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好,我是无双(1 / 2)

“婉儿,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担心你。”

塔斯洛抱住李婉儿,李婉儿抚摸着他的头说:“傻瓜,我这不是回来了吗,生龙活虎的。”

若竹:“婉儿,发生了什么事,为何抓你,为何这么快又放了你?”

李婉儿安抚好塔斯洛后,坐在他的身旁,给大家大概描述了发生的事。

“我是被乌涂三汇派来的手下抓走的,在牢房里,我遇见了一位死刑犯,表面看他普普通通,说起话来又有一股智者的味道,他跟我讲了一些有的没的,我也不是很懂,大概意思就是说有人想借这次的交流会来铲平道路,而杀掉这些大臣也只是必要过程,后面还会大刀阔斧有所动作。”

塔斯洛给李婉儿递来一杯水,她接过水喝了起来,很快就见了杯底。

“后来我被拉去审问,我还以为他发现什么了。乌涂三汇还真是蠢,他可能是因为前几位大臣被杀害而感到害怕了,就胡乱猜测我是凶手,也幸亏这样,他没有发现自己的宝石被掉了包,中山诗凌乃也不用被通缉。本来他狗急跳墙想要就地正法我的,没想到我被及时赶来的无双少爷给救了,对了,上次格兰问起的那件裙子就是他给的。”

若竹若有所思,想到了什么:“你是说那位被大家称为美男子的无双少爷?”

“美不美男子我倒是无感,哪有我家塔斯洛帅?你们说是吧?”

吉瑞克翻了个白眼很不服气:“拜托,我才是被大家公认的美男子好不好。”

玛尔舍姆给了他头顶一拳说:“吉瑞克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

若竹拿出无双的资料,说:“这是他的资料,你们看看。”

“没什么特别的啊。”玛尔舍姆回答。

若竹:“正是因为过于普通,反倒引起了我的注意。你们看,上面只提到他与前王宫宫主是朋友的关系,其余一概都是与王宫无关的事。近几日他活动频繁,与几位大臣都走得很近,但他无一职半官,何德何能受到各位大臣们的‘青睐’,又能自由、频繁地出现在王宫里?想必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玛尔舍姆:“看他一身穿着打扮,和那股气宇轩昂,说不定是因为他家腰缠万贯,富可敌国,商界有一席之地,没人会跟钱过不去吧?”

若竹:“就目前为止你见过哪位大臣两袖清风,一生清贫的?不可能每个大臣都想跟他合作吧,比商业,大有人在。”

玛尔舍姆尴尬地笑道:“那我就不知道了。”

若竹拿出扇子来回地在手中拍打着:“好了,等我有了头绪再跟大家商量。”

这时,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三位下人从他们身旁经过,他们闭上了嘴不敢再多说一句,就连呼吸声也控制住了。

甲:“你听说没有,乌涂三汇大臣被捕,押入牢房的时候他就立马承认了自己的罪名,好像被判了死刑。”

乙:“是吗?我在外听过他的流言蜚语,什么欺压百姓,贪污成风,应有尽有。我倒是觉得恶有恶报,他的报应来了。”

丙:“你们还在磨磨蹭蹭什么呢,下午就要开放宫门了,赶快去布置交流会现场,不然又会挨女管事的鞭子了。”

若竹手中的扇子停了下来,说:“这么快就开放了?看来是有人迫不及待了,我们赶快回去,肯定有人会来我们的住处,以免错过什么。”

果不其然,因为女管事为了布置现场忙得不可开交,男管事代替女管事来到了宿舍,言简意赅地通知了各位。

大家有的高兴,有的却愁眉苦脸。

男管事走后,走廊里的人们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甲:“天啊,原来这是份苦差事,早知道就不该相信老板到

公馆接受这任务了。”

乙:“得了吧,王宫给的佣金丰厚,一次任务都能抵十次五星级任务的佣金了,这都过去了大半个月,还有十天咱们就能回去了,对了,你这么一说,不会是怕死吧。”

甲一口否认:“才不是呢!我只是觉得死了这么多人,这里阴气很重,我浑身不舒服,而且这里管得太严,这里不行,那里不准的,还是王宫外的生活逍遥自在。”

另外一组却笑得不亦乐乎,很期待交流会的进行。

女:“终于开放了,我可还没有一展身手呢,当初还以为会封到月底直接结束呢。”

男:“怎么会直接结束,王宫还得靠这所谓的交流会联络各地的感情呢,与大家齐心协力治理好这个世界,不然也不会如此重视,请我们来守护了,看着时间马上开饭了,我们还是先去食堂等着吧。”

女:“不知道今天会给我准备什么好吃好喝的,除了交流会也只有这里的食物值得我如此期待了。”

若竹为了能获得更多的消息,于是跟在了大队伍的身后。

“我们走吧,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见若竹收起扇子走后,他们随即跟了上去。

食堂里,全都是这次公馆派来的人,似乎出奇地安静。

显得大家异常的紧张。

也正是这样,终于有人憋不住开了口。

甲:“你说还会不会发生有人死在交流会上啊?”

乙也八卦不住,小声地回:“可能上次会上的大臣之死只是敲醒了警钟,也许后续还会有其他人被‘咔嚓’掉,所以我们要时刻保持冷静,至少保护好自己的人身安全。”

丙:“我给你们说啊,我刚才听见那些下人在讨论什么鬼怪妖神之事,说是因为这些人丧尽天良做尽了坏事,所以那些受害者的鬼魂前来索命。”

甲:“我觉得这说法有些糊弄玄虚,怎么可能会有鬼嘛,大白天的也怪吓人的,何况交流会上阳气那么重,就算有鬼,也不敢现身啊。”

丙:“好像是那么个道理。”

乙:“别说话了,男管事来了。”

男管事突然进来食堂,那几人马上闭了嘴低着头,生怕说错话被男管事听见,会有什么万一发生。

男管事大喊:“听好了,今天布依族先大人将会来王宫,不管你是谁,不得无礼,见到大人立即参拜,如果让我或者士兵发现,立刻按照王宫规则处理,当然举报也是有奖赏的。至于布依族先大人的尊容,只要在王宫内,就能接收到照片,所以,点开你们的系统消息好好看看,到时候可别说我没有告诉你们。我们走。”

男管事带着一群士兵又去了别的地方宣告了。

刚才的那群人见男管事走后,又开始了新的一轮讲话。

甲:“这布依族先大臣是谁啊?来头这么大?还要男管事亲自通知王宫上下?”

乙:“你是不知道这位大臣的威名,他可是前王宫宫主身前最得力的助手,可以说就算是现在的这位宫主来了,也得照常参拜,退避三舍,他可是有一手遮天的能力,就差换个称号当这里的主人了。”

丙:“嘘,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小心惹祸上身,赶紧吃完走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