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器升级(1 / 2)

‘瑶妹公馆’有个规矩,那就是每天只能领取一项任务,一周只能领取四次,所以这几人到现在都还待着家里。

塔斯洛坐在楼下擦拭着自己的宝剑。

格兰和小雷在外面玩游戏,你追我赶。

李婉儿则是在厨房里研究自己的新菜品。

吉瑞克还在睡觉,玛尔舍姆给了他一脚,大喊:“你一个大老爷们还睡懒觉!给我滚下去!”,整座房子因为她的咆哮声轻微震动了几下。

不过这并没有影响到其他人,因为都习惯了。

塔斯洛停下手中的动作,拍去了头上的灰尘。

外面小雷停下脚步,看着格拉问:“格兰姐,她干嘛那么凶啊?”

格兰大笑:“小雷你别管,这两口子就这德行,你就当放了个屁。”

夏日炎炎,蝉鸣蛙叫。

李婉儿回到大厅,对着玛尔舍姆的房间大喊:“队长,吉瑞克,快下楼尝尝我新研究的菜品。”

格兰和小雷闻声跑进了大厅,塔斯洛收起了自己的宝剑来到她的身边,顺势吻了她的脸。

李婉儿红着脸帮格兰和小雷擦掉了额头上的汗,然后把西瓜汁递给了他们。

玛尔舍姆骂骂咧咧地下了楼,吉瑞克就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满脸的生无可恋。

“你两能不能学学人家两口子,相亲相爱才是一家人。”格兰用袖口擦净嘴角,一脸的嫌弃。

玛尔舍姆黑了脸。

不过好在李婉儿调解了两人的矛盾。

......

系统消息提示音响起,玛尔舍姆点开消息,咽下嘴里的美味,说:“大家没啥事就跟我去一个地方吧。”

吉瑞克好奇地问:“老婆去哪里?”

“武器杂货铺。”

吉瑞克:“武器杂货铺??”

玛尔舍姆:“去了你们就知道了,走吧。”

吉瑞克蹲下来摸着小雷的头说:“你跟我们一起去吧,顺便给你置办一件武器。”

小雷点点头表示同意。

......

‘武器杂货铺’是新兴产业,因为游戏规则的改变,同时为了增强游戏体验感,这种店不管开在哪里都非常受大家的欢迎。

其主要业务是贩卖、置换、升级武器这三项,他们今天去的目的就是升级武器。

‘武器杂货铺’虽说地址很偏僻,但慕名而来的人只增不减。

门庭若市。

六人来到此地的时候,已经排了一条长长的队伍,几人等了快一个小时,才轮到他们。

“请问几位需要办理什么业务?”老板是个八旬老头,但依旧身轻如燕,快步如飞。

队长:“麻烦您帮我们升级一下,顺便帮这个小孩挑选一件适合的武器。”

老板:“请将你们的武器放在这个感应器上,感应器会根据你们的使用记录为你们匹配最优的数值。”

大家纷纷把武器拿了出来。

李婉儿和塔斯洛拿出了自己的武器,还没放进去,就被老板制止了。

“等一下,这位小姐的匕首是少见的成长型武器,无法升级,还有身旁这位小哥的武器本就终极状态无需升级。”

看得出来老板对这两位的武器甚是感兴趣,他从后屋拿来了一个木箱,他当着六人的面打开了木箱,推在他们面前,说:“只要这位小姐和这位小哥愿意把武器卖给我,这箱子里的金子全都是你们的。”

队长看着身旁的李婉儿夫妇,笑着说:“我想我这两位同伴是不会答应的,毕竟有人说老板慧眼识珠,被您看上的武器必定是件了不起的武器。所以,您还是先帮我们升级武器吧。”

老板收回金子笑了笑,说:“这是升级套餐标准,初级升级88金,中级升级888金,终极升级8888金,无法越级升级,我们等感应器分析出你们武器的数据后再做决定。”

过了一会儿,感应器分析出了玛尔舍姆和格兰的武器属于初级。

老板笑眯眯地看向吉瑞克:“这位小哥属于治愈派的,也是可以升级的哦,不过您的费用会高一点。”

吉瑞克看了一眼老婆,征得了她的同意:“我需要站在感应器上吗?”

