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酷的现实(1 / 2)

“零,你快看,你排名又靠前了,竟然在前六十。”

李婉儿掏出手机打开游戏,当得知他的排名后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悲伤。

零一脸本大爷就是厉害的样子,看李婉儿大惊小怪的样子,觉得甚是滑稽。

“你呢?”

李婉儿指了指自己,一脸的尴尬,在搜索兰输入了自己的名字。

系统显示:“不祥”。

李婉儿看见后什么都没说想要收回手机,却被零抢了过去。

“别藏着嘛,让我也看看你的排名,看你究竟能排多少名。”

李婉儿想要抢回来,没想到零已经把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李婉儿即刻停了下来。

她捂住脸不好意思的说:“好丢脸啊,连个排名都没有。”

零把手机还给她,并没选择嘲笑她,而是说:“的确,那以后我来保护你吧。”

她开始不屑:“切,谁要你保护啊,老娘大不了自己解决自己,重启一次不就完了。”

零坐了下来说:“每次都重启自己,不累吗?”

李婉儿摊手表示没有办法,坐在他的对面,回答了他:“谁让我的技能这么扯,上天安排的,这就是我的命。”

零从高脚椅子上跳了下去,打开冰箱门,给李婉儿扔了一瓶橙汁,自己则是拿了一罐可乐,再一次坐回原来的位置。

“或许你该多去解决几个虚拟游戏角色,提高一下自己的排位,即使不能改变现在的技能,至少你练就一些身手,就不至于每次站斗都靠重启身体了,你每次重启身体后都很虚弱,你自己不知道吗?”

零说了一大堆,婉儿注重点却在他的可乐上。

“为什么你喝可乐而我却是橙汁?”

零‘噗’的一声吐了出来:“你有没有好好听我说话!”

“我听见了,我也知道。可是我觉得没必要打打杀杀啊。”

李婉儿最终还是打开了橙汁喝了起来。

“你难道都不关注新闻的吗?你的善良用错了位置,这很危险。”

李婉儿摇摇头,没告诉他自己出来还没几周。

“你知道为什么这个‘猫捉老鼠’的游戏具有合法性吗?那是因为国家政策支持。”

李婉儿放下手中的橙汁认真听了起来。

零一口气喝完可乐,捏扁了瓶子,扔在垃圾桶里,说起了缘故。

“当初这游戏本来是开发出来供人们娱乐的,也就是单方面的人类捕杀非人的战斗类游戏。后来没想到这竟然是一场阴谋,是一位名叫小李博士的疯子,企图用游戏来统治世界,他笔下的游戏虚拟角色个个都是拟人化,拥有感情,会感觉到饿,难过的时候会哭泣等等。后来因为人类单方面寻求刺激,不断捕杀这些非人,引起了灾难。小李博士被杀,非人团结起来反抗人类,而有些人类死性不改,为了快感和所谓的‘英雄成就感’就连自己的同伴也要杀害,形成了现在的四种格局:人对人,人对非人,非人对人,非人对非人。随着非人捕杀的人类数目不断增长,国家实在没有选择,每年都会号召了一群志愿者组成敢死队专门来对付这些非人,因为国家培养一支敢死队,不仅成本过高,而且花费时间太长,可以说‘供不应求’没办法保护平民老百姓,而这些敢死队一般都派去保护一些重要人物,所以国家每年都会提出一些福利政策来吸引人们参与金字塔游戏,不过一旦进入游戏,就自动签订生死状,谁的死都跟国家没有关系。”

零说了这么一大堆,李婉儿早就开始吃起了零食,她有个地方不明白便打断了他:“为什么叫金字塔游戏?”

零顺手抢过她手中的薯片说:“我就知道你会问这个,你想想金字塔长什么样?”

