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尔斯老爷的秘密(1 / 2)

枫子流:“说来听听。”

若竹:“我问的每个人基本一谈起切尔德的时候,嘴角都会不自觉地上扬。尤其是小孩子,一听到切尔德的名字就会开心地大笑,有些小孩甚至会抱着我的腿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基本村里的人都受到过切尔德的小恩小惠,比如某人家里出了什么事缺钱,他会无偿地给人家送去,也不让人还;村里有些姑娘得知他结婚生子后都会难过几天;就连谁家丢了什么东西他都会去帮忙,倒是对切尔斯老爷的评价就如你们说的那样不太好。”

枫子流:“不知道你们发现没有,切尔德并不是位糙汉子,从衣着打扮、头型以及被刮得干干净净的脸来看,我判断他是个极其讲究的人,虽然他昨晚那样说自己的父亲,语气却极其的温柔,不带一根刺。昨天我半夜出房门解决尿意的时候,看见他一个人将客厅留下的泥脚印给打扫干净了,就连被他扯烂的摇钱树树叶,我仔细一看也都是些枯死了的叶子。我想人们口中的他,百分之八十也是真的,至于那百分之二十,我需要再观察一段时间。”

若竹看了看天空:“已经是正午了,我们该回去了。”

吉瑞克收回藤蔓之后,不知道是谁家的鸡跑进了树林,塔斯洛一把抓住那只鸡,说:“今天可以加餐了。”

枫子流:“塔斯洛我劝你还是放了吧,一是这本是违背道德的事,二是主人肯定得掘地三尺也要找到这只鸡,找不到绝不会善罢甘休,如果让主人知道是我们吃了,你想想后果吧,哈哈哈哈......”

塔斯洛立马放开了那只鸡。

鸡吓得疯跑起来,可是还没跑几步,鸡却在他们眼前毫无征兆地死了。

“不是吧,我就抓了一下它,这只鸡这么脆弱的吗?”塔斯洛有些慌。

若竹:“不是,它是中毒死的。”

枫子流蹲下来,摸了摸它发胀的肚子:“食物中毒,可能是吃了附近的东西。”

几人在周围小找了会儿,发现了被鸡啄食坏的毒蘑菇。

枫子流用布包住手摘了一朵:“看来这就是罪魁祸首。”

塔斯洛:“枫子流你干嘛将它包起来?”

枫子流笑笑,将毒蘑菇放进了荷包。

“你放心,我肯定不会吃掉的,我只是头一次见这种毒蘑菇,想拿回去研究一番。”

若竹看来一眼他的荷包没有多说什么:“走吧。”

......

切尔斯老爷因为临时有事出了门,午饭是切尔德准备的。

“你们回来的正好,我刚把饭做好。”切尔德将围裙解了下来。

枫子流很自来熟:“没想到你还会做菜。”

切尔德一脸的幸福:“这得多亏我妻子和我那可爱的孩子。”

枫子流坐在桌前:“哦?”

切尔德滔滔不绝起来:“我妻子不会做饭,我总不能让她饿着,如果她饿肚子,她就没力气照顾我的女儿,没人照顾我女儿,我就会担心,我一担心,生意就会受影响,生意不好我就不能给我亲爱的妻子买她想要的东西......”

枫子流:“你很爱你的家人,真是羡煞旁人。”

枫子流见他眼神没有流露出一丝虚假,证实了他就是村民口中所说的那样。

切尔德高兴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是吗?我妻子也常常说她三生有幸能嫁给我。”

切尔德将餐具分发给每个人后,坐在了最显眼的地方:“听说你们团队有两对夫妻。”

枫子流指了指那两对夫妇。

切尔德又说:“这孩子又是?”

若竹咳嗽两声:“是我领养的。”

切尔德将盘子里的鱼夹给了小雷,并摸着他的头说:“小孩子多吃鱼会变聪明。”

“谢谢。”

切尔德看向对面:“对了,吉瑞克、塔斯洛你们什么时候要孩子?孩子很可爱的。”

吉瑞克:“我也觉得孩子很可爱!我想生一群,不过什么时候生得看我老婆了。”

“给我闭嘴。”玛尔舍姆使劲儿地踩着吉瑞克的脚,咬着牙说。

塔斯洛抓住李婉儿的手说:“婉儿什么时候愿意,就什么时候生。”

李婉儿甜甜地笑着说:“我想生一男一女,男孩保护女孩,就像是塔斯洛保护我一样。”

格兰一叉子插进了食物:“你们酸死我得了。”

哄堂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

午餐结束后,几人来到了玛尔舍姆的房间。

若竹站在窗前:“玛尔舍姆,切尔斯老爷何时出的门?”

“在你们回来前半小时,他下意识地看了看墙上的钟表,说有要事得办,告知我们傍晚才会回来。”

若竹:“你们觉得切尔德这人怎么样?村里的人们对他的评价很高。”

李婉儿:“知人知面不知心,但是我觉得他对妻儿的感情是真的。”

玛尔舍姆:“若竹,如果你当时不偷偷跑出去找塔斯洛他们,也许就会感受到切尔斯这人心思缜密,待人友好,他被切尔斯老爷骂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房间,直到我们目送切尔斯老爷离开的时候,他才下了楼,顺便做了饭招待我们。”

塔斯洛抠脑袋才反应过来:“对哦,我就说有些不对劲,原来若竹你上午也跟了来。”

吉瑞克大笑:“没想到你这人反射弧挺长的,大家发现了就是没说而已,哈哈哈哈......”

李婉儿:“好啦好啦,继续刚才的话题。”

玛尔舍姆:“你们刚刚也尝过他的手艺,可以说味道真是一绝。当时我和婉儿在厨房打下手,我特意观察了他,他不光从刀工还是火候、调料的拿捏都是非常的准确,可以说他一直都在‘精打细算’。”

李婉儿:“我觉得他像一名经验丰富的药师。”

玛尔舍姆:“此话怎讲?”

“你没有接触过药师,所以不知道。今天我们吃的鸡你们有没有注意到,没有一根骨头,我当时就觉得很奇怪,跟他讲没必要把每根鸡骨头都剔下来,他说是习惯了,我又见他竟然能剔完骨头的同时又能保持整只鸡的完整性,普通人不能也没必要这样做吧。后来在桌上见他拿刀的动作,加上他食指上的老茧,我确定了这人十有八九跟药师有关。”

“而且还是位制毒高手。”枫子流推门而入。

屋内的他们大吃一惊。

枫子流手拿玻璃瓶,玻璃瓶里泡着他采回来的毒蘑菇,瓶中的液体已经变成了深紫色。他关好门继续说:“这蘑菇并不是自然长出来的,而是人工合成的。”

他将液体倒在了木椅上,伴随着一股黑烟,木椅上长出了刚才毒死鸡的毒蘑菇。

塔斯洛抱住头:“我们刚才吃的那只鸡不会就是树林里死的那只吧?!”

枫子流:“怎么可能,一是时间对不上,二是吃了我们肯定马上死翘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