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刀男孩(1 / 2)

“虚拟定位时间仅剩十分钟”

李婉儿拿出手机看着游戏上的提示慌了。

她出来的时候忘记看‘虚拟定位’时间还剩多少了。

晚上十一点,因为肚子饿得实在受不了,她找了好久才发现一家烧烤店还开着门,等给完钱的时候,游戏系统提醒就响了起来。

“该死,十分钟怎么可能赶得回去,早知道不出来了。”

她拿着烧烤一路狂奔,忽然,她扭头看着不远处,停下了脚步。

“小妞,给爷笑一个啊。”

“不行,这可是大街上,人家害怕啦。”

“来嘛,要不给爷亲一个。”

男人说完就撅起嘴往女人的脸上亲。

李婉儿手中的烧烤一下子飞到了男人的脑袋上。

男人:“谁啊!”

男人把烧烤从脑袋上扒了下来,女人则是拿出纸不停地帮他擦着头上的油。

“她都说了不行,你听不见吗?美女,你快走”

李婉儿虽说有些舍不得那些烧烤,但是路见不平怎么能不拔刀相助呢。

“我男朋友想怎么亲我就怎么亲我,碍着你什么事了!你有毛病啊!”

“啊?对不起,打扰了,呵呵呵呵呵呵”

李婉儿尴尬地笑了起来,脚底就像是抹了油,一下子消失在了他们面前。

“白瞎了我的烧烤,呜呜呜”

因为刚才的误会又耽误了点时间,还说跑快一点就能刚好赶回家,没想到自己多管闲事耽误了。

李婉儿看刚才那对情侣没有追上来,干脆放慢了脚步。

“这么晚了一个人还在外面闲逛,不怕遇见坏人吗?”

一个男孩的声音从上空传到了李婉儿的耳朵里。

她抬头望去,男孩的手中拿着一把砍刀,刀刃在月光下闪着光,看来是刚磨不久。

“你下来,很危险的。”

小男孩耷拉着脸,黑眼圈很严重,精神状态也不好,不过动作十分利索。

他从楼顶沿着窗户护栏跳了下来,来到了李婉儿的面前。

“你一小孩拿刀干嘛?小心伤着自己,快回家去吧。”

“我才不是小孩呢。”男孩用另一只手摸了摸刀刃,舌头舔了舔嘴唇,然后接着说:“姐姐的皮肤可真好。”

李婉儿听见有人夸奖自己,双手捧着脸还有些不好意思,说:“我也这么觉得,小孩你的嘴真甜,嘻嘻。”

正当她得意忘形的时候,男孩一下子冲了过来,把她扑倒在地,闻了闻她身上的味道。

“那你的肉吃起来也很香吧。”

说完就举起了刀向李婉儿砍去。

“开什么玩笑!”

李婉儿这才反应过来男孩是个变态,说时迟那时快,她双脚一登,一个翻身,男孩向后一跃,单膝跪在地上,手中的砍刀支撑着身体,他没得手却觉得眼前的李婉儿非常有趣。

“姐姐身手不错嘛,可惜”

李婉儿离他远远地,但是不能忍受他说话只说一半,问:“可惜什么?”

“你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没有伤害技能的金字塔游戏参与者,可惜你活不过今晚了。”

男孩再一次发动攻击。

“你到底说什么呢?别玩刀啊,被砍是会很痛的。”

李婉儿不停地躲避着他手中的砍刀。

“是新手吗,连这些都不知道,我就勉为其难地告诉你吧。”

男孩加快了速度,同时力度也跟了上来,从下望上看,每次挥刀都是一条闪着光的白线。

李婉儿因闪躲不及时挨了他一刀,整个身体瞬间麻痹,靠墙坐下,动弹不得。

男孩蹲下来看着李婉儿,嘴角微微一扬说:“游戏里的每一个角色都有属于自己的伤害技能,比如我手中的这把砍刀,你觉得它普通得不能在普通了,但是用来对付你们这些游戏参与者绰绰有余,正如你所知道的,只要被它击中,哪怕只是一点点的皮外伤,也会瞬间麻痹。”

小男孩起身,又开始添着嘴。

“你的生命值会在麻痹中不断地减少,可是我饿了,等不了那么久!”

他把砍刀举在半空中,月亮似乎也害怕,遮住了脸,整个大地陷入了黑暗,就在砍刀落下的那一刻,男孩的刀被困在墙里出不来了。

“怎么回事!”