吉瑞克的升级倒是没有那么麻烦,只见老板把他的双手放在一个玉做的器皿中,一道光从他的双臂传遍了整个身子。

“这位小哥可以把手拿出来了。”

吉瑞克看了看双手说:“真的好神奇,我感觉自己的任督二脉都被打通了一样。”

老板一脸的汗,说:“没你说的那么玄乎。”,然后将升级好的武器还给了格兰和玛尔舍姆。

小雷跳起来,高举着手,格兰把他架了起来,他说:“老板,别忘了我。”

“呵呵,老头我还没老年痴呆呢。”说完拿着一箱子的金子去了里面的房间,等他再出来的时候,他手中拿了一件不起眼的武器。

“一个团队中最不起眼但是最不可或缺的就是防御型选手,这是件‘万物皆可挡’的盾,对于你们这个以进攻为主的团队来说,很适合。”

小雷接过他手中的盾,盾就像是找到了自己的主人一样,褪去了表层的杂质,发着耀眼的光芒。

“看来它很喜欢你,每件武器都有它的灵性,之前也有很多人向我寻这‘盾’,但没有一人被它选中,它选择了你,看来你就是那个有缘人。”

......

出了杂货铺,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几人随便找了一家饭馆。

“几位,需要来点什么?”

吉瑞克拿过服务员手中的菜单说:“老婆,你看你想吃点什么?”

队长:“只要是肉我都喜欢。”

服务员弯着腰说:“我们这里主打烤鸭,刚好剩最后一只,要不来一只?”

吉瑞克:“好,还有这几样,再来个紫菜蛋花汤。”

“好嘞,几位请稍等。”

差不多二十分钟后,服务员端来了所有菜。

“几位,菜品已经上齐,有什么需要直接叫我。”

除了李婉儿一人慢嚼细咽之外,几人就像是饿死鬼一样狼吞虎咽。

在大家‘埋头苦干’的时候,几位壮汉声势浩大地进了店,周围的顾客往一边靠了靠。

壮汉个个人高马大,武器是重量级的大刀,赤裸着上半身,行动有些缓慢,最中间的那人是老大。

三人一进店,服务员就跑到了他们的面前:“几位爷想吃点什么?”

三人没有回答。

“那几位坐下来慢慢点。”

服务员把菜单递给了他们。

塔斯洛抬头:“婉儿你看什么呢,再不吃就要被我们解决完了。”

李婉儿笑了笑,说:“没什么,我还不怎么饿。”

她有些口渴,来到了柜台前找到老板:“老板,给我来瓶水。”

“好嘞,姑娘您的......”

老板被旁边传来掀桌子的声响打断了话。

......

刀疤男:“我们几个大老远的跑来就是为了吃你们这里的招牌烤鸭,你竟然说卖完了!”

“让你们白跑一趟,实在是很抱歉,几位可以试试我们店里的其他菜品。”

服务员吓得不敢直视他们的眼睛。

老板拉开服务员,带着笑脸说:“几位,要不这样吧,今天我给你们打七折,您们看......”

“你打发谁呢?我们缺那一点钱?”刀疤男二话不说,抓住老板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想像掀桌子那样把老板给甩开的时候,塔斯洛的剑已经架在了刀疤男的脖子上,而他本人还在桌前擦着嘴。

“有事好商量,别动手动脚的。”

“是谁!”刀疤男松开老板的衣领,老板连滚带爬地躲在了一边。

塔斯洛起身,回头,离桌,说:“是我。”

刀疤男双手捏拳,转动着脖子,随即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看热闹的,吃饭的都退避三舍。

塔斯洛收回宝剑,其余的人也起身跟他来到壮汉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