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茶(1 / 2)

夜晚,没有星星。

李婉儿偷摸进了雷宇的房间,趁他背着对自己,上了床。

“宝贝耳朵,不是已经哄过你睡觉了吗?今天怎么不乖了?”他的声音低哑却不失温柔与宠溺。

雷宇睡得迷迷糊糊的,以为旁边躺着的是刘尔,翻了个身,抱住了她。

李婉儿受不了这个男人把她当成刘尔,捏了捏他的脸说:“原来她小名叫耳朵啊?不过让你失望了,我可不是你的宝贝耳朵。”

雷宇一惊,起身,不假思索地把李婉儿推下了床,低吼:“你真是不知羞耻,是个男人就投怀送抱。”

雷宇半虚着眼,柔软的头发散落在两旁,月光照了进来,刚好照满了李婉儿的全身,他看着地上的李婉儿,揉起了头发,显得有些懊恼。

李婉儿站了起来,轻笑,然后趴在他的面前,慢慢靠近他的耳朵,轻声细语,说:“你看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明明是你的宝贝耳朵弄湿了我的床,难道你不该替她负责吗?”

雷宇骂了一句:“疯子。”

此时月光暗了下来,虽说彼此看不清脸,但两人能够清楚地感受到对方的气息。

雷宇居然有些紧张,别过脸,下了床,出了房门。

“真是没趣,走了也好,这样我就可以霸占他的床了。”

她重新调整了姿势,在床上打起了滚。

“跟我想的一样,他的床就是舒服!”

刚到书房,他想到手机没拿,便折了回去。

推门而入,断断续续的呼噜声传进入了他的耳。

雷宇来到桌前,拿起手机想走。

却在不经意间看见了李婉儿极其潇洒的睡姿加上她连绵不绝的呼噜声,差点让他笑出声。

明明他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趣,现如今却对她格外的在意。

他打开相机,拍下了她的睡姿。

“糟了。”赶忙捂住了嘴。

他忘记关手机相机的声音。

李婉儿翻了个身,刚好对着他。

他生怕李婉儿发现,立马蹲了下去,躲在了柜子旁,屏住呼吸不敢出声。

过了好一会儿,听见床上没了动静,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坐在了地上。

“还好,这女人没醒。”

缓了一会儿,方才起身,轻轻地为她关上了门。

走廊里。

雷宇敲了自己的榆木脑袋,心想根本不用对这个女人客气的,明明是她抢了自己的床,自己反倒怕吵醒她。

“少爷。”

背后,雷管家乍然一声,吓得他心脏一紧,感觉快窒息。

“少爷,这么晚还没睡?”

雷宇皮笑肉不笑,转身,说:“雷伯您不是也没睡吗?”

“人老了,睡不着。”

书房里,两个男人。

“少爷,需要再来一杯吗?”

“雷伯不用了。”

雷宇靠在椅背上闭着眼。

雷管家帮他收拾好了身边的书,来了一句:“是因为婉儿小姐吗?”

刚才李婉儿‘做贼’的目的以及去了哪里他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椅子上的人愣了一下,说:“雷伯,别多想,我只是突然想起了新买的书还没看。”

“少爷,这个月你已经撒谎两次了哦,从小到大只要一撒谎,你的手都会不自觉的敲起来,你骗不了我。”

雷宇有些心虚,把手藏在了身后,没有回答。

“少爷,要不我帮你叫醒婉儿小姐吧,毕竟她只是调皮,打个招呼她会走的。”

雷宇忽的抓住了他的手臂。

他有些惊讶,没想到少爷的反应会这么大。

雷宇知道自己的动作引起了雷管家的注意,即刻松了他的手。

眼神飘忽不定,说话有些支支吾吾:“不,不用了,我,我不困,她想睡就让她睡。”

雷管家心想,也罢,吵醒了李大小姐自己肯定会被她怼。

“那少爷今晚就去刘尔小姐房间睡吧,你已经和婉儿小姐解除了婚约,现在也不怕刘尔小姐被人说闲话,你和她迟早都会结婚的,对吧少爷?”

“对啊,我承诺了要娶她。”

他眼色一沉,接着说:“雷伯你先休息吧,我坐一会儿就去。”

雷管家端上杯子退了出去,轻轻扣上了门。

雷宇以前想娶的女人的确是刘尔,现在李婉儿‘成全’了他俩,他反倒有些失落。

雷宇来到了刘尔的床边。

她乖巧的面庞多少男人都为之心动,起初与大部分男人一样,因为她天使般的面孔才注意到了她。

回想起初遇刘尔的那一天,歌厅里,她为了生活甘愿被大老板揩油,后来是他帮刘尔解了围,也就有了后来的点点滴滴。

对比那些胭脂俗粉,她懂事,自力更生,体贴,甚至为了他,不惜辞掉工作也要照顾感冒发烧的自己,正因为如此才使他心动不已。

吻了吻刘尔的额头,看她睡姿端庄,心想,就连睡觉也比李婉儿好多了。

他没有选择留在刘尔的身旁,而是来到了阳台,点起了烟,对着月亮说:“我怎么能拿李婉儿这种女人与自己心爱的女人做比较,看来我也疯了。”

他的确疯了。

雷宇来到了客厅,没有开灯,坐在沙发上。

忽明忽暗的火光,在黑暗中格外的显眼,一根两根

彻夜难眠。

清晨。

客厅里,李婉儿弯腰凑近沙发上的俊脸,仔细端详着,心想一个男人的皮肤怎么会这么好,还有这浓密的长长的睫毛又是怎么回事,作为一个女人自己居然羡慕起一个男人的皮肤和睫毛。

因为实在有些无聊,她悄悄地玩起了雷宇的头发。

她不知道,靠近雷宇时,雷宇早被自己独特的体香给‘惊’醒了,自己才是被耍的那一个。

雷宇之所以会选择继续装睡,那是因为他想逗逗李婉儿。

说实话,他开始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当他快要沦陷无法自拔的时候,幸好雷管家拉走了李婉儿。

雷宇心里松了一口气,却有种说不出的失落感。

作罢,他起身一句话都没说,一直盯着眼前的雷管家。

雷管家也是头一次被少爷这样盯着,一大早就起了一头雾水。

雷宇看看手表,现在才六点,既然李婉儿下了楼,他打算回房睡个回笼觉。

李婉儿和管家在厨房一阵忙活。

听见少爷上楼的脚步声后,雷管家摇起了头,说:“之前夫人还在的时候,少爷还会听劝下楼吃两口,现在夫人不在了,他就没碰过早饭,胃疼了宁愿吃药,也不愿意听老夫的劝碰一口。哎,我曾给刘尔小姐提过,没想到少爷也不听她的劝。真希望有人能像夫人一样劝得了少爷。”

李婉儿算是听出来了,这管家是想让自己去试一试。

一语中的:“行,我去,就当还你上次的人情。”

管家大笑:“婉儿小姐还真是聪明伶俐。”

李婉儿端着白粥没有敲门,直接进了他的房。

放下白粥,一把掀开了他身上的薄被。

“雷大少爷,起床吃饭了。”

雷宇用枕头蒙住脑袋,有气无力地说:“我不吃,你给我出去。”

李婉儿又把他手中的枕头抢走。

雷宇没有反应,紧闭着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