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竹登场(1 / 2)

“大家该起床了。”塔斯洛敲锣打鼓,异常的兴奋。

大家从房间里出来,格兰伸腰揉眼,道:“早去晚去都是那些任务,还有塔斯洛今天你是不是打了鸡血,怎么那么积极?”

“那是因为塔斯洛他被我吵醒后,也不想你们睡安稳,哈哈哈哈......”李婉儿已经准备好早餐,笑嘻嘻地站在楼下补刀。

当然塔斯洛逃不了大家的一顿毒打。

......

‘瑶妹公馆’跟往常一样,挤满了人。

六人挤进馆内,自觉的来到了二星级柜台,丸子小姐正欣赏着自己刚做的美甲,看他们来了,指了指面前说:“自己在上面选吧。”

格兰心想,这态度还真是一天比一天差。

队长仔细斟酌后,选中了其中一项较为有难度的任务,正打算确认的时候,旁边的人也不吱个声忽然向她靠来,导致她手指一滑点错了。

“你干嘛啊!”她火冒三丈。

她发现不仅是旁的人,整个店里的人都向她靠来,吉瑞克连忙将她拉到墙角。

“这些人怎么了?”玛尔舍姆有些郁闷,李婉儿他们也摇摇头。

甚是喧哗的公馆顿时安静了下来,一位样貌端正身子清瘦的男子拿着一把纸扇走了进来。

老板娘跟见了宝贝一样,连忙迎接这位男子,笑着说:“您终于来了,我给您留了几个最好的任务,请您过目。”

男子向玛尔舍姆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回头对着老板娘笑道:“我就选这个吧。”

......

玛尔舍姆:“什么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们也不差好吗?”

出了公馆,她回头发现格兰不见了。

原来格兰一直没有出来,玛尔舍姆找到她时,格兰口中一直念叨着:“是我喜欢的类型。”

玛尔舍姆上来就给了她一拳,拖着她出了公馆。

“真是丢人现眼。”

......

路人甲:“这些人还真是狂妄自大,连大名鼎鼎的若竹都不知道,他可是百战百胜,恐怕方圆百里都没人打得过他。”

路人乙:“我何时才能达到他的等级。”

路人甲:“可惜了某些团队一辈子都抬不起头。”

玛尔舍姆知道这人话里有话:“我们以后肯定会超过他,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路人甲:“你说的时间是指下辈子吗,哈哈哈哈哈......”

玛尔舍姆急了,捏紧拳头,想要送给眼前的人,幸好被队友拉住了。

吉瑞克在她身后说:“老婆你别冲动,大可不必为了这些人置气,我们先把任务完成了。”

这时若竹出了门,瞥了一眼他们,说:“曾经名噪一时的智勇团,现在怎么堕落成这个样子了?”

大家也跟着起哄。

“我以为他们只是假冒智勇团这个名号,没想到还真的是。”

“这团队也不过如此嘛,之前的事都是假的吧。”

若竹转身想走。

......

格兰虽然花痴,但他的傲慢惹怒了她。

她想要试探他的底细,她找准机会向他扔去飞镖,若竹并没有回头,只是轻轻挥一挥扇子,飞镖就像是中了邪,朝着她的方向刺去,飞镖从经过她的脸,绕了一圈,然后插进了旁边的木门里,忽然之间她的头绳断了,长发披散开来,随风而动。

格兰小声说道:“这就是五星级的实力吗?”

随着若竹消失在人群中,这件事总算过去了。

......

目的地是在大山脚下。

这次的任务竟然是帮老奶奶捕杀家里的蜘蛛魔怪。

“我们六个人跑这么远竟然就是为了这个,都怪那个叫什么若竹的人。”

玛尔舍姆出了房门越想越气,对着面前的大山发泄着自己的不满。

李婉儿:“往常队长你是最冷静的那个,今天怎么一直暴躁在线?”

