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电的夜晚最适合讲鬼故事(1 / 1)

“大陆上分很多地域,当然这片大海也分很多海域,每一个岛屿就为一个海域。齐而斯岛为齐而斯海域,在临近齐而斯海域的其中一个地方,有一个叫老人岛的岛屿国,不是因为那里的老人很多才被叫做老人岛,而是因为这个岛屿国的国王有一个女儿,为了安抚自己的女儿才改的国名。传说这个公主在视察民情时,因为有个地位微贱面容极其丑陋的女人,觊觎公主的身份与美貌,尤其想得到公主那与生俱来的美貌,于是趁公主不注意给她下了一种古老的魔咒,国王几乎找遍了全世界的奇能异士,也没有人能够解开公主身上的魔咒。而这个女人最后逃之夭夭,据说专门会骗一些年轻貌美的女人,将她的美貌占为己有。婉儿,我看你有点危险啊。”

因为海风的关系,齐而斯岛断了电,而玛尔舍姆把大家集中在了一楼大厅,众人围坐在蜡烛面前讲起了恐怖故事。

吉瑞克看见李婉儿有些花容失色,于是拆玛尔舍姆的台说:“那也是十年前的事了,更何况几十年前她都六十多岁了,即使她再厉害,现在也就是个身体虚弱行动缓慢年龄更大的老太婆,而且齐而斯岛最近才从海底冒出来,我想并不能威胁到李婉儿吧。”

玛尔舍姆本想逗逗李婉儿的没想到就这样被吉瑞克拆穿:“吉瑞克你别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格兰突然喘起粗气,睁大了眼睛,她看看周围再看着大家,一脸的惊恐沙哑着喉咙,说:“就在几年前,我和玛尔舍姆在夜里一起执行任务,在我们分开行动的时候,我亲眼看见一个女人从我的面前经过,佝偻着背,奇丑无比甚至可以说是一张让人心生恐惧的脸。我看见她默默地进了一个巷子,不一会儿就在巷子里传出一个女人的惨叫声,一股血腥味飘了出来,我连忙跑过去一看,墙上地上全被溅上了鲜血,前方还有因为踩到血而留下的脚印。而我面前的血泊里正躺着一个身体年轻,面部却是六七十岁的女人,她用尽最后力气指着巷子的尽头,而我顺着方向看见了刚才从我身边经过那个女人,就在我一眨眼的功夫便不见了踪影。回到宫殿后,我一直不敢出房门,玛尔舍姆也能证明。”

玛尔舍姆很配合格兰:“对呀,直到第二天出了太阳她才敢出房门。”

塔斯洛害怕地流着冷汗,李婉儿也很害怕,但是她更想安抚塔斯洛,于是李婉儿抱住了塔斯洛说:“别怕,大家都会保护我们的。”

吉瑞克这时微微笑了起来:“你俩都不看通报的吗?因为在你俩到那个地方之前,推猪血的小哥已经进了巷子里,再加上巷子里的灯光太弱,小哥又着急处理完猪血好回家,不小心撞倒了那个女人,因为人家常年锻炼加上自己的魔法属性所以身体还保持着年轻的状态,至于你说人家老,人家已经五六十岁了能不老吗。”

格兰:“那一眨眼就消失的女人怎么解释?”

面前的蜡烛快燃尽了,塔斯洛又重新点燃了其他的蜡烛,整个大厅顿时又亮了起来,墙上映着每个人巨大的影子,影子随着火焰不断的变化而变化着。

吉瑞克换了个姿势,用快燃尽的蜡烛上残留着的蜡油,在地上画出巷子结构图,说:“当时你听见惨叫声后,因为小哥本来速度就快,加上撞了人心里一慌迅速逃离了巷子,而你看完现场情况,加上女人用尽力气指向巷子另一边时,已经过了好一会儿了,而且巷子那么短,当你抬头看的时候那女人早就拐弯走了。”

李婉儿和塔斯洛听完稍稍放松了下来。

因为停电,大家兴致都挺高的。

接下来轮到吉瑞克了。

“你俩既然那么八卦这个公主,那我也来说说我听见的版本。”

玛尔舍姆和格兰连忙挪挪位置向吉瑞克靠拢,非常期待。

吉瑞克这时清清喉咙,微微向前倾说:“据说这个公主出生前其实很丑,国王曾因为公主的样貌抑郁了一段时间,甚至连公主的诞生都不想公诸于世。因为公主样貌丑陋,一直待在房间里从未出过门,除了父母,没有一个人见过她的真面目,有些下人偶尔会看见公主戴着面具,趴在窗前看着外面的孩子玩耍,只要有孩子望向她,她就会立马躲起来。后来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个巫师,说公主得的是病,需要一种独特的药引子做成药水,只要公主服下就能永远保持美丽。不知道什么原因,国王没有答应然后把他赶出了宫。某一天公主的病突然好了,奇怪的是每一年的同一天就会莫名有人暴尸在荒郊野外,更奇怪的是死的都是样貌极好的一家人,最让人想不通的就是家里都是生的女儿,女儿全被割掉了脸。后来公主怎样你们也知道了。”

