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小小(1 / 2)

‘怪兽岛’之所以用怪兽命名,并不是小雷说的那样简单,它是由‘怪’和‘兽’两字组成。

‘怪’是指这个岛屿上经常会发生一些无法解释的怪异现象,‘兽’是指这里有素食怪兽和肉食怪兽以及拥有特异能力的魔兽。

而大家今天遇见的这石人,便是其中一种怪异现象。

雷雨上前观察着石人,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想这里不仅只有他一人被石化了,这里这么危险且神秘,肯定是组团而来。看这石头风化程度,起码有一年了。总之,大家小心为妙,说不定附近会有埋伏。”

小雷怀中的小狐狸翻了个身,继续闭眼睡觉。

......

“啊!救命啊!”森林里传来了撕心裂肺的求救声,在他们赶过去离求救人还有一段距离时,一黑影迅速起身逃离了现场,他们根本来不及辨识此物。等他们来到那人身旁时,他已经血肉模糊,全身上下还伴随着腐烂味,他还剩一口气,嘴角发出了微弱的声音。

“他在说什么?”李婉儿不敢靠近。

吉瑞克刚趴在地上,还没来得及听那人说的是什么,雷雨就给了那人一个痛快。

“他说他很痛苦,让我们杀了他。”

马尔舍姆拍了拍雷雨的肩膀有些无可奈何,看了看系统提示,然后说:“我们想要完成考核,必须从这里出去。再过几小时船就会经过这里,我们还是尽早离开这个鬼地方吧。”

然后大家再一次踏进了森林。

......

格兰:“你们闻,好香啊。”

李婉儿:“是啊,好香啊,没想到这里还有如此好闻的花香,仿佛来到了仙境一般......”

大家感觉身子软绵绵的,浑身没劲......小半会儿后,大家手舞足蹈起来......

雷雨情不自禁地流了泪,眼前......

女人何娜怀有襁褓,与男人雷云跪在一位正襟危坐的中年男人面前,中年男人旁边的是他的妻子。

中年女人一脸泪水,情绪有些激动:“你们快起来,别跪了。”

中年男人面无表情:“你别管,当初这逆子逃婚,和这贱婢私奔,现在走投无路回来了,肯定是为了这孩子。”

“孩子他爹,你就原谅他们吧。”

“原谅他们可以,不过按照家规,得重罚三十鞭,去把东西拿来!”

“这......”

“快去!”中年男人大吼。

雷云母亲拿来了鞭子。

雷父:“既然你是男人,又作为她的丈夫,其余的三十鞭你一并帮她受了吧。”

何娜想要向雷父求饶,雷云笑着摇摇头,摸着妻子的脸说:“别担心。”

一鞭,两鞭......皮开肉绽,雷云倒下,雷父向身边的下人说:“给少爷和少奶奶准备好房间。”

雷母心疼地扶起儿子说:“父亲已经原谅你了,还有何娜,麻烦你照顾好雷云,我得去和老头商量一下日后安排。”

......

雷母走后,雷云一下子抱住了何娜,说:“让你和孩子受委屈了。”

何娜抹去眼泪:“怎么会呢,我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很幸福,你看就连我们的孩子雷雨都幸福得笑了。”

房间里,何娜给雷云上药,雷云则是强忍着痛逗孩子笑。

“雷雨,叫爸爸。”

“疼吗?”何娜见他的身子抽了一下。

雷云转过身,双手捧着妻子的脸,在她额头轻吻,说:“看见你和孩子我就不疼了。”

雷家是远近闻名的大户人家,雷母一共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便是这雷云,小儿子雷风霸道蛮横,从小嫉妒大哥雷云。因为雷云是家里的长子,加上文武精通,懂得为人处世,待人友好,做事利落,深受雷父的喜爱,就连下人个个都对他爱戴有加。听随从说大哥回来后,正在风花雪月的雷风,快马加鞭赶回了雷家。

‘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趴在床上的雷云看了一眼房门,说:“小娜,麻烦你了。”

何娜打开门,有些惊讶:“小少爷。”

雷风没有理会何娜,而是径直走到了大哥的身旁,说:“大哥,这一年在外面过得可算好?”

“你来了啊,坐吧。”雷云脸色苍白,伤势不轻。

“大哥这可是受了家规?”

