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金钱蒙蔽的人们啊(1 / 2)

“大家快来看这个怪物,她又出来了!”

一个身材胖胖的小男孩看着对面走来的小女孩大叫着,一群小孩子迅速围了上来。

小孩甲:“我听妈妈说她是个坏女孩。”

小孩乙:“巫女和村长伯伯说她是天煞孤星转世,村上好多人失踪不见都是因为她,听说她连自己的父母都克死了。”

胖胖小男孩:“我们一起打死她吧,这样村里的人就不会被她害死了!”

大家捡起脚边的碎石朝着那个小女孩砸去。

小女孩已经浑身是伤,但是她从来不说一句话,也不曾反抗,任其打骂,因为她已经习惯了。

小女孩托着沉重的脚步,缓慢地前进着,她来到了曾经充满美好回忆的家面前,泣不成声,因为面前已经成了一片废墟。即使时间过去了那么久,她也忘不了自己的家被村民一把火给烧得精光,一夜之间她不仅失去家同时也失去了最爱她的父母亲。

不知不觉,夜幕降临,之前小女孩为了躲避村民的骚扰,在山里搭建起了自己的窝,刚开始的夜晚她怕极了凶恶的狼,厌恶数不尽的昆虫爬进自己的身体,但现在她已经适应了这种孤独而又寂静的夜晚。

天上挂满了星星,草丛里的萤火虫闪着微弱的光,山顶上的狼偶尔会出来对着天空一阵吼叫,小女孩生起了火,烤着刚从小河里抓到的几只鱼,只要村里流浪的猫猫狗狗闻见了香味,就会来到她的身边陪伴她。

“如果你们能听懂他们说的,或许也不敢来了吧。”

她把刚烤好的鱼扔在了它们面前,眼里带着些泪花。

第二天中午,她像往常一样,趁村民回家休息的时刻,来到河边的一个角落洗澡。

突然她的肩膀上出现了一双男人的手。

“果真年纪小的皮肤又白又嫩,不像我家黄脸婆那样让人感到恶心!”

“放开我!”

小女孩拼命挣扎着。

“你越挣扎我就越兴奋!哈哈哈哈哈。”

那个老男人猥琐地笑着说。

因为力气根本比不过一个长期干活的成年男人,她赤裸着身子被带到了一个草丛中。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小女孩看着面前的男人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打算,怆地呼天,痛彻心骨,绝望透顶。

那男人已经脱掉了上衣。

“求求你,放过我!”

“你别哭啊,哭也没人会救你。”

紧接着男人脱掉了长裤。

“我说呢,你怎么会主动给我打水喝,原来是来干这种混账事。”一个女人听见草丛有动静,好奇地来到了草丛跟前,没想到看见了这一幕。

“老婆!”男人连忙抽起裤子从女孩的身体上起来。

“你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你还是人吗?”男人的老婆抄起手中的家伙向男人打去。

“老婆是她勾引我!”男人眼见就要被打,连忙反咬一口女孩,男人老婆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她定眼一看,说:“原来是你这个狐狸精勾引我老公,你还要不要脸!”

女孩欲哭无泪。

“大家快来看啊,小小年纪就知道勾引我家老公,长大以后还得了啊,大家快来帮我评评理!”

女人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村庄,刹那间,几十个村民围了上来,她胡乱抓了一些草盖在身上。

村民甲:“真是不害臊!我说我家老公最近为什么回来那么晚,是不是你也勾引了他!”

村民乙:“亏村长同情你,不嫌弃你是天煞孤星转世,要不是村长下令,我早就把打死了!”

村民丙:“村长和巫女来了!”

大家立马让出了一条道。

“娜娜子,你做出这样的事我真的感到很难过,很失望。”村长脱下外套扔在了娜娜子面前,她迅速遮住身体。

“不是的,大家听我说,是他试图想要强......”

娜娜子满脸的泪水打湿了村长给的外套,摇着头想要解释,没想到却被打断。

“够了!你一个天煞孤星,村长不赶你走已经很仁慈了,如果再有下次,别怪我们对你做出一些过分的事来!”

村长的脸在外人看来是慈祥的,但在娜娜子眼前,已经是一张脱不下虚伪面具的脸了。

村长假装很伤心,掩着面说:“大伙散了吧。”

“村长!村长!”

大伙看见村长走在前面还不停地擦拭着眼泪,集体向女孩吐去口水。

“你就用大伙的口水洗洗你那污秽的身体吧!”

大伙出完气后跟着村长走了。

女孩撕心裂肺地大哭起来。

“老天爷啊!为什么这样对我!啊啊啊啊啊......”

哭完后,女孩异常地安静了下来,面如冰霜,心如死灰。

她再一次来到河边,慢慢地走了进去,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最后只剩下一缕头发浮在水面。

“不好!”

塔斯洛一下子跳进河里,救起了娜娜子。

玛尔舍姆听说大陆有一个叫金村的地方,村里并没有金矿,但却能依靠出口金子带动整个村庄富裕起来,她很好奇觉得会在这里发现宝贝,于是怂恿大家跟她一起来寻宝,起初大家本不想答应的,因为他们知道会成为她的工具人,但是拗不过她。

不过幸好也答应了,不然也不会有塔斯洛救跳河自杀的娜娜子一事了。

“小朋友,小朋友醒醒。”李婉儿给娜娜子人工呼吸后,她猛地吐了一地的水。

娜娜子慢慢张开眼看,看见面前的五人问:“你们是谁?”

