂的侮辱,赵沐虞狠狠的捏着拳头,她死死咬紧牙关,忽然冲向赵静怡,扬起手,一巴掌重重的打在了赵静怡的面上。

由于她这一巴掌打得太重、汇聚了她全身的怒气,将赵静怡给打翻滚到地面,打得赵静怡一张脸颊火辣辣的疼,她立即捂着脸暴怒的瞪着赵沐虞,“废材,你竟然敢打本小姐,看我不告到爹爹那里去,让爹爹处罚你。”

赵沐虞不屑的侧头,斜了地上的赵静怡一下,“去啊,我看爹爹是处罚我还是处罚你。这儿那么多人都听到了,你竟然骂爹爹是野男人!如果爹爹听见这样的侮辱,不知道会被你气成什么样!”

赵静怡感觉脸都快被人打肿了,半边脸痛得快没有了知觉,她听见赵沐虞的威胁,就冷冷的眯着眼眸,“你胡说!我没骂爹爹是野男人,我什么时候骂过了?”

“我是爹爹与我母亲生的,堂堂正正的王府嫡出的二小姐。连爹爹都承认我的身份,你竟然敢质疑我的身世。没爹爹,我娘一个人可生不出我来,你骂我是野男人生的,不是连带着骂爹爹吗?”

旁边的鸳鸯也愤愤的接话道:“对,我能够为二小姐作证,六小姐不尊姐姐,侮辱大王爷是野男人,这么不孝的女儿,应该重罚!”

“你们,你们全是一伙的,一个鼻孔出气,她是你的侍女,她自然给你说话,她的证词能有个屁用!”赵静怡并不畏惧赵沐虞,她还以为赵沐虞是那位能够任她欺凌的废材,因此她说完后,死死的捏着拳头,拽着一个侍女,借侍女的力猛然站起身来。

“你居然敢打我,我今日不打死你我誓不为人。赵沐虞,承接本小姐的愤怒吧!”赵静怡说完,扬起手正想打赵沐虞。

就在此刻,一个侍卫跑过来报告道:“彧王殿下来了!”

一听见这句通报,赵静怡扬起的手立即停了下来,她愣了一会,赵沐虞早已利落的避开,即便她不避开,凭赵静怡也打不到她。

一听见喊声,赵静怡立即犀利的瞪着这侍卫,“你说什么?彧王殿下来我家了?”

这些年都不来一趟,他今日来是干吗?

“回六小姐,这事千真万确。彧王殿下领着一大帮臣子上门,有户部侍郎、吏部侍郎、七王子殿下等人,总之声势浩大,其她小姐公子都去前殿凑热闹了。”

彧王竟然带了那么多臣子上门,这么隆重,难不成?

哈哈!

赵静怡想了想,忽然扬头哈哈大笑了起来,“赵沐虞,你也有今日啊。不,你迟早都有今日!”

赵沐虞瞪了她一眼,这丫头也没吃药啊,发什么疯呢?

“哼,你知道彧王殿下领这么多臣子上门做什么?那么声势浩大,这么郑重其事,他必定是来和你退亲!”

“退亲?是真的嘛?”赵沐虞假装恐惧的瞪大眼睛,做出一副担心的模样。

看见她那副模样,赵静怡更是开心,她眼中满是嘲讽与鄙夷,“自然,我敢拿我的生命打赌,彧王正是来和你退亲的。亏你居然还敢自称彧王妃,还拿彧王妃的地位来压我,如今你要被退亲了,往后再也不是彧王妃,我看你还如何嚣张,如何威胁我!”

赵静怡一副坐等着看好戏的模样,笑得癫狂又得意,赵沐虞却慢慢的说道:“哎呦,彧王殿下竟然要和我退亲,那实在是太恐惧了吧,他也太无情无义了。”

赵静怡斜睨了赵沐虞一下,呵呵大笑的往前殿走去,“吓傻了吧,小废材,你等下就要被抛弃了,你这样的废材,哪里比得上我三姐一根毫毛,你与她根本是云泥之别,你只是个人人都能够践踏的可怜虫,太搞笑了,本小姐还得多笑一会儿。”

赵沐虞跟上赵静怡的脚步,不紧不慢的转了下眼睛,“你说我是云,你三姐是泥,她听到了不好吧,她会如何想你?她对你这么好,你竟然在背后损她是烂泥巴啊!哎,让我怎么说你好,你就算想舔我,也犯不着贬低自己的亲生姐姐。”

“你胡扯!你少来颠倒黑白了,我说的你是泥,你赵沐虞是人人可踩的扶不上墙的烂泥巴,我三姐是天仙,是你这块烂泥巴一生触摸不到的对象。一旦彧王与你退亲,很有可能与我三姐马上订婚。如果不是你们那道婚约是圣君以往感佩爹爹的汗马功劳立下的,彧王殿下哪里会看得上你,你哪里有时机霸占彧王妃位置这么多年。现在你将要被抛弃,只要一想到你在众目睽睽之中被抛弃的凄惨模样,我就感觉解气,哈哈哈!”

赵沐虞冷冷扫了赵静怡一下,“你继续笑吧,最好笑掉你的所有牙齿。我劝你先管教好自己,你自己屁股上的伤口还没有愈合好呢,待会儿别忽然发疯向众人展露出你那副丑陋的伤口,那可是真的好笑。”

即便听见赵沐虞提起屁股上的伤口,但赵静怡如今是一点都不难过了,她起先阴云密布的天空在听见这个消息后瞬间天气晴朗,似有温暖的日光冒了出来,“我又不是你个傻子,一见到彧王殿下就走不动道了,总干些乱七八糟的傻事,惹人耻笑。待会你见到殿下,可一定不要做以往那些抱他大腿的傻事,他厌恶你还来不及。”

“还有,待会你被他抛弃,你可不能再当着咱们的面哭啊,也不能伤心得撞墙或者跳河,死可以死,但不要脏了咱们赵家的地。”赵静怡说完,已然笑得泪水唾沫一齐飞,她今日真的是太高兴了,今天简直是她的幸运日。

听见赵静怡的话,老实说赵沐虞心中并不是没一点感觉。

或许因为这是赵沐虞的身子,她哪怕占据了这个身子,也能深切感受到原主对彧王的痴与爱。

以往的赵沐虞视彧王殿下为珍宝,由于母亲告知她,她是彧王未来的妻子,倘若有人敢欺凌她,就让她找彧王殿下帮忙,寻求彧王的庇佑。

她将彧王当作自己唯一的依靠与希望,希望嫁给彧王后可以摆脱那种痛苦的凄惨生活,有过无数美好的憧憬,因此她爱极了彧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