“嗯。”

何娜为雷风倒来一杯茶水。

“小少爷,请喝茶。”

雷风一手掀翻了她手中的杯子,说:“你一贱婢没资格当我嫂子,滚出去。”

何娜有些委屈,抱着孩子出去了。

雷云见弟弟还是如此的目中无人,加重了语气:“雷风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你嫂子?”

雷风笑得极为难看:“嫂子?你怕是搞错了吧?如果不是这贱人勾引你,我的嫂子就是刘家大小姐!”

雷云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喜欢刘家小姐,但这是父亲强行安排的,我曾给父亲说过我的心意,本来父亲答应退婚,成全我和何娜的,可后来刘家小姐一心想嫁,那时刘家势力比雷家大,谁都无可奈何......再说了我逃婚也是不想见你伤心,一年过去了,你还记恨在心。”

雷风:“不想我伤心?你逃婚之后,她就跳了河,你知道她跳河之前说了什么吗?她说她心里只有你!”

雷云听见这里闭上了眼,他觉得自己对不起弟弟。

雷风继续:“从小到大,只要是好东西,父亲就会先给你,只有等你选剩下,才轮得到我怕选,不管我再怎么努力,他的眼里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论能力、论成绩我哪里不如你?明明我是弟弟,凭什么处处都要让你这个哥哥?都是雷家少爷,凭什么我要低人一等?没想到长大后,就连我喜欢的女人眼里也只有你。你知道吗?在你大婚当晚我听他们说你逃婚跟着下人私奔后,我是有多么高兴吗?父亲当时就决定把家产给我,让我来管理雷家,我辛辛苦苦努力了一年,终于一个月前父亲肯定了我,没想到你却回来了!本来这没什么的,刚才回家我向父亲请安时,没想到却偷听到他要把雷家交给你管理,说我永远只是个替代品,我恨啊,凭什么!凭什么你这个雷家的罪人一回来,就能全盘否定我?!凭什么!”

雷云其实无心继承雷家:“对不起,父命不可违。不过你放心,我无心继承,一心只想照顾好我的妻子和孩子,至于这事,过几日我会向父亲请示,让你主权雷家。”

“呵呵呵,好一个父命不可违,我主权?怕最终还是你说了算!都是你们的错,休怪我无情无义!我要逆命!去死吧!”

雷风两眼发红,将刀刺进了雷云的心脏,何娜感觉不对劲,推门而入,发现了满脸是血的雷风,吓得她大叫,人们围了上来。

雷管家推开小少爷,大喊:“快救大少爷!”

就是这小小推人动作,让雷风发了狂,他拿起刀......

雷风丧心病狂地杀了雷家上上下下三十多名下人,就连自己的亲生父母也没有放过。

何娜抱着雷雨,一瘸一拐地逃出了雷府,身后跟着的是杀红了眼的雷风,雷风手中的那把刀已经被染成了红色,在月光下显得极其的吓人。

何娜实在走不动了,看着怀中的雷雨流着泪,下定了决心......

“出来吧贱婢,别躲了,他们都死了,你可不能苟且偷生哦,我的哥哥还等着你下去陪他呢,哈哈哈哈哈哈......”

为了保住孩子,何娜将雷雨埋在了垃圾堆里,跑出去将雷风引去了另一个方向,想要跟他同归于尽。

等大家发现死去的何娜时,不远处的雷风跪在地上流着泪,终于清醒了过来,意识到自己犯下了滔天大罪,拿着刀畏罪自杀了。

雷家从此销声匿迹......

......

原来大家都中了花毒,产生了幻觉,好在大家克服了心理障碍醒了过来,除了雷雨。

“爹,娘,等等我......”

雷雨张开双臂,想要拥抱幻觉中的父母,不过被若竹给拉了回来,雷雨这才惊醒过来,原来一切都是幻觉......

“小心!”

塔斯诺一剑刺穿了想要把雷雨吞下肚的‘两头食人花’,‘两头食人花’并没有就此死掉,不一会儿便愈合了伤口,朝着大家狂吐毒液,凡是被毒液触碰到的地方,都被腐蚀,让大家想起了刚才那人的死之前也是这般腐蚀状。

吉瑞克:“原来刚才的黑影就是这怪花。”

毒花借着自己的根,缠绕着树干爬了上去,然后松开树干向大家扑来,若竹眼疾手快,一招‘天降之雷’把毒花烧成了灰烬,但这并没有完,源源不断的毒花从四面八方跑来,大概是闻到了食物的香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