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信“鬼话”(1 / 2)

不知道哪几个捣蛋鬼搞破坏还是师傅忘记了加油,车子在荒郊野岭罢了工。

明明可以乘车直接回家的两人,现在只有靠着两条腿走回去。

天气太热,零和李婉儿挽起了裤脚,她低头一看,又默默地把裤腿放了下去,向零投去了嫉妒的眼光。

“你一个男生的腿怎么比女生的腿还要细,还要白?”

零挑挑眉说:“总有某些女生比男生还能吃,还要懒。”

“你注意一下言辞,我听见不要紧,被其他人听见了不收拾你才怪!”

零的砍刀在阳光下闪着光:“那也得看他有没有这本事了。”

一步两步,在这光滑的路面上摩擦摩擦520快乐!

烈日炎炎,两人又干又渴。

女主呢,心想没办法用‘物理’解渴解热,那就用‘化学’方式来让两人背后一寒,自然整个人就凉快了。

她给零讲起了恐怖故事。

女主:“零,你听过‘公路借命’这个故事吗?”

零:“我只知道‘借尸还魂’这个故事。”

女主向四周望了望,拉住他的手臂有些害怕:“那我可得好好给你说说了。”

零也往她身边靠了靠:“说吧,大白天你也不用害怕。”

女主看他很有兴趣,于是讲了起来。

“这还是在我很小的时候从老一辈那里听来的。在一个不见月亮不见星星的夜晚,一位年轻的小伙刚结束同学聚会,喝了点小酒嘴里哼着小曲儿,摇摇晃晃地走在马路上,他身穿黑色短袖黑色长裤,在晚上就像隐了身一样。因为酒喝多了有些尿急,他想要在马路边解决,忽然一阵风吹了过来。”

李婉儿立即在零的耳边吹了一口气。

“风停了,小伙感觉有人在背后拍了他一下,他向背后看去,没有人,他感觉有些玄乎,背后一凉,整个人都不好了,匆匆忙忙提好裤子想要赶快回家。”

女主咽了咽口水,零看着她的脖子,也咽了咽口水。

“就在他走了没多久,一辆大货车从他身边飞速穿过,因为速度很快,加上小伙离车很近自身又喝了点酒,重心不稳,差点被吸了进去。他破口大骂‘你个死鬼!晚上开那么快,总得出事!’,就在他刚说完,就听见前方传来的急促的刹车声,定睛一看,是刚才的货车停了下来,司机下车回头,正好看见了小伙,嘴里还念着什么。几分钟后,货车又重新启动了发动机开走了。小伙又说‘叫你开那么快,赶着投胎啊!’”

李婉儿则是在他的耳边学着小伙说话。

“不一会儿,小伙经过了刚才司机停下来的地方,他看着马路中间有一个类似人形的东西,他慌了以为司机肇事逃逸,拿出手机想要报警,但是刚好手机没信号,他放弃了报警,想要去看他还有没有呼吸。走近一看,小伙笑着说‘喝完酒这眼神就是不好使,这不就是一套衣服嘛’,这套衣服整整齐齐地平铺在路上显得有些刻意。小伙子本想就这么离开的,可是他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衣服荷包里有一些钱,他拿了出来数数刚好有一万块,心想这次赚大发了。他又翻开了另一个荷包,仔细一看,这套衣服还是名牌,对于他这个‘打工仔’来说,从未穿过这种衣服,见衣服还很新,见周围没人,小伙子鬼迷心窍地捡了起来并带回了家。几日后,小伙子打开电视,电视上播放着这样的一条新闻:主持人正在解说现场情况,受害人死于几天前,现在警方正在努力确认受害人身份,因为被碾压整个身子没有一处是好的,增大了警方的工作小伙感觉这地方很熟悉,一拍脑袋终于想起来是捡到身上这件名牌衣服的地方,这时,画面转换到了那个司机身上,司机就跟疯了一样对电视机前的小伙笑着,小伙瞪大了眼睛心想这不是那晚的货车司机吗!小伙好像明白了些什么,细思极恐。一个声音从他的身后冒了出来,小伙子听后却笑了起来,自然地关闭了电视机。”

李婉儿捏紧了零的手臂说出了那句话:“收了礼物,就该替我去死。”

她没有吓着零,反而

零帮李婉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你既然害怕就不要讲啊。”

“嘿嘿”

风吹拂着大地。

“啊!”

李婉儿叫了出来。

“你一惊一乍的干什么呢?”

李婉儿指着不远处的一条小路说:“你看。”

“啊啊啊啊!”零比她反应还要大,一下子跳进了她的怀里。

这两货一路狂奔,也不知道脚下踩死了多少无辜的蚂蚁。

“老太婆,我刚才好像听见有叫声,我耳背,你听见没有?”

“你说什么?”老伴这耳背更严重,凑近他问。

“算了,我们还是继续干活吧!”

刚才的那条小路旁有一块土地,两个老人正坐在阴凉处休息,刚好躲在了李婉儿两人的视线盲角处。

老头捡起了被风吹落在小路中间的衣服,拍了拍泥土,和老伴继续干起了活。

跑累了,两人来到了一棵大树下休息。

李婉儿不断鼓捣着手中的狗尾巴草,一脸的难受,看着脚下爬来的小虫,竟然饿了。

零看她摸着肚子忍不住说:“你不会饿得连虫都不放过吧?”

远处飘来了一阵肉香。

“你闻!”

女主跟着气味拐了一个弯到了某处。

眼前是条死路,杂草丛生。女主心想自己的鼻子难道出了问题?摇摇头转身想走,零拉住了她。

“你再仔细看看。”

草丛中有个墓碑,墓碑上的字迹早已模糊不清。

“这有什么好看的?”

零却想扒开草丛。

“这位公子且慢!”

一位白衣汉服女子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后,神情紧张。

“你们好,我叫若离,千万不要这样做,不吉利。”

零收回了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