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接你回去了(1 / 2)

“耳朵,我不是说过了我要休息吗?出去。”

脚步声离他越来越近,直到那人来到了他的身旁声音方才消失。

这人并没有听从他的话,一直站在他的身旁。

雷宇把手搭在额头,紧闭的双眼因此人的不识趣而微微颤动。

“是要我亲自请你出去吗?”

李婉儿倒是要看看这人什么时候才肯起床吃饭,右脚尖有节奏的拍打着地面。

反正她有的是时间。

她也不怕刘尔捣乱,因为刘尔已经成功被支开,那张卡够刘尔花销一天了,而且雷管家还跟在其身后监督。

“耳朵,你不能仗着我爱你就无理取闹,我很累,出去吧。”

李婉儿听他三句话中两句都有刘尔那个坏女人的名字,有些郁闷,又想到了有位名人说过的话:‘浪费时间就是浪费生命’。

她一脚踹了他的屁股,说:“还真是个傻子,我看我还没被某人折磨死,某人倒是先被胃疼疼死了。”

“婉儿!”

没等李婉儿反应,雷宇翻身一把抱住了她,整个人都陷进了李婉儿的身体里。

“对不起,我不该拽你的胳膊,不然你也不会”

这个男人居然像个孩子似的哭出了声。

她有点受宠若惊,加之左手端着粥,右手又动弹不得,只能被他控制住。

“喂,你不要紧吧,再说了我刚才只是踹了你一脚,一个大男人没必要哭吧。”

雷宇抱得更紧了,说:“我好想你,我昨晚脑海里想的全是你,你的笑容可掬,你的善良大方,你为了我可以取消婚约,你为我做的那些事,我特别感激。可是这一切的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因为爱,也因为不爱。”

“什么?”雷宇松开了她。

“我不会跟一个不爱的人结婚,我不想彼此后悔一辈子,强扭的瓜虽然解渴但是它不甜,还有,你应该清楚你爱的人是刘尔不是你所认知的‘李婉儿’,我希望你幸福。”

“是吗?”

雷宇跪坐在床上,低着头,他头发的长度刚好盖住了双眼。

“端着。”

雷宇缓缓伸出了手。

“张嘴。”

雷宇听话地张了嘴。

“没想到你块头这么大,还要我这个病号给你喂,我上辈子欠你的吧,还有,以后你必须给我乖乖吃早饭,也别让雷管家担心了。”

雷宇点点头。

“来,最后一口。”

李婉儿想要拿走他手中的碗,雷宇却始终不松手,她刚想开口的时候,雷宇就像是发了疯,把手中的碗捏得稀碎。

这可把李婉儿吓着了。

“喂,你傻了吗!”

李婉儿看他手中的血不断地往外渗,连忙掰开他的手,把手中的碎片弄干净,拉着他来到了书房。

拿出医药箱中的镊子,用酒精给他消了毒,小心翼翼地给他挑着伤口里残余的碎片,左手不是她的惯用手,忽然手抖镊尖刺了他一下,李婉儿抬眼问:“疼吗?”

雷宇没有作声,想必很疼。

上完了药,终于到了最后一步,包扎伤口也是个技术活。

整个过程雷宇就跟个木头桩子一样,一点忙都没帮。

没办法,李婉儿只好用上了嘴,把纱布紧紧缠上了他的手,最后干脆地咬断纱布,结束了包扎。

她收拾好医药箱,把它放回了原处。

“好了,幸好上次我来书房拿书的时候发现了它,不然按照你刚才的状态可能死活都不会告诉我哪里有医药箱。”

李婉儿额头微微出了汗,她用衣袖擦了擦,这时,雷宇说了话。

他说:“谢谢。你走以后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我还以为大少爷的人生字典里没有谢谢两字呢,不过我感觉你有什么心事。”

雷宇:“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

李婉儿:“对呀,我希望你幸福。”

雷宇:“不是,是之前的那一句。”

李婉儿:“因为爱,也因为不爱。”

雷宇再也没有说话。

李婉儿为了缓解尴尬,看他头发挡住了眼睛,于是上前帮他撩了起来。

忽然,李婉儿的手僵在了他的面前。

他的眼中饱含泪水,强忍着不眨眼,李婉儿明白他这样做是为了避免眼泪流出使她为难。

“糟了,厨房煤气没有关。”

李婉儿收回手,慌了,想要跑出去。

“哈哈哈,我刚才在演戏,你不会当真了吧!”

李婉儿看着他手中的小动作勾了勾嘴没有回答,而是很客气地关上了门。

雷宇嘴角微挑,看了看被包扎好的手,恢复了面若冰霜的样子。

嘴里默念了几遍“李婉儿”。

客厅里。

她当然知道雷宇在演戏,因为在回来的路上,意外从雷管家口中得知雷宇撒谎时会不自觉地敲手指。

“小样,跟我来这套,还嫩了点,以为把手藏在身后我就看不见你的小动作了吗,当我眼瞎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