“就三角形啊。”

李婉儿比划了一下形状。

“一共有四层。最底层,就是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越往上代表的地位越高,而我们是属于倒数第二层,工具人。第二层就是我们需要解决的非人,他们往往比我们要强。第一层则是一些国家高层,地下赌博,资本家,他们往往比非人还要恐怖,驯化一些非人和人类,通过对赌形式谋取暴利。金字塔游戏也被人们称为少数人的天堂,多数人的地狱。”

李婉儿:“哎,可恶的资本主义。”

她又拆开一袋黄瓜味薯片说:“那你也是因为想要保护底层人类才参与的?也不像啊,你不就是自己口中的那种丧心病狂连同伴都杀的人吗,嘿嘿”

“我是为了不饿死。”

李婉儿觉得这个理由很充分,给他竖起了大拇指。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李婉儿通过猫眼看见了沈言,她打开门。

李婉儿打着呵欠问:“这么晚什么事?”

“我可以借用你家的卫生间洗个澡吗?”

沈言已经准备好洗漱用品,就等李婉儿开口。

李婉儿有些犹豫:“我”

“好的,谢谢。”沈言冲进了洗手间。

“喂,我还没答应你呢!”

李婉儿只有无奈地关上门,她并不知道沈言冲进洗手间的过程中已经和零进行了一番眼神交流。

“啊,他是对面的邻居,叫沈言,最近老爱借东西。”

李婉儿摸着后脑勺解释。

零还是一副标准的苦瓜脸,说:“不用解释,我根本就不会误会你会和这样的男人有一腿?”

“啊?这话怎么听起来很别扭啊。”

李婉儿摇摇头回了卧室。

浴室里沈言气疯了,走之前还瞪了零一眼。

等零回到房间的时候,李婉儿已经睡着了,他也拉好衣柜门睡了起来。

“不,不要,求求你们不要!”

零正被噩梦折磨着,把李婉儿吵醒了。

李婉儿悄悄拉开衣柜门,看着他满头大汗,把他抱上了床,在一旁轻轻拍着他的胸口,哼起了小曲,果真零不再说梦话,李婉儿帮他盖好被子,来到客厅沙发上看起了杂志。

杂志上全是一些帅哥,李婉儿更加睡不着了,不一会儿嘴角挂起了口水。

“谢谢。”李婉儿接过纸巾,擦完了嘴才反应过来,零正站在他的面前,用他最擅长的苦瓜脸看着自己,一把抢过她手中杂志,被砍成稀碎。

“你这个小孩子怎么回事?我可怜的书又不是你的猎物。”李婉儿一脸的问号加感叹号。

零硬生生地拉着她回到房间,把她甩在了床上,自己则是回到了衣柜里,这次并没有关山门。

“看什么看?终于发现我比那些杂志男帅多了?”

李婉儿没想到他不光一脸死鱼样,还特别的自恋。

“我明天带你去眼科医院好好检查一下,哪里来的自信,我又被笑到好吗。”

零闭着眼说:“总比那个邋遢邻居沈言好看多了吧。”

“这倒是没错,好啦,睡吧。”

李婉儿顺手帮他关上了衣柜门。

零嘴角微微上扬,不过马上又恢复了标准的苦瓜脸。

邻居沈言家。

“李婉儿自己找些麻烦就算了,可偏偏把他带回了家,作为邻居不该为我的安全考虑一下吗?”

沈言哪还有心情睡觉,自己借用洗手间洗澡本来就是借口,没想到近距离观测后,确定了男孩就是那个排名前六十的‘杀人魔’,这下更加睡不着了,一直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楼上的那个谁你还睡不睡了?你走来走去急着投胎呢!”

楼下的大妈一吼,这下沈言老实多了。

“起床了,大懒鬼。”

李婉儿围着围裙,手拿锅铲,单手叉腰站在了零的面前。

“我说,这太阳都晒屁股了你还没醒,可真能睡啊!要不要我亲自把早餐喂你嘴里。”

“也可以,我不介意。”零慢慢睁开眼说。

李婉儿揪着他的耳朵说:“做--梦--去--吧--爱--吃--不--吃!”

餐桌上。

李婉儿专心地啃着玉米。

零开口说话了:“我们去捕猎吧。”

“不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