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人(一)(1 / 2)

玛尔舍姆站在‘瑶妹公馆’门外,几人刚领完任务,这次的任务并不简单,因为是瑶老板专门拜托他们的。

玛尔舍姆大喊:“大家准备好了没有?”

大家异口同声:“准备好了!”

因为‘烟花节’一事,智勇团再一次升级,成为了唯一一个能在半年内升为五星级的队伍,这是热城所有人民包括‘瑶妹公馆’在内对智勇团的肯定,也意味着他们已经从一群不知名的小喽啰,成长为了能够独当一面的勇士们。

这次为何会委托他们,因为瑶老板知道智勇团不仅有若竹这位高手,还另外加入了两名能够操控自然力量的雷雨和枫子流,当然也只有智勇团这种骁勇善战,齐心协力,团结互助的队伍,才能够胜任这次艰巨的任务。

任务内容:捉拿威胁切尔斯老爷和蓄意破坏切尔斯老爷农场的神秘人。第一委托人也就是切尔斯老爷,他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在一周内,不管用什么方式,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也要抓住那人。

切尔斯老爷的庄园在郊外,热城又是个大城市,加上‘瑶妹公馆’跟切尔斯老爷庄园距离甚远,一个在东一个在西,所以瑶老板专门派了一辆大型马车,用于他们长途跋涉,而配上最好的马匹是想让他们尽快赶到委托人的住所,毕竟切尔斯老爷是个大客户。

马车里。

若竹点开任务详情:“我们只有一周时间,所以每一天都要充分利用起来。首先切尔斯老爷并不知道这神秘人是谁,这无疑给我们增加了任务难度,所以我们只能先从切尔斯老爷口中找寻一些细节,也就是我们破案的关键点,然后再从农场下手,通过蛛丝马迹找出神秘人,我相信以我们的实力能够一举拿下。”

枫子流两腿搭在一起,虽然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但还是闭上了眼,立起耳朵认真听。

雷雨看完任务详情后,感觉里面有些情节不符合正常思维逻辑,而且一到某些关键点,切尔斯老爷就会只字不提,甚至感觉切尔斯老爷根本没有说出实情,还想用胡编乱造来掩盖事实,便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至于为何切尔斯老爷会受到威胁,不能只从当事人片面之词来判断,当事人肯定只会说对自己有利的话,至于不利的细节他肯定不会透露。我想可以从他邻居嘴中了解对这件事的看法,也顺便能得知切尔斯老爷的为人,往往旁人的话才是最客观的,对我们的帮助也是最大的。”

玛尔舍姆想了一会儿:“既然时间比较紧,那我们可以分开行动。这样吧,若竹、我、婉儿、格兰、小雷,我们几个去收集切尔斯老爷口中的确切信息以及检查庄园有无可疑之处,其余的人按照雷雨说的那样行动,我会帮你们打掩护的,不过你们几个得尽快与我们汇合。地图显示还有一般路程,看来今天很晚才能到达切尔斯老爷的庄园。”

枫子流:“我觉得吧,神秘人不停地破坏,一直写威胁信,切尔斯老爷却一直不当回事,屡次不改,神秘人又迟迟不动手,这种‘空谈’行为表明神秘人肯定另有所图。我想可能是这位切尔斯老爷本身就有些问题,他的个人资料写的是儿女不孝,早年离异,孤身一人住在庄园,你们想想庄园那么大,连个保姆都不请,切尔斯要不是个性格古怪的老头,要不就是抠抠搜搜的人,可能人品也不怎么好......”

李婉儿:“暂时不要下定论,等调查后就知道了,现在太早下定论,一旦形成固有思维,可能会造成我们对其他事的误判。”

枫子流:“句句在理,看来是我大意了,实在抱歉。”

“你只是说出了你的观点,不必道歉的。”

玛尔舍姆拍拍手:“大家先下车透透气,松松身子,马儿也跑了那么久,要想今天到达切尔斯老爷家,先把马儿给照顾好。”

大家下车后,玛尔舍姆把马儿牵到了河边,小雷和小小在河里嬉戏打闹,李婉儿和格兰脱了鞋,把脚泡在了水中,一脸的享受。

其余的几个男人无聊透顶,耍起了招式。

枫子流:“塔斯洛,传说你有一把‘不断剑’,可否让我瞧瞧?”

塔斯洛二话不说,将魔力输入剑内,剑随着塔斯洛的想法随意变换着形态。

枫子流看完他的表演后有些惊叹:“真是大开眼界,原来它所谓的‘不断’,就像是这无形的魔力一样。‘断’既是‘不断’,又是最强形态。”

枫子流接着说:“若竹兄的厉害早有耳闻,曾有缘见过你使用‘雷’,所以我更好奇雷雨兄的能力,虽然知道你雷雨兄能控雨,百闻不如一见,可否让我再开开眼界?”

雷雨站起身:“没问题。”

他将左手轻轻一转,小雷的头上就下起了雨,也只有小雷一人淋了雨。

“厉害,还能精确到面到点。”

若竹用扇子毫不客气地将雷雨的左手打了下去:“这是我儿子,他感冒了,我就剥了你的皮!”

小雷一下子就想到了是雷雨搞的鬼,朝雷雨的方向吐了口水,并且大喊:“我感冒了我爹爹肯定剥了你的皮!”

吉瑞克:“你爷俩什么时候这么有默契了?”

若竹:“小意思。”

吉瑞克感觉被忽视了,召唤出了自己强大的藤蔓,给大家表演了一番,藤蔓能够被他随心所欲地操控。

塔斯洛大笑:“吉瑞克你跟我们又不是一派的,哈哈哈哈......”

枫子流:“可不要小看吉瑞克的藤蔓之术,看这状态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阶段了,吉瑞克的治愈魔力可是我目前见过的最强的一个。”

塔斯洛:“枫子流你这样一说吉瑞克肯定会骄傲的,哈哈哈哈......”

“塔斯洛,你是不是想挨打!你再这么说以后就别靠我救你了!”

“我错了我错了,我根本离不开你,哈哈哈哈......”

马儿已经吃饱喝足,起身跟着玛尔舍姆来到了大家的面前,大家见状立刻严肃起来。

玛尔舍姆点了点人数,说:“走吧。”

......

半夜,智勇团终于到达了切尔斯庄园,但这次不光见到了切尔斯老爷,也见到了切尔斯老爷眼中的不速之客,他的儿子切尔德。

不远处的狗吠声告知了切尔斯,他委托的人来了,闻声跑了出来。

切尔斯老爷拿了盏灯站在门口,十分激动:“你们就是‘瑶妹公馆’派来的人吧!”

李婉儿安抚马儿的时候,玛尔舍姆同时回了话:“是的,切尔斯老爷,我们是智勇团,我是队长玛尔舍姆,请允许我介绍我的队友们。”

切尔斯拉起玛尔舍姆说:“不用了不用了,以后就知道了!先进屋子再说!”

这时推门而出一位年轻男子,靠在门框处:“哟,这就是你请的人?为了一个小贼何必兴师动众,你叫你儿子我来不就解决了嘛。”

切尔斯老爷狠了他儿子一眼,说:“切尔德你给老子滚一边去!”

切尔德不动,切尔斯老爷一脚踢了过去,不过被切尔德躲了过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