李婉儿温柔地笑了笑说:“我们是智勇团的,她是我们的队长玛尔舍姆,我叫李婉儿,他们分别是吉瑞克,格兰和刚刚救你的塔斯洛。”

“我叫娜娜子,谢谢你们。”

“对了,我这里刚好有件穿不了的衣服,尺寸应该适合你。”

格兰从系统中拿出一件紫色衣服递给了娜娜子。

“这件衣服你不是才买不久吗?”

吉瑞克记得清清楚楚,前不久成了这女人逛街的专用工具人。

“我看是上面不合适吧。”玛尔舍姆色眯眯地看着格兰。

“队长你够了,瞎掺合什么!”格兰掐住玛尔舍姆的脖子恶狠狠地说。

吉瑞克立马红了脸。

“那个,我说,人家看着了不好吧。”

李婉儿看着娜娜子一脸的莫名其妙,赶忙打断了她们。

“没关系,呵呵呵呵。”娜娜子打趣道。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塔斯洛问。

“不是,我可能忘记了自己不会游泳。”娜娜子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自杀,于是撒了个谎。

“额......好吧,天快黑了,你父母肯定会担心你的,赶快回去吧。”

娜娜子听完塔斯洛的话后就跑了。

五人不一会儿便进入了村庄。

“哇,果真名不虚传,一个小小的村庄,挨家挨户门前都有对石狮子,眼珠还镶着金。”玛尔舍姆一阵感叹,不过大家也很惊讶。

前面一群小孩追逐打闹着,一个不注意就撞到了格兰的腰。

“对不起,大姐姐。”

“没关系。”

小孩们继续追赶起来。

“小孩子个个都长得白白胖胖的,那得吃多好啊,不像我,一个大人整天吃的什么东西,本来就营养不良的我现如今骨瘦如柴,呜呜呜呜......”

“你还骨瘦如柴?”玛尔舍姆翻了个白眼给她。

“你看看玛尔舍姆吧,她才是该多吃饭的那个人,嘿嘿嘿嘿嘿。”吉瑞克看看格兰,再看看玛尔舍姆,笑得很贼。

“滚!”玛尔舍姆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五人在村子了逛了一会儿,看见前面有个台子,台上有两个人,下面围着许许多多的村民,不知道台上的两人在说些什么,他们则围上去也凑着热闹。

塔斯洛:“请问这两人谁啊?他们这是在干嘛啊?”

村民:“你不是本地人吧,这上面一男一女分别是我们的村长和有求必应的巫女。他们这是在净化恶灵呢。”

“净化恶灵?”塔斯洛一脸奇怪。

村民:“别说了,有人上去了。”

村长:“你最近是不是晚上睡不着,是不是经常看见什么东西在眼前一晃而过?”

上台村民:“是是是,村长请您帮帮我!”

那村民一下子跪在了村长面前。

“快起来,你不应该找我,而是该找我们这位有求必应的巫女,她可是带领咱村富起来的功臣啊!”

巫女:“请你把手伸进这盆水中。”

上台者:“好。”

巫女:“能感受到什么吗?”

上台者:“热热的,似乎有什么东西出来了。”

巫女:“快拿出来!”

巫女拿出一张纸放在水中,只见纸里冒出来一个恶灵。

上台者看见后,吓得坐在了地上:“救救我!”

台下村民一阵感叹。

巫女迅速把水泼向空中,然后一把火烧了那张纸。

“巫女巫女巫女!”大家看着恶灵消之殆尽,欢呼了起来。

“什么嘛,这骗术怎么这个世界也会有。”吉瑞克说完这句话,李婉儿也笑了起来。

于是吉瑞克上台,把刚才巫女做的事重复了一遍,也得到了同样的结果。

“你干什么!来人,把他给我扔下台去!”巫女心虚了,没想到竟然被一个外人识破。

吉瑞克:“你不会是因为我拆穿了你的把戏,心虚就发怒了吧!”

台上村民站起来突然说:“这可是我们村里最受人尊敬的巫女,你懂什么!滚下去!”

台下村民也跟着喊起来:“滚下去!滚下去!”

玛尔舍姆他们假装不认识吉瑞克想要开溜。

“大伙,他们几个跟这个男人是一伙的,大家快把他们也赶出去!”

终于摆脱了村民的纠缠。

五人停下来喘着气。

“吉瑞克你就不该管这事的。”玛尔舍姆瞥了一眼吉瑞克。

“我只是不想他们继续被骗嘛。”

李婉儿:“好啦好啦,我们还是找个地方把今晚过了吧,不知道还有没有人愿意收留我们,太阳快下山了。”

转眼间,天黑了。

幸好村头一家老人收留了他们。

玛尔舍姆:“老伯,我想问问你们这里没有金矿,为什么还能靠出口金矿?”

老伯放下手中的活,坐在大家的面前回忆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