微风吹过大地,月亮再一次露出了脸,他发现眼前的人不见了。

男孩不敢相信,从来没有人在中了他的招后能顺利逃脱的。

“怎么回事?既然你都告诉了我那么多,我也告诉你吧,我虽然没有你口中说的伤害技能,但是只要我解决掉自己一次,身体就会立刻重启,自然而然你砍刀的麻痹作用对我来说就没有用了。”

“可恶!”

小男孩的本体就是砍刀,一旦脱手,就没伤害可言,这就是游戏规则。

每个游戏角色他们的本体也会根据不同的伤害技能来决定。

眼见李婉儿步步逼近,他没了辙,闭上眼说:“来吧,反正我也玩够了。”

“想什么呢?”

李婉儿狠狠地捏住男孩的脸往两边扯,笑了起来。

“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对你怎样,你快回去吧。”

李婉儿帮他把砍刀拔了出来,男孩一把抢过砍刀跑了。

“还真是一个可爱的男孩子呢。”

回到家,‘虚拟定位’早已失了效。

“没办法,我还是把门窗锁好再睡吧,明天得去一趟门窗公司,让他们帮我加固加厚”

重启身体十分耗精力,她说着说着呼呼大睡了起来。

那个男孩来到了李婉儿的门前,不过并没有什么动作,他只是在门口待了一会儿就走了。

而此时,对门猫眼里的一只眼睛正监视着门口男孩的一举一动。

男孩是人类,并不是游戏虚拟人物,在这个游戏里,存在着四种游戏关系:人对人,人对非人,非人对人,非人对非人。

赢的一方将获得输的一方的所有东西,包括归属物。

何为归属物?比如人、房子、宠物等等。

前提是参与游戏后所获得的,当然伤害技能无法夺去。

男孩回到家躺在地板上,看着桌上别人的全家照,才想起这里不是他的家,这是他换的第三十一个房子了。

非人房主生前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和一个善良聪慧的妻子,因为他从小就失去了双亲,又是在欺凌中长大,他受不了别人比他过得更好,况且整个家还那么地温馨幸福。

在某个夜晚一举之下,挥刀,夺取了这个房子。

今晚是他第一次尝试捕猎人类,没想到却失败了。

房间里空荡荡的,他起身给自己泡了一碗杯面,因为长期吃这些垃圾食物,营养不良,所以看起来精神不好。

李婉儿对面邻居家,夜猫子沈言突然想起自己还没把酱油还给李婉儿,当听见李婉儿回来时的关门声后,就想着去还酱油的,没想到看见一男孩鬼鬼祟祟地站在李婉儿的家门前,因为灯光本就昏暗,还一闪一闪的,沈言以为自己看见了不该看的,害怕极了,现在都还躲在被窝里发抖。

第二天一大早,沈言吵醒了李婉儿,李婉儿蓬头垢面揉着眼睛打开了门。

“我以为你把酱油都喝了呢,现在才想起来还我啊。”

李婉儿挠着头看着眼前拿着酱油的沈言有些无语。

“你最近是不是惹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啊?”

沈言故意放低声音凑近李婉儿说。

“神经病!”李婉儿‘啪’的一声把沈言关在了门外。

“喂,你确定没事吗?”

门外的沈言大声地喊着。

“没事,别打扰老娘睡觉!”

李婉儿又去睡了个回笼觉。

下午三点,门窗公司来到了李婉儿的家。

“这是我们公司专门为金字塔游戏参与者设计的一款门窗,您即使不用‘虚拟定位’也能安安全全地睡个好觉,您放心,我们公司对所有游戏参与者的位置都是保密的。我们先走了,有什么需要再联系我。”

“小意思,终于能安稳地睡大觉了。”

李婉儿关上了家里所有的窗帘,因为不想被别人看见自己的一举一动,同时能起到一定的防范作用。

‘咚咚咚’,又传来敲门声。

“沈言你这次又要干嘛?”

李婉儿一把拉开门,却没看见沈言,低头一瞧,是昨天的那个男孩。

“你怎么哎,算了,我不跟你计较,你今天还打算要吃我啊?”

李婉儿弯着腰有些无奈,把脖子伸给了他,接着说:“来,吃吧。”

沈言恰巧从门口经过,听见了他俩的对话,他通过猫眼观察着他们。

“这男孩原来是人啊,吓我一跳。这李婉儿是不是脑袋有问题,伸着脖子让男孩咬,以为自己是美味鸭脖呢?”

“我饿了,不吃你。”

李婉儿缩回脖子,双手叉腰,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实在没办法,把男孩拉进了门。

“想喝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