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自己的时空,顺带捡了个小奶狗做小弟(1 / 2)

“实验者姓名李婉儿,呼吸正常,心率正常,血压正常,身体其他指标正常,状态昏迷不醒”

实验室里,一女人正给林成报告李婉儿的现状。

林成就是带李婉儿回到属于自己时空的神秘人。

“好了,你出去吧。”

女人走之前把报告表给了林成。

林成想不通的是,自己给她喝的只是迷药,都过去了整整两天,李婉儿还不省人事。

门口,一眼镜男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这个男人同穿白大褂,面无表情地对李婉儿身旁的男人说:“林成,投资人等你很久了。”

“知道了。”

林成看了一眼试验台上的李婉儿,便跟着门口的眼镜男走了。

投资人是‘未来科技’创始人的儿子顾玉。

世人从未见过顾玉的真面目,传说他丑陋不堪,脸上戴着的小鬼面具也从未在他人面前取下,除非在家里。

当然,家里也只有他一个人。

据说为了自己的隐私和安全,他把家建在了离城市较远的郊区,当初建造房屋的人也统统给了封口费甚至被送出了国。

在这个世界,不管是谁都可以成为‘超级英雄’,因为这是个被‘未来科技’充斥着的新世界,不管从科技还是经济,都比任何一个平行世界还要先进,还要发达。

即使这是个理想国度,依旧处处充满着饥饿,贫穷,犯罪,病毒

一滴两滴

李婉儿大脑一片空白,隐隐约约听见了滴水的声音,她想要寻找声源时,声音忽然消失了。

她猛地坐了起来,往四周一看,摸摸胸口长舒了一口气,原来是试管里的药水倒在了桌上,药水顺着桌沿滴落在地上

心想怎么又是实验室,从试验台下来,全身酸痛,她习惯性地拉了拉筋,发现自己的右臂伤口没了。

在实验室转了一圈,并没有找到什么可疑的东西,唯一让她困惑的是那人究竟是谁?自己为何会在这里?他的目的是什么?

她的第六感告诉自己这是个不祥的地方,不能再坐以待毙。

透过玻璃向外看去,有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空无一人,她蹑手蹑脚地走出实验室,不曾想到,除了这一间实验室外,走廊里大大小小的房间无一不是。

走廊尽头有一电梯,看上面的数字,得知这是地下三楼。

“这是这次的实验数据,对我们很重要,你拿到”

一男一女两个白大褂突然出现,幸好李婉儿旁边的实验室没锁,刚好也没人,这才让她躲过了一劫。

来到电梯前,她想乘电梯上去,但是需要通行证才能启动,而楼梯却在另一头,实在没有办法,她想只能铤而走险去另一头。

忽然,走廊里想起了刺耳的警报声,她还没来得及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大大小小数十间实验室里的人都涌了出来。

她吓得蹲在了地上,以为自己要完蛋了,就闭着眼等死。

过了许久,没动静,不明所以。

直到她睁开了眼,发现这些人都朝着走廊另一端奔了去,根本没人注意到自己。

“真是走运。”

但是李婉儿现在只能依靠电梯逃走,不过这通行证对她来说是个问题。

“不会吧,我心态崩了。”李婉儿翻了个白眼。

她听见电梯向下运行的声音,边抱怨边躲进了离电梯最近的实验室。

电梯门打开了,三名男子走了出来,戴着小鬼面具的顾玉,掳走自己的神秘人,还有一个眼镜男。

通过胸牌,她知道了神秘人叫林成。

三人已经路过了她所躲的实验室,看电梯门还没合上,心想这是个好机会,她立刻脱下外套使出最大的力气扔在了电梯门口,利用电梯‘光电传感器’的原理,成功阻止了电梯门合上,趁三人背对着自己,踮着脚跑进了电梯,捡起衣服疯狂按着关闭键。

“快点,快点”目前为止,这可是她人生中最紧张最刺激的时刻。

“嗯?刚才有人从我们身后经过?”

顾玉转头看向电梯,电梯门刚好关上,电梯显示屏上的数字滚动着。

林成和眼镜男也转过头,眼镜男推推眼镜说:“大概是哪个同事上去了吧。”

可是他们身后的实验室都灭了灯,刚才所有的同事也应该听见了紧急集合的铃声,话说同事这个时候也不可能会乘电梯回到地面。

林成感到甚是奇怪,背后一寒。

“不好!”

跑向李婉儿待过的实验室,打开门果真如自己想的那样,刚才电梯里的是李婉儿。

林成大喊:“追!”

“重见天日的感觉真好!”

李婉儿伸了个腰,为了避免神秘人追上来,她混进了人群。

不出意料,在她混进人群不久后,三五个白衣壮汉从电梯里出来了,正东张西望寻找她的身影。

她向后看去,差点跟其中一人来个对视。

李婉儿扯下前方人书包上面挂着的头巾围在了自己的头上,疾步向人群前方穿梭了去。

不幸的是,她过于做作的行为还是暴露了。

幸运的是,人流很大,几个壮汉暂时追不上她的脚步。

她不知道能去哪,顺着人群来到了地铁站。

刚好一辆地铁停在了她的面前,那几个壮汉也跟了上来,她不得不进了车。

那几个人又恰巧在车门关闭的那一刻上了车。

“这几人忒烦了,跟自己的影子一样甩也甩不掉。”

她只有朝其他的车厢逃去,几个壮汉也不傻,知道兵分两路。

李婉儿奇怪的行为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眼看就要来到车厢的尽头了,地铁丝毫没有要停站的意思。

壮汉只差一节车厢就要抓住她了,她蹲在角落,背对着壮汉,双手合十,嘴里一直默念:“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不知过了多久,车终于停站了。

“小姑娘,那些人已经走了。”

李婉儿背后的老人拍了拍她的背,提醒了她。

李婉儿睁开眼,转过头看向老人说:“他们难道真的眼瞎?”

“小姑娘,当然不是,你跟我来。”

李婉儿站起来,跟着老人进了厕所,亲眼看见老人消失在了自己的面前。

“啊?隐身布!”

“嘘!你别大惊小怪的,小心被听见了。这还是我孙子给我的,起初我还觉得这玩意儿没用,今天倒是派上了用场。”

“老奶奶,刚才真是谢谢您。”

“多么漂亮的小姑娘啊,外出一定要小心坏人!我老太婆用不着这东西,我就送给你了。”

“谢谢!”

李婉儿深深地鞠了躬。

在另一个站李婉儿下了车。

“好饿啊。”

李婉儿昏睡了两天,两天没有进食,加上刚才的剧烈运动和脑力活动,已经饥肠辘辘,浑身不得劲了。

摸着肚子,无知无觉来到了一个巷子,风一阵阵地吹来,卷散了地上堆着的树叶,她捡起脚步的一片树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