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三嘴都肿了,这下可长记性了吧(1 / 2)

“可恶,一群混蛋,钥匙全是假的,一群弱鸡敢骗我!”

布莱薇把抢来的钥匙重重地摔在地上,对着肖天他们骂智勇团的不是。

肖天:“恕我多言,我看他们当时也不知道这些钥匙是假的。”

“住嘴!难道你想说我们王宫里有奸细,故意放出假消息,就为了让我们白跑一趟,打个架吗?”布莱薇给了肖天一巴掌。

白魔走到肖天的面前狠狠地捏住他的肩膀揶揄说:“怎么能让你一个外人来承担这些呢,是吧,肖天。”

肖天干脆地吐出了口中的血,用大拇指擦擦嘴角,笑笑不说话。

白魔转过身看向布莱薇:“队长,我想这小子说的应该没错,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猫腻,至于为什么放出假消息给我们,那不得而知,不过我们现在至少知道这件事后,以后的行动也会小心很多。”

布莱薇拍拍白魔的脸说:“这一点我比谁都清楚,不用你告诉我,呵呵。”

布莱薇说完就离开了。

“可恶,当初如果不是你耍花样,这队长就得我来当!”

白魔握紧双拳,整张脸变得铁青,也离开了。

“这两人何必呢,队长不过就是一称呼,有什么好挣的,幼稚。”亚巴斯挥挥手叫上卢卡斯一起走。

这时一旁的肖天开口了:“如果让你来当,你恐怕比谁都愿意吧,呵呵。”

“你小子找死是吗!”亚巴斯已经拿出武器,冲肖天这句话就想杀掉他。

“亚巴斯算了算了!别跟人类计较,听说他们逼急了什么都做得出来,小心逼急了连我们都要背叛。我可不想因为这破事被布莱薇抓住我们的把柄,走吧。”卢卡斯使出浑身力气拉住面前这个大块头劝导。

“小子,算你走运!”亚巴斯收起武器攀上卢卡斯的肩膀接着说:“我们去喝酒!”

等他俩离开后,肖天嗔笑:“你们不也是一群工具人,还真是让人觉得又好笑又可悲呢。要是我,我肯定会说是,以后这队长,还不一定是谁来当。”

智勇宫这边可热闹了。

“这戒指应该给我这个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气宇轩昂、高洁傲岸的美男子来戴。”吉瑞克过于吹嘘自己,大家哄堂大笑。

“得了吧,就你那德性,我看你是尖嘴猴腮,胡诌乱傍,还美男子,笑死个人。”格兰觉得实在太好笑了,对着桌子一顿乱捶。

“够了吧,有那么好笑吗?”

吉瑞克立马拿出镜子照了照自己的脸接着说:“我这脸蛋可真迷人啊,每天都是被自己帅醒的。”

李婉儿笑得差点喷出来。

“好啦好啦严肃点,这戒指不是谁想戴就能戴的啊,跟婉儿手中的那枚戒指一样,它也会挑选自己的主人,不然你强塞上去也发挥不了它的作用,顶多就是一装饰品。”玛尔舍姆压压手掌,让大家停止对吉瑞克的嘲笑。

“塔斯洛要不你也来试试?”吉瑞克把戒指给了塔斯洛。

“看来它也没有选择你。”玛尔舍姆摇摇头。

“大家饿了吧,快上桌吧。”小三偷听到大家的对话后,假装刚从厨房里出来。

“小三,你怎么有点萎靡不振的呢?是昨晚没休息好吗?”李婉儿看出桌子对面正在摆放食物的小三脸色不太好。

“对,昨晚打老鼠去了,所以一晚都没睡好。”小三眼睛一转便糊弄了过去。

“老鼠!”吉瑞克一下子跳上了饭桌,食物散了一地,目光一直投向自己的脚边,还不停地跺着脚。

“老鼠爬到你背后了。”格兰看他反应这么大,就想逗逗他。

吉瑞克听见格兰说的话后动作更加大了起来,一不小心踩到了一块水果,眼看就要头朝地了。

“完了!”吉瑞克心想从桌子上摔下去的话自己的帅脸就毁了,于是用尽力气朝着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人倒去。

“真的好舒服啊,就像是躺在棉花上,啊。”吉瑞克幸福地眯起了眼睛。

“真的很舒服?”玛尔舍姆已经准备好了拳头,却用最温柔的语气问胸前的吉瑞克。

“真的,就像在天堂一样!”吉瑞克不知道自己已经处在鬼门关边缘,还一个劲儿的享受着。

“那我马上送你去真正的天堂吧!”

吉瑞克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从房顶飞了出去。

“为什么有点冷?”吉瑞克睁开眼,还跟身边飞过的鸟儿打了招呼。

“什么!”吉瑞克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忽然一物体重重地摔在了大厅外,大家只听见‘砰’的一声,然后开始为吉瑞克默哀起来。

“大家吃饭吧。”

玛尔舍姆拿起手中的面包完全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

李婉儿端着盘子,想让小三再给大家盛点食物,看大厅没人,于是来到了后院的厨房发现也没人。

“算了我还是自己来吧。”

小三在他们调戏吉瑞克的时候,早就偷溜出了智勇宫。

小三来到王宫,找到了正在蛇宴享受杀人乐趣的宫主。

宫主闭着眼就能知道身后的是小三,于是说:“你来了啊,你听听这声音是多么的美妙。”

宫主还随着声音舞动着双手。

小三并不觉得这群人的惨叫声美妙。

“宫主,找到另外一枚戒指的下落了。”

“哦?说来听听。”宫主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让侍卫停止再放人到蛇宴中,因为声音太大他怕错过什么。

“我回到智勇宫的时候就偷听到他们的对话,我也看见戒指的确在他们手里,因为玛尔舍姆亲自保管,我没办法下手。不过的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