玛尔舍姆听了她的话开始深呼吸。

几人完成任务打算就此离去。

‘轰隆隆’,一声巨响,玛尔舍姆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差点破口大骂。

一闪电从天而降劈向大山,鸟惊兽骇。

“大晴天怎么会打雷?”塔斯洛望向天空,太阳明明那么刺眼。

玛尔舍姆说:“这不是打雷,而是最高境界的召唤,只有一定级别的人才能运用大自然的力量,大山里肯定发生了什么大事,咱们去开开眼。”

进入大山,身边尽是躁动不安的动物们,正当大家不知从何而寻时,山上某一处冒起了烟。

几人寻着烟找到了此处。

......

格兰一惊:“是他!”

“什么人?鬼鬼祟祟的,还不出来!”

若竹向后一扇,几人面前的树径直地他们的面前倒了下去。

“原来是你们几个,怎么?被我的能力惊到了?”若竹撇撇嘴笑道。

面前的魔怪看身形已经有了一百多年的修为,此时已经全身焦黑,看来刚才唤雷所劈之物就是它,再看魔怪死前的动作,应该是被他秒杀。

“不好,我们快走。”玛尔舍姆曾经在战场上见过这种魔怪,这种魔怪从不会单独行动,它们极其聪明,喜欢群攻捕食猎物。

当时如果没有她师父的挺身而出,现在她也不会成为智勇团的队长。

几人想要撤退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晚了,这群魔怪形如野狼,身姿矫健,最让人可怕的还是它们那张能够撕碎一切的血盆大口。

这群魔怪慢慢靠拢,眼睛发着红光,紧紧地盯着他们。

“大家保护好自己!”玛尔舍姆一行人靠在一团,立马进入了状态。

若竹却一脸的趾高气扬,大笑:“你们还是省点力气吧。”

只见他高举扇子,向四面扇去,顿时狂风乱舞,周围的树连根拔起,天空一片浑浊。

不管魔怪跑得再快也难逃他手,统统被吹上了天。

他合起扇子,轻念咒语,高举。

一道闪电随着召唤而出,扇子顷刻向下劈去,雷电继而劈向这群魔怪,一声声哀嚎,魔怪刹那间化成了灰烬。

仅仅用了几分钟就消灭了如此庞大数量的魔怪,足以让几人大吃一惊。

玛尔舍姆心想,如果换做自己,恐怕会因耗尽魔力而死在这群魔怪的血口之下。

“你们恐怕也没见过如此浩大的场景吧。”若竹收起扇子,走到他们的面前,用不可一世的眼神嘲讽着他们。

“怎么可能,当年我的师父就因此命丧黄泉。”玛尔舍姆瞪大眼睛着实不敢相信,但是不得不信。

若竹本想一走了之的,但听见她的话后竟然停下了脚步:“你的师父只不过是王宫里的一个小喽啰,在王宫待久了的人果真都是些废物,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句话都不知道吗?哈哈哈哈......”

的确,玛尔舍姆无言以对。

玛尔舍姆脸色一沉,对着队友们说:“走吧。”

若竹拿起扇子,挡住了她的去路:“且慢,小时候的你可不是这样的。”

玛尔舍姆冷笑:“你又何曾参与了我的生活。”

若竹突然摸着她的头说:“姐姐,你难道连我都不记得了吗?”

若竹拿出一块碎玉,放在她的手心,玛尔舍姆抬头看着他的眼睛,取下腰间的那块碎玉成功拼接在了一起。

刚才在对付魔怪的时候,若竹再一次确认了她的身份。

“是你!”玛尔舍姆泪流而下,一下子抱住眼前的男人。

她想起当时的那个男孩,曾把玉佩一分为二,赠给她一半,许下了一个承诺。

吉瑞克急了,上前拉开了两人,对着若竹说:“你到底是何目的?”

玛尔舍姆擦干眼泪说:“他是我小时候的玩伴。”

......

回到家,大家和若竹有说有笑,除了吉瑞克,因为他感受到了威胁。

吉瑞克看他一直盯着玛尔舍姆看,心中愤愤不平,挡在他的面前说:“你看什么看,我们已经结婚了。”

吉瑞克还把手中的戒指来回在他眼前晃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