格兰和玛尔舍姆有些犯恶心。

李婉儿:“该我了,我就给大家讲讲我在书中看过的恐怖故事吧。主人公叫做小雅,她在一栋老式公寓租了一间房子,某天晚上,她又被楼上弹珠落地的声音吵醒,她心想自己已经好几天被半夜吵醒,实在受不了了,于是她来到了楼上那家住户的门前,气呼呼地敲了敲门,不一会儿,是一个小男孩开了门,那个男孩问小雅什么事,小雅看他是小孩子不好讲理,于是就问他大人在家没有,小男孩回答爸爸妈妈在加班没有回家,小雅心想等大人回家了再打算理论,于是吓唬小男孩,说如果小男孩再玩弹珠就打他屁股,没想到小男孩死不承认说自己没有玩弹珠,小雅因为实在太困了就没有再纠缠下去,于是小雅下楼回到了床上,不一会儿,楼上再一次想起了弹珠落地的声音,这次可把小雅急坏了,她冲到小男孩家门前,把小男孩叫了出来,强忍着愤怒说让小男孩别再玩弹珠了,小男孩还是不承认自己在玩弹珠,而是说听见楼上有弹珠落地的声音是因为有鬼在敲门,小雅心想这孩子鬼片看多了,小男孩知道小雅还不信,于是说姐姐不信的话可以进屋看看到底有没有弹珠。小雅心想把他弹珠没收了他就玩不成了,便随他进了屋,来到小男孩的卧室,看见到处都乱糟糟的,于是小雅看不下去就帮他收拾起屋子来,突然背后响起物体落地的声音,小雅心想终于逮到小男孩了,看他怎么解释,转过身说:‘还骗我没有弹珠?’只见小雅突然坐倒在地,眼前的小男孩脸上全是血,小男孩走到小雅的身旁说:‘姐姐,最近眼珠不怎么听话,总是喜欢掉出来,而且那是我在敲你的门啊。’随着一声尖叫,小雅已经被小男孩吃掉了,最后小男孩还说了一句:‘下一个甜点在哪里。’啊啊啊啊!”

李婉儿讲完故意大叫起来,吓得格兰,玛尔舍姆和塔斯洛一直尖叫,李婉儿看着他们这样被逗笑了。

吉瑞克一脸冷静,因为他知道科学是可以解释这现象的。

塔斯洛吓得根本讲不出话来,就在大家想要继续听恐怖故事的时候,齐而斯岛来电了,智勇宫整个大厅都亮了起来。塔斯洛缓缓舒了一口气。

玛尔舍姆:“下次你第一个讲。”

格兰:“别,我可不希望有下一次。”

格兰听了李婉儿说的恐怖故事后双脚一直不听话地打着颤。

格兰看着李婉儿:“婉儿,晚上我跟你睡吧。”

李婉儿笑着答应了。

玛尔舍姆有些瞧不起格兰说:“格兰你胆子怎么那么小啊。”

吉瑞克表示自己住三楼就是顶楼,不怕什么弹珠。

夜里,李婉儿房间。

格兰:“玛尔舍姆你别挤我。”

李婉儿:“干脆我把他俩叫下来好了。”

李婉儿说完就想下床,被玛尔舍姆拦了下来。

“不行,被他们看见了岂不是要笑话我!”

李婉儿有些无语,她还是下了床。

玛尔舍姆:“你去哪里!”

李婉儿:“我打地铺,太挤了。”

玛尔舍姆:“不好意思,我......”

李婉儿:“是我不该讲这个故事的,快睡吧。”

只有李婉儿一个人顶着黑眼圈出了房门,没想到的是玛尔舍姆早已经对格兰的呼噜声免疫了,睡得可好了。

李婉儿看见大厅内占着一只白色鸽子,立马明白勇士传来了信,她下楼连忙取下信件,打开一看,这次出任务的地方竟然就是昨晚玛尔舍姆提到的老人岛。有个犯人在押送的路上逃掉了,有人发现他已经进了老人岛的区域,因为不光涉及到政治问题,还有领土问题等等,不便再追上去,刚好齐而斯海域临近老人岛海域,于是决定排智勇团捉拿逃犯。

李婉儿站在大厅中央大声喊着:“有任务了。”

这时吉瑞克和塔斯洛睡眼惺忪地打开房门,望向李婉儿。

玛尔舍姆来到她身边拿过信件放进了腰间说:“大家洗漱完后就在这里集合。”

“是!”

十分钟后,大家集合在一起。

“因为追捕逃犯,时间拖不得,我们马上出发。到了老人岛尽量不要打扰到当地的人民,至于逃犯我们务必抓紧时间捉拿。”

“是!”

大家整装待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