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不透(1 / 2)

“零,你抓紧了,我马上拉你上来。”

李婉儿体力在之前消耗了不少,显得有些吃力,额头微微冒着汗。

敌人的穷追不舍,两人被迫来到了一座吊桥上。

因吊桥年久失修,加上敌人的不断逼近,桥身摇晃剧烈,零重心不稳坐了下去,木板承受不了这突然的冲击力,只听‘咔嚓’一声断裂了,幸好李婉儿手快,拉住了他。

下面是湍急的河流。

“哟,还不放弃?”

敌人已经来到了李婉儿的身后,李婉儿无暇顾及敌人,一直不肯放手。

这是一个名叫赛亚的人类女人,跟零一样,以武器作为本体,她的本体则是火链鞭。

火链鞭:物如其名,主人发动攻击时,会冒出地狱一般的火焰,优点亦是缺点,会根据主人力量的强弱决定其伤害值。

赛亚给了李婉儿一鞭子,背后留下了一条血痕,即使这样,她也一声不吭。

“婉儿,快松手。”

零着急了。

“不行!”

赛亚又给了她一鞭。

零实在看不下去了,使出浑身解数向赛亚甩去砍刀,目的想给李婉儿制造个逃跑的机会。

“呵呵,就这点本事?”

赛亚随手一挥鞭,把砍刀挡了下去,‘扑通’一声他的本体掉进了河流。

“你快逃!”

零松开李婉儿的手,笑着掉了下去。

李婉儿大哭,但是她不能辜负零舍命换来的机会,用‘小黑’拖住了赛亚,逃到了桥的对面,弄断了绳子。

赛亚顾不得眼前快要被她抓住的李婉儿,眼看要掉下去了,只有挥鞭缠住身后的树木,才逃过了与零同样掉入河里的命运。

李婉儿跑进了身后的一片树林,消失在了赛亚的眼前。

此时赛亚也成功爬了上来。

“可恶,暂且放你一马,我先去找几个开胃小菜,之后再把你当主食也不迟。”

赛亚阴笑着走了。

这次的游戏,是金字塔游戏顶端人物精心设计的,目的是找出有潜力的人类或者非人为自己所用。

为了能找出更多的‘棋子’,他们加大了诱惑和赌注。

获得的生命值排名第一的可以在原有技能的基础上再选择一项技能作为自己的辅助技能,技能永久有效,要求只能在自己所捕杀到的‘猎物’中挑选。

众所周知,每个金字塔游戏的参与者有且只有一个技能,这是个难得的机会,如果赢得这次比赛就能获得第二技能,对每个参赛者来说机不可失,想方设法都想得到,到时候地位、金钱,要什么就有什么。

因为‘江福集团’事件后,李婉儿的技能意外‘走红’,不止赛亚对其‘黑色物质’虎视眈眈,其余人或非人也时刻关注着她。

李婉儿看赛亚并没有追上来,她找到了树林里的小溪,心想跟着它走准会寻回失散的零。

李婉儿因背部受伤,体力不支,行动缓慢。

她现在无法依靠‘重启’来恢复身体,因为在游戏开始之前,她和零遇见了一个劲敌,通过吸食别人的武力值,来增强自己战胜对方的机率。

这‘怪物’来自非人区,却有一个软糯的名字奶昔杯。

零为了保护李婉儿,主动进攻,就在砍刀落在奶昔杯上空时,对方瞬间吸食走了零一大半的武力值,幸亏李婉儿用‘小黑’及时拉回了零,才不至于他丧命于此。

因吸食了零强大的武力值,奶昔杯打败零那就是轻而易举的事。

李婉儿也成了囊中之物,奶昔杯将刀插入了她的胸口,说:“我感兴趣的是你的技能和生命值,如果我这次赢了就能获得你的技能,对我来说可是极好的事儿。”

李婉儿主动将刀拔了出来,想要通过‘重启’来恢复身体。

等她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胸口隐隐作痛,只是停止了流血,她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就在奶昔杯想要再次下毒手的时候,赛亚‘救’了她一命,跟奶昔杯打了起来。

零拉着李婉儿就跑。

在路上,李婉儿终于明白了自己拥有无数条‘命’以及‘重启’后能够迅速痊愈的原因,一切都跟自己体内的‘黑色物质’的多少有关。

回到现在。

因被吸食走的和被‘浪费’在赛亚身上的‘黑色物质’过多,她怕‘重启’后自己就会玩完,只能带伤寻找零。

过了一会儿,胸口又痛了起来,她找到了一颗大石头稍作休整。

“果真跟着赛亚就能找到你,刚才真是好险啊,我以为你就要把赛亚给解决了,可惜了。”

声音从小溪里冒了出来。

李婉儿捂住胸口问:“是谁!”

