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这只是一场梦(1 / 2)

就这样过了两天。

因为李婉儿重伤没办法再参与战斗,一个人留在了旅馆。

她到了街上,本想好好逛逛这里的。

“这位美女,跟小爷玩玩吧。”一个不良少年把手搭在了她的肩上。

“不玩。”

不良少年拉起她的头发闻了闻:“真香啊,美女你的身体肯定更香。”

一阵风吹来,吹起了她的长发。

“鬼啊!”

不良少年看见李婉儿的伤痕后吓瘫在地,嘴里不停地大喊,引来了一群人围观。

李婉儿转身进了一家杂货铺。

老板:“美女,外面怎么这么闹腾?”

“剪刀有吗?”

老板:“您就只要一把剪刀吗?我这里还有一些二手首饰,可好看了,您戴肯定锦上添花。”

“一把剪刀。”

李婉儿甩了一袋金币在老板的面前。

老板立马拿来剪刀说:“您看这把行吧。”

是时候跟过去的自己告别了。

李婉儿回到那人的面前,一把剪掉了自己的长发,露出了脖子上的伤疤,把头发扔在了不良少年的脸上,闭上眼流下一行泪,弃下剪刀走了。

怎么不可能在乎?

她躲在巷子里哭了起来。

“戴上这个,做你自己。”

中年帽子男帮李婉儿戴好丝巾后消失在了巷子深处。

李婉儿摸着脖子上的丝巾回到了旅馆,大家已经回来了。

“婉儿你”

“格兰,短发好看吗?”

李婉儿笑得可开心了。

一个人笑得有多开心,内心就有多难过。

李婉儿摘下脖子上的丝巾放在大家面前。

“大家看,这条丝巾好看吗?”

李婉儿丝毫不避讳自己显眼的伤疤。

“大家怎么都不说话啊?”

李婉儿皱着眉问。

“我以为,我以为你”格兰抱住李婉儿,像个孩子在她的怀中哭了起来。

“傻瓜,大家不必担心我,反正这只是个游戏呀。最重要的不是活着离开这里吗?”

李婉儿轻轻地拍着格兰的背,哼起了小时候妈妈经常哄她入睡的歌。

“你没事就好。”玛尔舍姆拿起丝巾帮她重新围了上去。

“我逛的太久了,有些困了,就先上去了。”李婉儿立马打了个呵欠。

她坐在窗前,发起了呆。

‘咚咚咚’,响起一阵敲门声。

“请进!”

格兰拉着大家来到街上,给李婉儿买来了许许多多的丝巾。

“当当当当,惊喜!喜欢吗?”

“喜欢,谢谢大家。”

李婉儿刚想给大家一个拥抱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大家的嘶喊声。

“留着我们回来的时候再抱!”玛尔舍姆留下一句话就带领着大家冲了出去。

李婉儿关上门,坐在窗户前看着外面的人们此处乱窜,而自己却无能无力,总会有一些失落。

她干脆锁上窗户,眼不见心不烦,趴在桌子上玩起了手指舞,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好久不见啊,李婉儿。”

李婉儿听见熟悉的声音猛然起了身,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过突然,眼前一黑差点倒在地。

她扶着椅子说:“肖天,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肖天:“看你刚才的状态,我今天可算来对了,哈哈哈哈。”

李婉儿故作镇定地说:“我们换个地方吧,我怕伤及无辜。”

说完便在桌上留下了信息:不用担心我。

肖天:“你还是那么善良,本来我也只打算取你的性命。”

李婉儿和肖天来到了一块空地。

“有什么招全使出来吧,我还得回去睡午觉呢。”

“李婉儿,死到临头了还有心思睡觉,接招!”

肖天单手夹住符咒,口中念着魔咒,然后动作利索地扔向李婉儿,李婉儿一下被符咒围住,身体开始燃烧起来。

这让李婉儿想到之前在魔怪肚子里的场景,她很害怕。

一股巨大的水流从她的脚底涌出,肖天的符咒以失败告终。

对于虚弱的李婉儿来讲,身体里剩下的微乎其微的魔力已经起不了任何作用了。

“这只是道开胃小菜!”

