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中人(1 / 2)

“咦,前面干什么呢?好热闹啊,我们去看看。”格兰指着前面那群人,人们时不时呐喊鼓掌。

几人围了上去,原来是街头杂耍,难怪观众呼声时高时低。

刚表演完一个节目,观众们鼓掌大喊:“好!”

格兰大喊:“再来一个!”

......

杂耍演员:“那你们可得看仔细了!”

只见中间那人朝格兰这边的人群口吐烈火,烈火变换成一条火龙直接冲了过去,吓得人们赶紧往后一退,格兰就这么被挤了出去,玛尔舍姆和李婉儿却看得津津有味。

“什么嘛,我的鞋子都给我踩脏了。”格兰顿时兴趣全无,给李婉儿她们挥挥手指了指一旁,见她们明白后,就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休息。

一阵狂风呼啸而过,尘土飞扬,她用衣袖遮住了脸,等风过去后,她掸了掸衣服上的灰尘,不经意间看见一幅画卷滚了过来,她用脚挡住了它的去路,观望四周,没人寻来,于是弯下腰捡了起来,拿在手中并没有刻意拉绳,捆绑画卷的细绳却在她眼前断了,因为重力,画卷一端顺着她的双腿滚了下去,展开后,她被画中的景色震惊到了,她将其摆在地上欣赏了起来。

“多么美的一幅山间田园画啊!咦?里面的人还会动?”格兰摸了摸画上的人,一道光闪过,她消失不见了。

一阵风再次袭来,画卷了起来。

......

“这里哪里?”

格兰睁开眼的时候,一位少年正盯着她。

“这里是我家,我在回家的路上发现了晕倒在地的你,所以将你带了回来。”

她仔细地看了看眼前的这位少年,与画中的少年极其相似,她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一切,明白自己是被吸入了画中。

少年看着她的穿着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起身为她拿来了一盘糕点,说:“我也是被吸进来的,不过我已经在这里生活了足足大半年了,什么方法都尝试过了,没有用,索性我就放弃......”

少年眼神有些慌张。

格兰拿了一块糕点说:“我叫格兰,我的朋友一定会把我们救出去的。”

少年笑了笑,向格兰伸出手,说:“我叫左门修,我带你出去走走吧。”

格兰爽快地答应了。

......

现实世界里,杂耍表演已经结束,人们也散去。

李婉儿看了看周围,没有见到格兰的踪影,说:“这个时间该回王宫了,格兰又跑去哪了?”

玛尔舍姆打开系统定位说:“就在不远处,走吧。”

她们根据定位找到了刚才格兰消失的位置,玛尔舍姆:“话说定位是不会出错的,格兰不会跟我们躲猫猫吧?”

玛尔舍姆双手捧在嘴前大喊:“格兰我们该回去了,别玩了。”

“队长,我想格兰是被困在这幅画中了。”

李婉儿在队长寻找格兰的时候,发现了这幅画,打开一看,格兰正和一个少年在田野里奔跑,画也随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不断地变换着。

“不妙,我们赶快回去找大家想想办法。”玛尔舍姆卷好画,拉着李婉儿向王宫奔去。

回到王宫,大家坐在凉亭里,那幅画被玛尔舍姆摊开在地,吉瑞克刚想触摸那幅画时,被若竹叫停了。

“且慢,万万不可触碰,我曾在某城游玩的时候,听人讲过,世上有一位画家,喜欢收集各种故事,而人们讲故事的时候往往会不自觉地带入自己的感情来修饰故事,但这会使故事失去了原来的真切,为了等到最纯粹的故事,他将自己的魔力注入画中,一旦有人对画中世界感兴趣,触碰之后便会被吸入,至于怎样救出画中人,那人没说,看来现在只有先找到那位画家。”

玛尔舍姆:“事不宜迟,我们快去找他。”

若竹拉住她说:“想必他不会轻易就能找到,王宫附近人群又多又杂,我们无异于大海捞针。而且明天还得看守宫殿,我想我们需要重新规划一下。”

李婉儿站了出来:“格兰是我的朋友,我是不会弃她不管的。”

“我也是。”玛尔舍姆看着画中的格兰说。

若竹看着她们这样的坚定,说:“我想宫中留我们四人已经足够,不过你们一旦解救出了格兰,就快马加鞭地赶回来。”

远处传来了钟声,意味着宫门即将关闭。

几个男生面面相觑,点点头,吉瑞克说:“我们帮你们引开侍卫,你们趁机溜出去。”

“好。”

......

