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兆(1 / 2)

“你,你是谁?为何要杀我?来人啊!啊......”

血光四溅。

......

今日凌晨三点,王宫突然‘热闹’起来,派走了一部分的兵力,智勇团们以及其他参与任务者都看在眼里,只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天亮之后,避免人心惶惶,同时为了顺利进行交流会,消息进行了全面封锁,但终究纸包不火,还是被泄露了出去。

前前后后共五位大臣遇害,其中一位名叫龙堂始土门的大臣因救治及时活了下来,但因伤势太重,一直昏迷不醒,王宫大大小小都在议论这件事。

后花园角落里,智勇团们正商量着今天的安排。

若竹:“那人趁大臣睡得正香没有任何防备的时候下手,看来是早有预谋,并不是一时兴起。因为一部分兵力被派去守护幸存者,我们以及其他任务参与者必定会被征用,不利于我们调查。事情还没有水落石出之前,我们都不能轻举妄动,我想唯一的办法只有派一个人去寻找蛛丝马迹,对我们日后也有帮助。我想那位大臣现在有重兵把手还不至于那么快被偷袭,可以先去其余四人的房间打探一番。我因为强大的魔力早被王宫的人盯上了,一旦离开必定引起怀疑,打草惊蛇,加上小雷昨日回来后一直发烧,作为他的父亲我得照顾他无法离身,玛尔舍姆是智勇团的队长自然不能离开,格兰得在暗中帮助我们,塔斯洛和吉瑞克比较粗心大意,所以最好的人选就是李婉儿你。”

“好。”

李婉儿在大家的帮助下,打点好一切,急匆匆地离开了王宫,根据若竹盗取的大臣名单,成功找到了受害者的家。

因为受害者家里上上下下都忙于丧事,无暇注意李婉儿,所以她很容易地就进入了房间。

“这人得多有钱,光是桌上这小小的紫砂茶具就值个几百金币。”李婉儿拿着紫砂壶看了看,里面的茶水没有换过,她试了试毒。

“看来没有下药迷晕,这人有点狡猾,可能是从窗户进来。”

李婉儿来到了窗边,果真有残留下的泥土,窗上的锁已经坏掉,没有生锈,看来早被撬过。

“事先将锁弄坏,等大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推窗而入,即使大臣发现了那人,也为时已晚,就像是瓮中捉鳖。”

她闭上眼想象着暗杀情景,然后趴在床上寻找着什么,不找倒没什么,这下子可把李婉儿给熏难受了,这位大臣被杀之前竟然吓尿了。

她捂住鼻子下了床,之后没有发现什么线索,直到来到了最后一位死者的房间。

这里已经被下人们打扫干净了,李婉儿以为不会有收获的时候,她在床脚发现了一颗黑色的扣子,正当她想要仔细琢磨的时候,有人推门而进,她躲在床下,原来是两个下人来房间里摆菊花,她松了一口气。

“这人死有余辜,前几天还调戏了下人,今早就死了。”

“别说了,这房间阴气很重我们赶快走吧。”

李婉儿从床底出来,捏住下巴说:“替天行道还是另有隐情?时间也不早了,我还是去找龙堂始土门吧,兴许在他那里能发现什么。”

来到龙堂始土门府邸,里三层外三层都围满了士兵,李婉儿发了愁,根本没办法进去。不远处,驶来了十几辆白事车,李婉儿灵机一动。

等白事队伍跟府上的人交谈时,她随即打晕了白事队伍里的人,混了进去。

进了府邸,这里比任何一位大臣府邸还要好上几倍,就连下人的衣裳打扮都比前几位大臣家里的要显得高贵一点。

李婉儿跟在队伍最后,东张西望,趁没人注意溜出了队伍。

府邸过于大,她迷了路,随后听见脚步声,她连忙躲了起来。

下人甲:“你知道吗?遇害的大臣都罪大恶极,包括咱家老爷,调戏良家妇女,搜刮百姓钱财,贪污成风,手上人命几十条,大多数都是无权无钱的老百姓。”

下人乙:“可不是嘛,我的妹妹因为老爷差点自杀,作恶多端总会遭报应。”

下人甲:“隔墙有耳,我们还是快走吧,何况现在上上下下都为了他在打点,据说活不过今晚,所以夫人连‘白事’都请来了。”

“走吧走吧,你不说还好,说了我背后发寒。”

......

李婉儿在府邸不敢明目张胆的问大臣的房间,只能鬼鬼祟祟的四处寻找。

“喂!你偷偷摸摸的干嘛!”一士兵逮住了她。

李婉儿低着头,手已经放在了腰间,一旦有情况可以抽刀逃跑:“我迷路了爷。”

“迷路?抬起头来!”

李婉儿有些不情愿,士兵见状拿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后面那人拉住了她,是白事的头儿:“喂,都在找你呢,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快跟我走!”

他拉着李婉儿离开了士兵。

路上:“你还是被熟人介绍来的,早知道你这么不守规矩即使再怎么缺人手也不该匆忙将你收下,夫人已经在龙堂始土门大臣的门口等着咱们,行动快点!”

正合她的意。

......

白事们跪在门口,夫人则是在床边守着,却没有一点伤心难受。

李婉儿向内探去了头,按道理,夫人应该去掉头饰和首饰,以及着素衣,但是恰恰相反,打扮得花枝招,金银首饰一样没有落下,尤其是那身鲜艳的衣裳格外的扎眼。

这点让她感到很奇怪,再仔细一瞧,夫人面容娇好,身材匀称,皮肤光滑,这一看就是二十几岁的姑娘。

这夫人原来是大臣的五房,前几房因为年老色衰被一字休书,或者沦落成下人一样的地位,看来她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好了,你们谁来守着,我累了,该去休息了。”夫人看着门外跪着的白事们打了个呵欠。

“我来。”李婉儿为了更好观察,主动进了房间。

夫人点点头再也没有过问。

李婉儿跪在床边,床上的人肥头大耳,一脸油腻,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一股难闻的味道飘进了她的鼻子,是一种腐烂味。

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四周,这时下人进来了,是刚才在谈论大臣的两人。

他们手中捧着味道极其浓烈的鲜花,来到了床边。

“我帮你们吧。”李婉儿站了起来,“夫人已经同意我在这里守着了。”

下人没有疑问,将手中的花全给了李婉儿,看来下人们对大臣早就不满意了。

这些花是拿来给他遮盖臭味的。

李婉儿慢吞吞地把花摆在了大臣的周围,她试探了一下大臣的呼吸,很微弱,脉搏跳动较慢,因为身体肥胖难怪一直醒不来,过度肥胖等于虚弱,她心想,看来也不用等那人来刺杀大臣,大臣自然就会嗝屁。

摆完了花,李婉儿看见白事们一直低着头,她索性赌一把,开始在房间搜索起来。

果真如前几起事故一样,杀手都是事先弄坏窗户的锁,半夜翻窗而进,床边的血迹已经被清理,但仔细看,还是会发现一两滴溅在墙上的已经干掉的血,按照血喷溅的形状,推断出杀手手疾眼快,是个杀人如麻的机器,前几位都是一招致命。

家里的东西没有被翻找过的痕迹,看来目的就是取命。

李婉儿结合之前下人说过的话,得知这几人多多少少跟昏庸无能,欺压百姓沾边,府邸前前后后的下人数不胜数,到处充满了‘富丽堂皇’四字,正是这些事情的缩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