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赌游戏(1 / 2)

“婉儿,你去对面埋伏,我当诱饵,那非人追上来的时候我们争取一举拿下。”

零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操纵着‘大局’。

“叫婉儿姐,没大没小的。”

李婉儿一边抱怨一边听话地躲到了零所说的位置。

零站在那里等非人追上来。

李婉儿两人和众多游戏参与者一样,为了某些目的或者个人需求,参与了金字塔顶端人物组织的一个对赌局游戏。

对赌规则:四种关系可同时进行。在规定的时间内捕杀的人数排在前十位的,将获得十万块,输的一方可成为对方的奴隶,奴隶不能自行了断,除非对方要求或直接捕杀。

有些参与者仅仅只是为了‘好玩’。

“你怎么不跑了?你的那个女同伴呢?抛弃你跑了?哈哈哈哈哈,你排名好像挺靠前的,要不就当我的奴隶伺候我吧。”

零摆出一副标准的苦瓜脸看着追上来的非人。

这个非人有着‘瞬间位移’的特殊技能,很多参与者因为还没来得及出招就被捕杀。

非人现在的对赌局排名在前三十,没有奴隶,对于他俩来说多了一丝赢的机会。

零摆出这幅模样实在让非人有些生气,想要像解决大多数人那样解决零。

一个‘瞬间移位’来到了他的身后,给了他脖子一拳,****怎么能扛得住这样的一击,零倒地不起,砍刀也掉在了一边,非人捡起他的砍刀笑了起来,不断地来回甩着零的武器,十分嚣张。

他来到零的面前蹲了下来,捏住因失去本体而变得虚弱的零的脸说:“仔细一看,你长得还不错嘛,不当奴隶就去帮我讨好那些富婆赚取点零花钱,你看这主意好吗?哈哈哈哈哈哈。”

“我看你也没有机会再讨好那些人了。”李婉儿边说边把铲子向非人的头挥去。

零勾嘴一笑,此非人趴在自己的肩膀上慢慢地消失了。

“婉儿,你在哪里找的铲子,挺滑稽的。”

零从地上起来拍拍衣服,还不忘调侃她。

“喏,就在那个花坛里。还有说了多少遍叫我婉儿姐。”

零看着她不说话。

“没想到你失去砍刀真的这么脆弱啊,小屁孩。”

李婉儿放下铲子捏着他的脸蛋反调侃着零。

“你再捏我,小心我”

李婉儿怎么可能会松手,现在不多欺负他,以后就有自己好受的了。

“小心你什么,我偏不,嘿嘿嘿。”

零一把抱住眼前的李婉儿,蜻蜓点水似的亲了她。

李婉儿整个人愣在了那里。

“小心我亲你。”

沉默了一会儿,李婉儿突然大笑起来,她紧紧抱住零说:“没想到弟弟这么喜欢姐姐我啊,我也好喜欢弟弟你的。”

她还一个劲儿地蹭着零的脸。

“松开。”零又一次将砍刀放在了李婉儿的脖子上威胁她。

“算了,我也抱够了。”李婉儿故作镇定松开了他,转身走了。

其实她早就吓得满头是汗。

零跟上李婉儿,拉着她的手。

“我怕你走丢了才拉你的。”

李婉儿:“弟弟拉姐姐很正常,不用找什么借口啦,哈哈哈哈。”

零却一脸嫌弃地说:“那谁刚刚因为走丢,在东区迷路哭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你没必要提起之前的事吧。”

李婉儿这下尴尬了。

“接下来我们该去哪里啊?”

零:“走哪算哪,反正我们又不是来拿钱的,只是单纯让你练练手的。”

李婉儿:“也对哦,嘿嘿。”

他俩这一路都很顺利,直到进了一条林荫大道。

“等一下。”零松开李婉儿的手,拿出了武器,紧紧盯着四周。

“你太紧张了,这里除了时不时有几片树叶掉下来,根本就没人嘛。”李婉儿还傻乎乎地觉得是零小题大做了。

零:“笨蛋。”

李婉儿:“你怎么又骂我笨蛋!”

“小心!”

李婉儿眼看着一片树叶割断了自己的一缕长发,如果不是零及时推了她一把,恐怕割断的就是自己脖子上的动脉。

李婉儿吓呆了。

零接着说:“是谁,有本事别躲在暗处。”

零把李婉儿护在身后。

非人从他们的面前慢慢现了身:“看来这女人对你很重要啊。”

“零,他竟然能隐身。”

零快速收起手中的砍刀,拉起李婉儿就跑。

“你们是跑不掉的,哈哈哈哈哈。”

李婉儿转身做了个鬼脸大喊:“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

刚想对零他们发动攻击,非人就被一大群人围住了。

因为刚才的那些人,两人成功逃脱。

零喘着粗气说:“又是一个难对付的非人,幸好有他们挡着,不然我两都得完蛋。”

李婉儿:“我很好奇你们是怎么区分出非人和人的啊?”

“笨蛋。”

零敲了敲李婉儿的头接着说:“你到底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啊?你得看他们的脖子,非人脖子后面都有一个类似的花纹。”

“哦~~原来这样啊,嘿嘿,今天又学到了一些东西。”

“遭了。”

零拿出手机看着游戏定位显示,上面的红点在一瞬间消失了。

李婉儿:“这人是有多厉害?逆天了。”

零:“他正在朝我们来,我们快去人多的南区。”

零再一次拉起李婉儿的手拼命地跑。

快被追上的时候,李婉儿两人终于成功混进了南区。

隐身非人站在原地饶有兴趣地说:“跟我玩猫捉老鼠的游戏,还嫩了点,现在我对你们两人的兴趣越来越大了。”

两人站在暗处观察着他。

零:“看来就是冲我们来的,不然他早就去捕杀其他人了。”

不一会儿非人朝着其他方向走了,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中,两人松了一口气。

李婉儿摸着下巴说:“你还记得那天那个人说的吗?他说有非人想要你的命,看来你才是最危险的那个,你让我也跟着受罪,不行,你得洗一周的碗。”

“我也可以给你洗一辈子的澡。”

李婉儿:“流氓!还想吃老娘的豆腐。”

“笨蛋。”

李婉儿:“你才是呢!”

她气得跺脚。

“原来你们在这里啊。”

非人站在房顶上俯视着他俩。

零:“婉儿你退后。”

非人:“那我先解决掉你再收拾这个女人吧,不过嘛”

首先非人利用隐身给了李婉儿肚子上一脚,李婉儿疼得坐在了地上。

“不过嘛,我不想这女人来打扰我俩。”

零拿出一块布围住了眼睛说:“既然你不敢现身,那我这双眼也暂时没了作用。”

说完就朝着非人砍去,非人很是惊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