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位能操控自然力量的人(1 / 2)

“没想到格兰这个大直女还会有春天。”这是小雷讲完‘故事’的最后总结时的一句话。

马尔舍姆放下怀中的小雷笑嘻嘻地说:“原来他们两的信息量这么大啊,不过好在男方挺主动的,看来这次有戏。”

“如果这事真能成,是不是该给我爹爹找一个了?”小雷噘着嘴说。

马尔舍姆:“那是自然的。”

“小雷别胡说,哪边凉快就待哪去!”若竹有些生气。

大家看在眼里,也没再提起这个话题。

“你快看他们手牵手了!”小雷可不想因此离开,于是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

“真的哎,我的天啊,就算这次不成,格兰也赚大发了!格兰已经好久都没有碰过男人了。”塔斯诺捂住嘴莫名有些感动。

李婉儿无语地看着他说:“塔斯诺,你干嘛这副表情?傻乎乎的。”

“你想想自己多年嫁不出去的女儿终于有人要了,你就能体会到我这个‘老父亲’的心情了。”

塔斯诺话音刚落就在手指上沾了点口水抹在眼下,有模有样的。

李婉儿没眼再看下去,无奈地摇了摇头说:“格兰要是知道你在背后这样说她,我不信她不撕烂你的嘴。”

......

另一边。

“我知道有一家冷饮店味道很好,我带你去尝尝吧。”

就是李婉儿和塔斯诺之前去过的那一家。

“好啊。”

基本这个时候人们都去了海里,或者在沙滩上嬉戏打闹,所以冷饮店的人很少,他们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刚好又能欣赏到大海的魅力。

“服务员,麻烦您给我身前这位美丽的小姐来一杯你们这的招牌冷饮,谢谢。”

“不客气。”

熊绍身体微微向前倾,看着格兰的眼睛说:“格兰,我听小雷说过,你和刚才的那几位帅哥美女都是智勇团的,我很早之前就听过智勇团的光荣事迹了,没想到今日还能遇见你们真人,虽然我只是个普通人,但我曾经的梦想就是像你们一样行走天涯,可惜我资质不够,没办法,到现在也‘一事无成’。”

格兰笑了笑说:“其实不管是哪种人生,都是相互羡慕的。可能在你们眼里,觉得我们像英雄一样,很酷很威风,但是我们何曾不羡慕你们普通人,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没有压得喘不过气的压力和责任,我们时时刻刻都提醒着自己不能因为诱惑误入歧途。如果你是我,你就会懂得这种感受,时不时地向往普通人的生活。”

熊绍正襟危坐起来说:“看来我得多向你们学习了,凡事不能看得太片面,不过我很佩服你们这些勇士能够舍弃一切,也要保家卫国的精神,哪里有黑暗,哪里就有正义的化身。”

“谢谢夸奖,当然你们的贡献也很大,不是你们‘普通人’的贡献,我们就无法享受到这些基础设施带来的便捷。”

“打扰一下,您们的冷饮。”

服务员端来了两种不同的冷饮,放在了他们面前。

“不好意思,我想你记错了,我只给我身前的这位小姐点过东西,这杯不是......”

“先生,这杯是那边的小姐送给您的,名叫‘爱的火焰’。”

熊绍转头向服务员指的方向看去,又是那个女人。

“格兰,我知道有个地方的美食不错,我们去那里吧。”

格兰捧着冷饮跟着他走了。

大胸女气得将手中的冷饮一下子给摔了,吓得店员和其他顾客赶紧躲在一边。

“你们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吗!”

大胸女起身跺了跺脚,看着门外的景色,心生一计,阴森森地笑了。

......

“她是不是在追你?”

