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只蚊子两只蚊子跑的快(1 / 2)

“又是一个安静的晚上,一个人窝在摇椅里乘凉,我承认这样真的很安详,和楼下老爷爷一样耶”

李婉儿唱着属于她那个年代的歌曲,躺在摇椅里,拿着菩提扇。

他俩最近想要放松一下,根据门外插着的宣传小广告,来到了一个乡下度假村。

对于久居喧嚣都市的人来说,青山绿水和田园生活,总是让人向往。

好一个惬意的晚上,李婉儿忍不住想要吟诗一首。

“借与门前磐石坐,柳阴亭午正风凉。”

村里茶香小院凉亭里,零已泡好茶,李婉儿从他手中接过茶杯一饮而尽。

“日长篱落无人过,惟有蜻蜓蛱蝶飞。”

幽静的乡村风光很容易让人静下来,慢下来,树上蝉鸣聒噪,田野蛙声一片。

零收回她手中的茶杯说:“您可真是个文化人呢!”

“不敢不敢,我也就只会这两句。”

零:“您老可真是谦虚,那麻烦您老抬抬摇椅,压我脚了!”

“哈哈哈哈”

夜晚,微风徐徐,偶尔会有蛙跳池塘,蜻蜓振翅而飞,飞蛾扑火的声音传入他们的耳朵。

吹牛最终帅不过三秒。

“零,我们回去吧,蚊子太多了。”

不管李婉儿手中的扇子再怎么狂舞,蚊子也会想着法儿来叮她。

她朝自己的手心吐了一些唾液,擦在了叮咬处。

零做出一副恶心的样子说:“咦,你好恶心!”

“这可是土偏方,你懂什么?”

李婉儿回到房间,两只蚊子也顺着门风飞了进去。

“零,打火机在哪里?我点蚊香,我都听见蚊子‘嗡嗡嗡’的叫声了。”

零正在洗手间翻着李婉儿的行李:“你看看电视机下面的那个柜子里,我记得老板放了一盒。”

李婉儿果真找到了一盒打火机:“这老板家里的副业是卖打火机的吧。”

“大哥,他俩你一句我一句的讲相声呢,也忒好笑了一点。”

“闭嘴!”

左边的蚊子感觉有杀气靠近,微微向上飞了一些。

李婉儿望着墙角里的蚊子,双手一合,‘啪’的一声。

“零,你好了没,我给你看看我刚拍死的一只蚊子,这蚊子好肥啊。”

零从洗手间出来,还敷着面膜说:“我不看什么蚊子。”

李婉儿顺手把蚊子扔进了垃圾桶里。

“大哥,你好惨啊,我这就来救你。”

李婉儿看见刚才墙角逃离出她魔爪的那只蚊子飞进了垃圾桶,迅速封好垃圾口袋,从窗户轻轻一投,就投进了外面的鸡笼里。

“好嘞,中了。”

“我就在隔壁,不锁门,有什么事直接找我。”

说完零就关上了门。

“你一个男生活得还挺精致的,不过干嘛偷用我的面膜啊!”

鸡笼里。

“我还没有受过这么大的委屈和屈辱呢!”

蚊子大哥一口叮死了鸡笼里的几只鸡。

“大哥所言极是,我们一定要让他两好看!”

这两只蚊子是第三区里的大哥阿飞和二弟阿能变成的,他们此次的目的就是想要打败李婉儿和零,名声大噪之后就可以拉帮结派,扩大帮派成员,即使现在帮派只有他们两人。

李婉儿洗漱完后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乡下果真是乡下,连信号都没有,我带来的电子产品没一个能用上的,即使斗地主加上零还缺一个”

阿飞和阿能透过门缝顺利进入了李婉儿的房间。

李婉儿那叫一个耳尖,立马拿出了杀虫剂对着房间一阵乱喷,两兄弟差点呛回原形。

“现在蚊子都这么厉害了吗?蚊香也不起作用,杀虫剂味儿又太冲”

喷完杀虫剂后,李婉儿关上了灯。

“嗡嗡嗡”

蚊子在李婉儿大腿处停了下来,李婉儿一个翻身压住了阿能的腿。

“大哥,救我。”

“谁叫你停在那里的!”

阿飞拉着阿能的手一个劲儿往外拽,李婉儿总觉得睡得不怎么舒服,抬腿夹住了被子。

“这样就舒服多了,嘿嘿。”

阿飞和阿能摔了个鼻青脸肿。

“大哥,这娘们太难对付了,我们还是去隔壁吧,呜呜呜。”

阿飞看着床上的李婉儿实在没辙,说:“也行。”

刚飞进零的房间,两人就看见了零在硬核驱蚊。

来一个蚊子他就把砍刀‘架’在蚊子的‘脖子’上,实在蚊子不听话想要硬碰硬,他就把蚊子嘴上的‘吸管’给砍掉。

阿能捂住嘴流着泪说:“大哥,我从未见过如此残忍的人,他这样还不如痛痛快快地给蚊子来一刀,蚊子没了那玩意儿不得活活饿死吗!”

“你怕什么?你又不是蚊子,你不需要那玩意儿,还有你怎么同情起蚊子来了。”

阿能:“大哥,要不我们就算了吧,感觉这两人不好对付。”

阿飞敲了他一脑瓜子,说:“你难道忘了我两是咱们帮派的希望了吗?”

阿能有些委屈地说:“咱们帮派不就只有我们两个吗?”

阿飞又连续给了他好几脑袋瓜子:“说你笨还不承认,我不知道咱们帮派只有我们两个吗?我们今天来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打败他们,变得远近闻名,招收成员扩大帮派吗?笨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