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兽小小(1 / 2)

“对不起,薇雅,我想我还是放不下格兰,我不相信她是那样的人,我要去找她问清楚。”

“你别走!”

不管薇雅再怎么求他,熊绍头也不回地跑了。

随着关门声响起的那一刻起,薇雅气得一脚踢坏了门,并且大喊:“啊!格兰!”

......

从‘怪兽岛’回来后,大家依旧精神满满,围在大厅有说有笑,大概是因为瑶老板发来的祝贺消息。

桌前,正在叠纸鹤的格兰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说:“谁在骂我啊?是不是你们两个?”

塔斯洛和吉瑞克摇头否认,一脸的无辜。

“奇了怪了,不是你两还会有谁?”

李婉儿给她递了杯热水,拿去了纸巾,说:“他俩好端端的怎么会骂你,吃饱了撑的吗?再说了,你那是迷信,我给你科普一下。打喷嚏是鼻腔一种正常的保护性神经反射,因为鼻腔内的神经非常丰富,当鼻黏膜受到外界的不良刺激,比如温度骤然间的变化,外界的粉尘、异物、气味这些刺激就可以引起鼻腔发生敏感的反应,就会出现打喷嚏的情况。它主要就是由于三叉神经末梢受到刺激之后,深吸气,悬雍垂下降,舌根上抬,腹肌和膈肌剧烈收缩,声门突然开放,气体从鼻腔内突然间喷出来。用来清除鼻腔中的异物和刺激性的物质,来保护鼻腔。你看看你旁边的小小,在看看周围掉的一圈的白色物体,你肯定是不小心吸入了它的毛发,这才打了喷嚏。”

“婉儿,不是吧,我就随口说说而已,你不至于一顿噼里啪啦,还给我给我普及知识吧,怎么?我冤枉塔斯洛让你感到不舒服了?护夫狂魔?狂撒狗粮?让我情何以堪?”

“哪有,你别多想了,我只是就事论事罢了,还有,你当我面打他我都不会说什么的。”

塔斯洛一脸的不相信:“哎哎哎......这么说就过分了啊,不带你们这样的。”

“打是亲,骂是爱,你这叫享福。”吉瑞克可不嫌事大。

“我去你的呢,打也只能是婉儿来。”塔斯洛给了吉瑞克一脚。

吉瑞克怎么能忍受塔斯洛的‘弹簧腿’,撸起袖子,两人干起了架。

李婉儿和玛尔舍姆一脸的黑线,不过倒也没有管这两人,而是转身来到了若竹的身边。

......

玛尔舍姆对着李婉儿一脸的疑惑,问:“小雷和雷雨呢?怎么不见他两人。”

李婉儿摊摊手表示不知道,一旁正看书的若竹开了口:“小雷拉着雷雨出去了。”

玛尔舍姆:“一个调皮,一个闷头闷脑不说话,何时玩到一起了?”

若竹翻了一页书回道:“大概是给小小买吃的去了吧,他不想一个人出去,你们又忙着‘吵架’,就只剩雷雨一个人有空,被逼无奈。”

李婉儿歪着脖子,一脸的好奇:“你怎么不陪你的儿子一起去?”

“他没有找我。”若竹有些无奈,他一直都期盼着小雷跟他亲近,但碍于面子,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玛尔舍姆喝了一口茶说:“还不是因为你一脸的冷漠,是谁都不想找你吧,要是我有这么一个儿子,肯定天天粘着我。”

“是吗?那我改。”

若竹合上书,一本正经的说。

玛尔舍姆叹了口气:“你还是算了吧,都习惯你这样了,你突然变了风格,大家还以为你受了什么刺激呢。”

......

“喂喂喂,大家听我说!”

说曹操曹操到,小雷站在门口大喊,手中挥舞着一张纸,身后是累成狗的雷雨。

李婉儿连忙将雷雨扶进屋内,问:“你怎么了?不会是又遇见你的大哥了吧?”

雷雨喘着气说:“不是,是小雷精力太旺盛了,东跑西跳,窜得比猴还快,我只是想追上他,没想到还能这么累,他可比敌人难对付多了。”

李婉儿实在没有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辛苦了,快坐下休息。”

小雷见大家没有理他,再一次大喊:“喂!你们耳朵聋了,还是眼睛瞎了,我这么大个人杵在这里呢!”

“没大没小,给我一边去!”若竹给了小雷头上一扇子,小雷一脸的委屈,抱起小小,将头埋在了小小的毛发里。

李婉儿注意到他很不开心,拿走小雷手中的纸,原来是一张宣传单。

“小雷,你想说的就是这个‘大胃王比赛’吗?”

“是的,婉儿姐姐。”

李婉儿看了看身后的大家又说:“可是我们这里没有很能吃的人啊。”

小雷指了指格兰,塔斯洛和玛尔舍姆。

格兰一脸的假笑,咬着牙说:“我胃口很小的,别乱说,呵呵。”

“少骗我了,我和爹爹早就见过你风卷残云狼吞虎咽的样子,估计能吃下一头牛!”

若竹打开扇子,遮住嘴笑得可开心了。

“你给我闭嘴!”格兰双手捏住小雷的脸蛋,不停地往两边扯去。

小雷不甘示弱:“啊......格兰你就是死不承认,脸皮厚,男人婆,没桃花......”

玛尔舍姆一副兴趣盎然的样子,对大家说:“我感觉‘大胃王比赛’挺有趣的,要不我们三去试试吧。”

塔斯洛双手赞成:“好啊。”

“我可不去!”格兰把脸扭在一边,小雷这次有机会逃走,躲在了若竹的身后,不停地揉着脸蛋。

吉瑞克两眼一转,对着格兰说:“你想啊,这种比赛往往会吸引很多观众,在茫茫人海中,说不定你就和某位帅哥对上了眼,然后你就......”

格兰打断了他的话,留着口水说:“好!我去!我先去换件衣服,你们等着我啊!”

李婉儿看着她的背影,问大家:“那熊绍呢?这两人难道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吉瑞克敲了敲肩膀说:“这种事很正常吧,你情我愿才会有结果,再说了熊绍这人我们也不了解,靠不靠谱也不知道,顺其自然吧。”

不一会儿,格兰就下了楼,问:“好看吗?”

众人点点头。

格兰心满意足地转了个圈:“那我们走吧!”

吉瑞克见格兰一副花痴样,笑嘻嘻地说:“你穿这么好看,等一下可别弄脏了啊,免得约会时尴尬。”

格兰:“知道了!别乌鸦嘴!”

......

李婉儿把号码牌给了他们三,说:“我已经帮你们三报好名了,我和其余人在观众席为你们加油。”

小雷给格兰扮了个鬼脸,跟着若竹他们走了。

格兰对小雷竖起了小拇指,愤愤不平地说:“小子,等我比赛完,再来好好收拾你一顿!”

......

“现在有请选手们上场!”主持人拿着话筒宣布比赛开始,观众席好一阵欢呼声。

“这次总共有三十名参赛者,让我们为这三十位‘勇士’鼓掌!”

掌声雷动,经久不息,主持人见大家如此的兴奋,便不在多说,宣布了第一场比赛的内容。

“第一场比试规则,要求各位参赛者一分钟内吃完这婉热腾腾的面,规定时间内吃完将进入第二项比试,如不能请自动离席。三、二、一,开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