一颗头从小溪里冒了出来,继而整个身体也显现了出来。

这是个非人,名叫液男,人如其名,拥有可以把自己变为透明液体的技能。

液男从小溪里走了出来,凡事走过的地方都留下了‘水渍’。

液男:“这位美丽的小姐,我跟其他参赛者一样,是为了得到您的技能,但是我并不打算杀了你,他们都不懂怜香惜玉,可是我就不一样了。”

李婉儿并没有正眼瞧他,开口:“呵呵,你看我现在都伤成了这样,还想要我的技能吗?”

液男走到她的面前停了下来,口中念着咒语,只见一些溪水包裹住了李婉儿。

“万物都离不开水,你们人类更依赖于此。”

霎那间。

李婉儿感受到了身体内前所未有的力量,就像洪水猛兽一般涌了出来。

她身体每一处的伤口逐渐愈合,就连所剩无几的黑色物质,也像是不停地在克隆一样多了起来。

液男:“我是来自第三区的非人液男,我的技能决定了我是个医生,跟第三区大多数被‘抛弃’的非人拥有一样的理由,我的技能除了救人也没有什么作用了,所以我这次抱着侥幸心理想要搏一搏,看能不能得到第二技能。”

李婉儿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说:“怎么会呢?反而我觉得你的技能很炫酷,再强的人如果不能得到及时的救助,也只会成为过往,而你对人类还是非人来说都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液男低头看着李婉儿有些感动,从未有人这般喜欢自己的技能:“听了你的话,茅塞顿开,谢谢。”

液男和李婉儿结伴而走。

“我会让溪里的鱼儿、虾米、岸边的蝴蝶、小虫帮你找寻你那位同伴的踪迹。”

李婉儿:“谢谢,我看你也适合当个侦探或者情报收集员。”

液男:“好像是这样没错,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婉儿你还如此的幽默。”

李婉儿:“比我这个技能好多了。”

随着越走越远,小溪也逐渐到了尽头,汇进了一条大河。

“等一下,我看它们带回来什么消息没有。”

液男俯身,鱼儿从水里跳了出来。

液男对李婉儿摇摇头,表示没有任何的消息。

李婉儿却笑了:“说明他已经安全了。”

液男来到她的身边握住她的肩膀说:“好了,刚才的话我受益匪浅,我想我们的缘分到此结束了,送你到这里我就退出比赛,以后有机会再见。”

说完他就与江河合二为一消失不见了。

李婉儿挥手跟他道别,大声喊:“再见!还有谢谢你!”

这一喊不要紧,要紧的是被树林里已经迷失方向的参赛者听见了,全都寻着李婉儿的声音来到了河两边。

李婉儿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不得不叫出‘小黑’来保护自己。

“零说的没错,李婉儿你就是个大笨蛋!”

李婉儿捏住自己的嘴巴又恨又后悔。

“此地不宜久留。”李婉儿沿着大河跑了。

零浑身湿透了,躺在岸边不断地咳嗽。

幸好在掉下瀑布时顺利接住了自己的本体,不然都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死于何时。

他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尽快找到李婉儿,用后脚跟想都知道李婉儿那个傻子会沿着河流寻找自己,所以他逆着河流流向回去找李婉儿。

“本想找那个丫头的,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你,不过你也不错,只要拿你跟那个丫头交易,她肯定会毫不犹豫地交出她的技能。”

奶昔杯也刚从河里爬了出来。

“怎么?你也摔河里了。”

奶昔杯在寻找李婉儿的路途中遇到了结伴的敌人,寡不敌众掉进了河。

零看得出来奶昔杯现在很虚弱,没人给他‘提供’武力值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即使这样也不可大意,近攻不可取,只有远攻。

零看向四周,悬崖上的大树,河岸边的石子,浑浊的河水

时不时徐徐拂来的热风吹在他的脸上。

“看来只有这样了。”

他纵身一跃来到了奶昔杯的上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