他再一次拿出符咒,趁她不注意贴在了她的身后。

嘴里一阵念叨,符咒刹那间与她的后背融合在了一起,最后遍布了她身体的每个角落。

“混蛋,这是什么!”李婉儿背后的疼痛感让她忍不住大喊了出来。

因为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李婉儿整个人都瘫在了地上。

“李婉儿,这才是主菜。”

肖天再一念,李婉儿喉咙发热,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李婉儿知道自己伤情加重,可能活不了多久了,但她也不愿输在气势上。

“呵呵,也不过如此。”

“嘴硬!”肖天再次发功,李婉儿全身上下接二连三地裂出了小口。

“我这一招叫‘肌肤之疼,肝肠寸断’,好好享受吧。”

身体上开裂出的小口本就疼痛难忍,干风中夹杂着一些细沙,即使轻轻拂过,无异于火上浇油。

李婉儿刺耳的声音穿透了躲在远处偷看的人的耳朵。

“我死了,还有千千万万个我会来报仇。”

李婉儿瞪着眼。

“我只要杀了你,就能得到更多的权利与金钱,我可不想再回到人类世界,与其娶那个丑八怪痛苦地过完一生,还不如就在这个世界好好活着。如果你能成全我,每年的这个时候我就会来祭拜你!”

“啊啊啊!”

李婉儿被肖天的魔力贯穿了整个身体,顿时她七窍流血。

“怎么样,我马上就给你个干脆!”

肖天重新拿出一张符咒,贴在她的额头上,刚要发功置她于死地的时候,被人一敲,晕了过去。

“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

那人抱起了李婉儿,慢慢地走着,李婉儿本想再追问下去,只因失血过多,伤势加重昏睡在了那人的怀里。

夜晚,大家看见了李婉儿桌上的留言。

“我要去找她!”塔斯洛冲出门外。

玛尔舍姆在门口拦住了他。

“李婉儿已经说了不用担心她。”

“队长,你看不出来她是走了吗?”塔斯洛极力想挣脱玛尔舍姆。

“终有一天,她会选择回来。”

那斯国上空又多了一颗星星。

不知过了多久,李婉儿身体渐渐温暖了起来,她慢慢睁开眼,发现自己失了明。

现在的状况容不得她伤心,她知道自己必须坚强起来,得搞清楚现在的具体处境。

根据经验,她知道自己的面前生着一堆火,而且火势很旺,应该是加了很多次柴火才会有这种热度,判断出自己睡了很久;自己躺的地方很膈应,用手摸了摸周围,有棱有角,自己是睡在一块被粗略打扫过的石头上,能有这么大的石头而且周围都是石壁,她确定这里是个小山洞。

当她敲了敲墙壁后,发现她自己不光瞎了,而且还聋了。

“是谁?”

李婉儿本想摸出腰间的匕首,当怎么找也找不到的时候,才想起匕首早在很久前就不见了。

她只有慢慢地靠着墙蜷缩在角落。

接着说:“即使我看不见你,也听不见任何声音,但是只要你动一下,我就能根据你的气息判断出你的方向。”

那人开口说话想要试探一下她是否真的听不见。

“我就是要杀你的宫主啊,那天我和你缠绵在一起,发现你的身体很香,是我闻过的最香的一个。”

宫主心想,果真听不见,于是他走进想要试试李婉儿是否瞎了。

“你别过来,我知道你现在是朝着我这个方向来的。”

宫主来到她的身前,伸出食指,朝着她的眼珠慢慢指了去。

“果真,眨都不眨,又聋又瞎,还真是报应。”

宫主想要收回食指的时候,李婉儿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你刚才是想试探我是不是真的眼瞎对吧,现在你信了吧。”

李婉儿放开了他的手接着说:“既然你选择救了我,就不会想杀我,我自然不会骗你。”

婉儿慢慢放松了警惕。

刚才宫主在外面找了些水果回来,目的是填饱两人的肚子。

他每一个动作李婉儿都能感受出来。

“你为何突然站起来啊?”

宫主摊开李婉儿的右手,轻轻在她的手掌心写了几个字。

“我想吃烤鱼,不想吃水果。”

李婉儿知道他会说自己挑食,主动把右手摊开,伸向前方。

“没有,爱吃不吃。”

李婉儿:“早就知道你会这么说,那你随便给我来点。”

“吃完了。”

李婉儿大喊:“什么?才一会儿功夫!”

根据他粗糙的双手以及指甲剪得精光的手指来判断,这是个男人。

“等着。”

李婉儿:“喂,你去哪里?”

不一会儿,躺在石床上的李婉儿闻见了肉香。

李婉儿动着鼻子,双手摸着周围的石壁走着。

她摸摸肚子说:“好香啊!”

“没抓到鱼,有兔子。”

李婉儿手心实在有些痒痒,笑了出来。

李婉儿:“兔子哈哈哈,也不错哈哈哈”

“好吃吗?”

李婉儿:“欠一些火候,如果能撒上一点盐就更好了。”

“有的吃就不错了。”

李婉儿:“哈哈哈,你这人挺不错的,水果明明就没有吃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