熊绍拉着格兰的手说:“不是的,准确来说我只是她的猎物罢了,你才来这里根本就不知道她的人品,还是少接触薇雅这女人为好。”

格兰点点头,挽着熊绍的胳膊慢慢走着。

马尔舍姆一行人通过路人的指引,找到了这里味道最好的一家餐厅,刚踏入门口,就看见了熊绍和格兰两人‘腻歪’。

“我说大家还是换一家吧,我们别打扰到人家小情侣约会。”马尔舍姆二话不说将大家推了出去。

“切~~,既然队长都下命令了,我们就换一家吧。”

吉瑞克假装被扫了兴,其实他跟大家一样,偷偷笑着格兰的春天来了。

......

“我好像看见你朋友们的身影了。”

熊绍顺手将菜单递给了格兰。

“哪呢?”

“刚才还在门口呢。”

格兰笑道:“我看你是饿花了眼吧,哈哈哈哈......”

熊绍耸耸肩,也跟着笑了起来:“哈哈哈,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是饿了,那我们赶快点餐吧!”

......

“谁在念我们啊?”大家接二连三地打了个喷嚏,塔斯诺抱怨着。

“还能是谁?肯定是格兰,许久不见我们了,肯定会想我们!”马尔舍姆揉揉鼻子说。

“你想多了,格兰可是出了名的见色忘义。”吉瑞克拆台不带一丁点儿良心不安的。

“那还不是你带坏的!吉瑞克!”马尔舍姆大喊。

“老婆,不带你这么冤枉人的好吗?你说我带坏了小雷我不反驳,她一个泼妇我怎么带得坏,说不定跟你学的!”

“好啊,敢还嘴了是吧,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无法无天了还,看我今天不教训教训你,你都不清楚自己的地位了!”马尔舍姆抄起家伙就想收拾吉瑞克,大家连忙拉住她,吉瑞克因怕老婆只好躲在塔斯诺的身后。

“哎哎哎,停停停!君子动口不动手!今天是格兰走桃花运的一天,我们应该为她感到高兴才对,怎么越说越离谱,你两为此都快打起来了,难道今天成全了一对情侣还得拆散一对夫妻吗?”李婉儿站在中间有些无语。

马尔舍姆指了指塔斯诺身后的吉瑞克说:“今天有他们在我不跟你计较,回家的时候我再跟你好好算算账!”

......

小雷在一旁看着这群幼稚的大人,一脸的黑线。

顺便看了看身旁的若竹说:“爹爹,你以后可别给我找这样的娘亲,我怕我跟你以后都不会有好日子过,要找就找婉儿姐姐那样的女人。”

若竹:“我想还是不给你找娘亲了,你不知道女人都超级能装的,万一娶回来一只母老虎岂不是糟了,还有你都这么多“娘”了,随便一个都能让人把头弄大,我看还是算了吧。”

小雷有些牙疼,说:“爹爹这么一说,我细细想了想,还真是。”

吉瑞克一听马尔舍姆放的狠话后,立马就服了软,来到马尔舍姆的身旁,抱着她的胳膊说:“老婆我错了,我不该气你的,我看你都饿瘦了,我们还是找个地方吃饭吧,嘿嘿。”

“也罢,我懒得跟你计较。”马尔舍姆撩撩头发,给了他个台阶下。

“大家跟我来,我搜了这里的旅游攻略,前面还有一家餐厅口碑不错,我们去那里试试吧。”吉瑞克拉着老婆走在了前面。

“爹爹,发什么呆呢?快跟上!”小雷看若竹半天没有动静,使劲拽了拽他的衣角。

“啊,好。”若竹之所以没有来得及反应,是因为在格兰用餐的餐厅门口,他看见了之前一起玩排球游戏的短发女,总觉得会有事发生,但仔细一想,这会儿正是大家用餐的时间,加上小雷催得紧,便没有再细想下去。

格兰放下手中的餐具,熊绍细心地给她擦了擦嘴,因动作太过暧昧,恰好又被门口的短发女看见了,她便把他们的暧昧行为照了下来,用系统传给了薇雅。

发送:“本想好好吃个饭的,却遇见了他两,真是倒胃口。”

其实短发女根本就不在意熊邵跟格兰有什么关系,只是想气气薇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