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把钥匙(1 / 2)

五人走进街道,除了风吹草动,乌鸦鸣叫,只剩下房门紧闭。

玛尔舍姆:“吉瑞克,你去前面看看。”

吉瑞克听完便去了前方,大家警惕地看着四周,并没发现什么,突然大家听见婉摔碎的声音,大家朝着声源处看去,得知是一家店铺里发出的,塔斯洛来到商铺面前敲了敲门,过了好一会儿,没有动静,于是玛尔舍姆一脚踢开了门,看见一个满身是血的男人倒在地上,闭着眼,嘴里一直小声地说着什么,塔斯洛趴在他的面前认真地听着,摇摇头表示听不清楚。然后塔斯洛把他扶了起来,李婉儿用治疗术为他疗伤。

李婉儿:“大概一会儿就会醒来。奇怪的是这人留了这么多血,身上这么多伤痕,却只是一些皮外伤,而且身体也异于常人。”

这时吉瑞克已经从前方回到他们身旁说:“前面也没有什么发现,人们都躲在家中不愿意出来,所以我也问不到什么消息。”

玛尔舍姆:“好,知道了。”

格兰:“我到楼上看了看,这家原来是个旅馆,上面房间全空着呢,要不今晚就住这里吧。”

玛尔舍姆:“看来只有这样了。”

李婉儿:“你醒了,真是太好了。”

众人纷纷看向这个男人。

玛尔舍姆:“我们是智勇团的,我叫玛尔舍姆,是团队队长。”

那个男人:“你们好,我叫布莱拉,这里是?”

那个男人看了看四周根本问。

吉瑞克:“看来他并不是这家店的老板。”

玛尔舍姆:“今晚你就先在这里住一晚吧,其他的以后再说。”

布莱拉感激地说:“好,真是太感谢你们了。”

玛尔舍姆伸出手拉他起来然后微笑着说:“这是我们该做的。”

吉瑞克还是第一次看见玛尔舍姆拉一个男人的手,心里有些不舒服,自己一个人上了楼,玛尔舍姆看着一声不响就上楼的吉瑞克,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玛尔舍姆:“喂,吉瑞克你不饿吗?”

吉瑞克没有停下脚步,心里却一直想着玛尔舍姆再挽留一次他就答应,没想到的是玛尔舍姆没有再理他,他选了一间最里面的房间,郁闷地关上了门,靠在门上抽了自己一巴掌说:“我怎么就走了呢,呜呜呜......”此时就像个孩子一样流下了后悔的眼泪。

楼下的玛尔舍姆以为吉瑞克是累了想要休息,就没有打算再叫住他。

一旁的李婉儿觉得这两人才是最莫名其妙的怪。

玛尔舍姆:“我们还是出去碰碰运气吧,说不一定会找到东西吃。”

结果,一行人只带回来了一堆水果,还是别的商铺没来得及收回捡来的。

玛尔舍姆看着桌上的一堆水果说:“你们分了吧,我先上去了。”

她随手挑了几个水果上了楼。

李婉儿:“喏,塔斯洛给你。”

李婉儿削好苹果递给了塔斯洛。

塔斯洛脸红了脸,接过苹果说了声谢谢。

李婉儿:“格兰,你怎么不吃啊。”

格兰有些不高兴:“我想吃肉。”

李婉儿笑了笑说:“不吃的话夜晚就会饿,饿了就会睡不着,睡不着就会掉发,掉发还好,成了秃子可就不好搭讪帅哥了哦,说不准哪天就能遇见自己的白马王子了哦,却发现自己......”

格兰立马拿起面前的水果吃了起来。

此时吉瑞克的房间里。

玛尔舍姆:“我们只找到了这些,嘿嘿嘿,饿了吧。”

吉瑞克从床上翻身而起,坐在玛尔舍姆的对面说:“现在这个情况猜也猜得到你们是从别人家捡来的吧。”

玛尔舍姆:“只是人家没有来得及收,我们可是在摊上留了钱的。”

吉瑞克拿起面前的一个苹果啃了起来。

玛尔舍姆看见他吞了下去才反应过来,小声地念着“还没洗呢。”

吉瑞克看见玛尔舍姆手中的小刀说:“没关系,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玛尔舍姆看他这样轻轻地骂了一句:“傻子。”

吉瑞克:“你没吃吧。”

吉瑞克给玛尔舍姆递了一串葡萄。

玛尔舍姆看着他手中的葡萄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也没有洗。”

吉瑞克:“没洗你给我拿来干嘛?想谋害我啊。”

玛尔舍姆听他这一说有点来气,大声回他:“不吃就算了,你还嫌......”

吉瑞克在她噼里啪啦说个不停的时候,已经剥好了一颗葡萄,趁她一个不注意送进了她的嘴里,玛尔舍姆很配合地吞了下去。

“真甜。”

这时塔斯洛推门而入看见了眼前两人的动作,有些尴尬地关上了门。

玛尔舍姆的脸顿时红了一大片。

好家伙,吉瑞克又开始犯病了,看着她笑了起来:“你脸红得像猴子屁股,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哈。”

“去死。”玛尔舍姆把剩下的葡萄拍碎在他的脸上气冲冲地走了。

等玛尔舍姆走出去后,他便给了自己一耳光说:“是不是傻?”

玛尔舍姆来到塔斯洛的房间,刚好格兰和李婉儿也在,不过他们三个人好像在说什么笑话,看着她进来更加笑得欢了。

玛尔舍姆:“你们笑什么呢。”

格兰:“没什么没什么。”

李婉儿:“吃瓜呢。”

玛尔舍姆:“哪来的瓜?”

格兰和塔斯洛也很疑惑看向李婉儿。

李婉儿意识到他们根本不知道人类世界的网络用语:“没瓜,没什么,嘿嘿嘿。”

玛尔舍姆问:“塔斯洛刚才找我什么事?”

这时大家的表情立马严肃起来。

塔斯洛:“刚才找你是想跟你说布莱拉先生不见了。”

玛尔舍姆一惊,然后镇定下来接着听。

李婉儿:“我去他房间看过,没有发现打斗的痕迹,也没有其他可疑的地方,应该是有什么急事不辞而别了吧。他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我想不会出什么事的。”

玛尔舍姆:“但愿吧。”

玛尔舍姆突然反应过来指着塔斯洛说:“是不是你说了我什么坏话。”

塔斯洛一脸地无辜。

李婉儿突然笑了起来,说:“也就喂了一颗葡萄而已,干嘛发那么大脾气?难道还不满足?”

“婉儿,你!”玛尔舍姆舍不得对李婉儿发脾气,继而把气都转移到了塔斯洛的身上。

“塔斯洛你给我等着!看我不收拾你。”

塔斯洛就跟脚底抹了油一样,在房间里蹿得飞快,躲在外面的吉瑞克低着头,嘴角上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