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1 / 2)

美丽酒馆位于郊外,这个酒馆刚好又属于第三区,第三区人多混杂,李婉儿和零问了许久才找到这个地方。

何为第三区?前几章提过,金字塔游戏合法后,人类世界被划分为三个区。

一是人类居住区,这个地区是政府专门为有身份有地位和有钱人建的‘保护区’。

二是非人区,是非人集合地。

而汇集着一群被‘抛弃’的人或非人的地方,‘亲切’地被人们称为第三区。

在第三区,大部分生活着的都是一群身份卑微一贫如洗的人类和技能低下没存在感的非人。在这里,大部分非人和人类都能够友好相处。

这两货当然也在第三区,只不过住在经济较为发达的市中心。

离市中心越远,治安和环境也就越差,穷人恶人和不守规矩的非人也会越来越多。

晚上八点,郊区路况不好,灯也少见,周围被黑暗笼罩着,除了被‘邀请’的人或非人陆陆续续赶到了以外,再也不会见到其他的人或非人来这里。

因为没人想找死。

李婉儿敲响了酒馆的门,开门的是一位慈祥的老妇人。

“欢迎光临美丽酒馆。”

李婉儿和零对老妇人点了点头,进了门。

里面灯火通明,与外面黑漆漆的一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所有人就像是‘在黑暗中寻找光明与希望’。

老妇人安排他俩坐在了吧台最显眼的位置。

酒馆老板正擦拭着玻璃杯,见坐在面前的两人有些尴尬,于是老板开了口,问:“请问需要来点什么?”

李婉儿:“我不用,给他来点果汁吧。”

零看着老板不知道说些什么。

老板把门口的老妇人叫到了面前说:“刘女士,请给这位帅哥来杯果汁!谢谢。”

“来酒馆喝什么果汁,真是笑死人了!”

一个非人壮汉闯了进来,身后带着个小弟。

小弟:“是啊,大哥说的没错,来酒馆喝什么果汁,就该喝酒。”

那两人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李婉儿小声地对零说:“我记得你是未成年,不能喝酒。”

零揪住李婉儿的脸说:“我都二十了。”

李婉儿:“看不出来你长得挺嫩的,你不说我还以为你十六岁。”

零:“你就不一样了,二十岁看起来像五十岁。”

李婉儿气得快炸了。

老妇人端来了果汁,零喝了一口就被李婉儿抢了过去。

这时那人又说起了话:“这么大的人了还抢别人的果汁喝,哈哈哈哈。”

李婉儿刚想回怼,酒馆老板就打断了她。

“看来大家都到齐了,那今晚的私人聚会就开始吧。”

酒馆里除开老板和老妇人,一共十个人。

“老板,你邀请我们来不会就是简单的喝个酒吧,有其他的目的吗?”

那个非人大汉名叫梅尔斯特,他满脸胡渣,跷起二郎腿大声说着。

小弟:“就是就是,早知道喝酒就不来了。”

梅尔斯特给了小弟一耳光:“你说啥呢,喝酒怎么不来?”

小弟捂住脸点着头说:“是是是,大哥说的是。”

其他人也跟着起哄。

“那我们来玩个游戏吧,谁赢了,我手中的钱就归谁。”

对于这里的每一个人来说,老板手中的钱是一笔大数目,气氛一度紧张,谁也不想失去这笔钱。

“游戏开始!”

众人眼前一黑,等再醒来的时候,大伙已经身处一座烂尾楼里。

“我以为还能蹭个宵夜呢。”李婉儿摸着肚子说。

零:“我看你像个宵夜!”

广播响起:“凡事讲个先来后到,谁先来到一楼谁就能得到这笔钱,不管你们用什么方式。”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灯突然熄灭,眼前一片黑暗,大家开始混乱起来,一阵嘈杂。

零把李婉儿死死地护在身后,生怕有谁碰她一根汗毛。

二十秒之后,灯亮了起来。

“啊啊啊!”非人大汉的小弟叫了出来。

有三个人倒在了大家的面前,死因一刀毙命。

大家面面相觑,散开来,都怀疑是对方下的手。

广播响起:“呵呵,刚才只是想试探一下大家的,没想到半分钟不到,三个人就没了,大家继续。”

灯第二次熄灭。

零大喊:“大家分开靠墙,这样既能保护自己也能避免怀疑!”

黑暗中,零想要通过气来观察大家的动向。

“可恶,肯定是刚才的果汁有问题!”

李婉儿得知了零暂时不能感受到大家的气,抱住他说:“你别动,我分一点‘小黑’保护你。”

“啊啊啊啊啊!”几个方向同时传来了惨叫声。

灯亮。

“可恶!”

在他们面前,这次死了两个非人,死亡原因与前三位一样,一刀毙命。

小弟慌了,抱住他大哥的胳膊全身颤抖着十分害怕。

“大哥,怎么办,如果再来一次,我这么弱,是不是就要像他们一样”

梅尔斯特:“你一个男人哭什么哭,再说了你大哥我会保护你!别像个娘们一样哭哭啼啼的。”

还有一个非人,神情淡定,对这种事似乎见多了,一脸的无所谓,这个非人名叫笑脸佛。

小弟:“现在还剩五个人,凶手就在我们五个人中,我和大哥肯定不是,肯定是你们三个人其中一个。”

“你说话注意一点,你们两也逃脱不了怀疑。”

笑脸佛突然开了口。

零:“既然谁也不能证明自己没有嫌疑,那我们先”

灯第三次熄灭。

李婉儿听见了脚步声,说:“零,快跑!”

匕首在墙上划过的声音异常地刺耳。

李婉儿和零为了躲避不停地跑着,那人也跟着跑了起来。

零想试探一下那人是不是只能通过声音来判断两人的位置,于是让李婉儿和自己停下,果真,那人没有再跟来。

这次轮到了小弟惨叫。

很快灯亮了。

小弟倒在地上重伤,无法动弹。

“大哥好痛啊。”

“小弟你坚持住。”

大汉把小弟拖在一边。

零:“想必大家刚才也听见了匕首划墙的声音了吧,我记得有匕首的就你一个。

零指向了那个极其冷静的非人笑脸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