成功出了王宫,两人来到了刚才格兰消失的地方,想要寻找蛛丝马迹。

因为是夜市,所以这里的人们来往异常频繁,早已找不到任何线索。

“我们该怎么寻?”李婉儿有些不知所措,更多的还是无可奈何。

玛尔舍姆想了一会儿,说:“若竹不是说那个画家喜欢收集故事吗?这样......”

她们找来了几个闲人,拿出为数不多的金币给了他们,让他们故意散播她俩的‘凄惨’故事。

这招果真有奇效,很快便引蛇出洞。

一位步履蹒跚的老人杵着拐杖来到了她们的面前。

“两位姑娘,听人说你们遇见了什么不好的事?”

玛尔舍姆和李婉儿假装哭哭啼啼起来。

“两位姑娘别哭啊,我是名画家,我喜欢收集每个人的故事将其画下来,如果你们愿意与我分享,我可以给你们一人送一幅‘要求画’,你们觉得怎么样?”

“好啊。”玛尔舍姆一口答应。

老头阴笑:“那你们去我家坐坐吧,这么晚了,外面又嘈杂,画笔也没有随身带着。”

走之前老头看了看周围,玛尔舍姆知道他在找格兰的那幅画。

两人跟着他来到了一个破破旧旧的地方,里面堆满了画卷,李婉儿趁他去里屋的时候打开了其中一副画,果不其然,跟格兰的情况一样,里面的景色和人都在不断地变换着。

“两位姑娘喝茶暖暖身子吧。”

玛尔舍姆装不下去了,抽出自己的双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大吼:“快把这些人都放了,以及我的朋友格兰!”

她让李婉儿打开了那幅画。

老头瑟瑟发抖,说:“女侠饶命,我也无能为力啊。”

“你撒谎。”玛尔舍姆向他的脖子压了压剑刃,一条鲜血沿着他的脖子流了下去。

“真的,我不骗你们。”

李婉儿抓住玛尔舍姆的手说:“他没有撒谎。”

老头说出了实情:“我的魔力局限性很大,办法有是有,但是得靠画中人保持心智,自己想要终止这一切时,便可破解,主要是我今天急着出来拿错了画卷,不然她随时都可以出来。”

“那我们进去,婉儿。”玛尔舍姆已经准备好了。

老头制止了她说:“你们进去无济于事而且还会被困,你朋友并不是画中的主角,只有等这个少年想要结束这一切时,你的朋友才能出来。”

老头从那堆画卷中拿出一个,打开,里面金黄一片。

“就拿这个人来举例吧,是他主动找上我,说是宁愿在画中享受一辈子‘虚假’的荣华富贵,也不愿意回到现实世界当一位贫困潦倒的贱民。不是我不想放他出去,而是他自己不愿意,这堆画卷里面不缺乏向往爱情的女人,希望得到友情的孤独之人,想要重回情亲的孝子......大部分都是因为现实得不到而自愿做我这画中人,我的报酬就是他们的故事。”

玛尔舍姆放下双剑,心情复杂。

“两位姑娘,可否将你们的故事告诉我?我认出了这位姑娘,美女排行榜前三十,你们是智勇团的吧。”

李婉儿点点头,说起了自己和大家的故事。

......

画中。

“格兰,我们回去吧。”

这一路除了美景外,她根本就没有见过任何人。

“左门修,你一个人不会感到寂寞吗?”

左门修停下脚步看向前方的大山,有些惆怅,说:“会,不过对于我来说这是份难得的清静,也许有一天我会感到厌烦,但是好过在外面忍受那些人的恶语相向......”

格兰看见他眼角的泪水,有些心疼。

“别说了,都过去了。”

话说左门修也是位可怜之人,因为父母皆是盗贼,后来当街被抓,为了保护他将他藏在垃圾桶里,他也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父母活活被打死。为了逃避村里大家异样的眼光,逃避痛苦,他背井离乡,偶然的机会碰到了画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