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把钥匙(1 / 2)

“玛尔舍姆,我们到底去哪里啊?”李婉儿问。

“就是这里。”她拿出地图,李婉儿顺着她指的地方看去。

“一个鸟不拉屎,人迹罕至的深山里。”格兰插上话脸上显得有些不乐意。

“也没那么糟糕啊。”玛尔舍姆笑着说,格兰则在一旁翻着白眼。

渐渐地,太阳就快落山了。

玛尔舍姆一行人来到大雪山,经过了一片树林,即使全是光秃秃的树干,在白雪的称托下也显得格外的有意境。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许多小动物,李婉儿看着小动物们东窜西跳好不安分,动物们的焦躁不安与过分安静的大雪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此时格兰他们正在和小动物们互动着,却不知道即将来临的危险。

李婉儿突然想起了在人类世界地理老师所讲的知识,背后一凉说:“大家快找个能躲的地方,暴风雪快来了!”

“什么?”格兰不相信。

“我们大概还有多少时间?”玛尔舍姆有些着急。

“尽量在太阳落山之前找户人家。”

“这雪的深度都快到我大腿了,行动又不方便,而且还是这种深山,怎么可能会有人住啊。”格兰看着天边就快消失的太阳和陷在雪里的双腿,急得差点哭了出来。

“别急,我们先去前面看看。”李婉儿安慰着格兰,但是她也没有办法只有向前走去。

吉瑞克上前扶着有些害怕的格兰,塔斯洛则是听李婉儿的话扶着玛尔舍姆。她一个人走在前面,看着天边马上就要消失的太阳心中难免害怕起来,在她觉得不得不再另想办法时,她看见远处突然冒起了一缕烟,她意识到希望就在眼前,没猜错的话就是一户人家正打算做晚饭。

“大伙,我找到了!”李婉儿转过身才发现大家已经落后于自己太多。

她折了回去来到他们面前说:“前面就有一户人家,说不定我们还能吃上一顿暖呼呼的晚饭。”

“真的吗?”格兰说话变得有些吃力。

“真的。”

李婉儿绕到格兰的另一旁,与吉瑞克一起扶着她向前走。

终于,就在太阳消失的那一刻,五人来到了那户人家的房前,李婉儿上前。

“您好,我们遇到一些麻烦需要借宿一晚,请问方便吗?”李婉儿敲了敲木门。

过了一会儿,是一位中年妇女开的门。

“你们是?”

“您好,我们是智勇团的,我推断马上暴风雪就会来临,所以我们......”

“快进来快进来。”

中年妇女边说边把他们拉进了屋子。

“你说你们是什么智勇团的?是干什么的啊?”

中年妇女推了推眼镜然后给他们每人都倒了一杯热茶。

“你没有听过我们的名号?”格兰一脸的震惊,她从进屋后就变得有精神起来。

“格兰不得无理!”玛尔舍姆小声训斥了格兰然后接着说:“我叫玛尔舍姆,是这个团的老大,他们分别是李婉儿,吉瑞克,格兰和塔斯洛,请问老人家您贵姓啊?”

“就叫我理莎夫人吧,我家老头子叫查,因为我们常年生活在这个深山里,所以很多事都不知道。这个死老头怎么还没有回来?”她看了看锅里快熟了的饭说。

理莎夫人一边抱怨一边拿出点心,然后看向李婉儿说:“你刚才说因为什么而借宿的?我这记性不好,爱忘事,不好意思啊。”

“我推测暴风雪马上就会来临。”

“什么?如果真的暴风雪来了,那不是就......糟糕,我家老头子还没有回来,不行我要出去找他!”说完就起身想要开门。

“先不要出去。”李婉儿拉住了理莎夫人然后接着说:“请问查先生一般会去哪里,然后去干什么?”

“我想想啊,就是房子后面的那座山,今天他出门前说是想摘点鲜花回来,摆在家里就会有春天的感觉。”

“这大冬天怎么会有鲜花?”李婉儿很好奇。

“你不知道,这还是一个月前的事了。一天下午,他和往常一样在晚饭之前就结束了手中的活,就在他走在回家的路上,看见了一只蝴蝶,雪地里竟然还会有活生生的蝴蝶,当然换谁都会好奇,他跟了上去,因为一直盯着蝴蝶没有看脚下的路,不小心一个跟斗摔下了山,等他醒来时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山洞里,据他说山洞里到处开满了鲜花,许许多多的动物们和谐地生活在一起,墙壁上还有着许许多多的宝石,向前走了一会儿,他正要再深探时,被一群动物拦住了去路,没办法他只有......”

此时屋外的风把门吹得一直响个不停,打断了理莎夫人的话。

“不好,我们必须快点找到查先生。”李婉儿看着窗外的雪逐渐下大了起来,雪地里大树的树枝也被风打得稀烂。

“理莎夫人,您留在家里,我们去找您的丈夫。”玛尔舍姆挡在想要出去的理莎夫人的面前说。

“不行,我怎么能让你们去冒险。”

“您刚不是问我们智勇团是干什么的吗,现在就告诉您,其中帮助弱小也是我们智勇团与生俱来的天职。您就让我们这些勇者去做该做的事吧!”吉瑞克说的这番话激励了大家。

“好吧。”理莎夫人停下了脚上的动作。

李婉儿一行人来到了理莎夫人之前告知她先生摔下去的地方,就在大家想要跳下去时,他们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

“等等我,你们是勇者,而我是他的妻子!”理莎夫人不顾危险追上了李婉儿一行人。

“我的丈夫还等着我呢。”

理莎夫人从容的笑容,让大家更加确信了勇者这条路方向的正确性与坚定性。

“理莎夫人准备好了吗?”

“嗯!”

然后大家一起跳了下去。

就如理莎夫人说的那样,他们来到了查先生口中所说的地方。一个装满了整个春天的洞,满是鲜花蝴蝶,动物你追我赶好不快活,与刚刚的白雪皑皑相比,简直天差地别不可思议。李婉儿无意识地拍了拍塔斯洛满身的雪,这个细节被塔斯洛记在了心底,脸微微泛着红。玛尔舍姆摸了摸墙壁上的宝石。

“像我这种阅石无数的人都没见过如此美的宝石,如果拿回去卖掉肯定能赚很多钱。”说完就拿出袋子准备装。

吉瑞克一阵无语,拉起玛尔舍姆往洞口末端走,玛尔舍姆看着离自己远去的宝石一阵心痛。

“喏,给你。”吉瑞克知道玛尔舍姆平时喜欢一些珠宝,早在她之前就从墙壁上扒了一颗。

“你。”玛尔舍姆看着吉瑞克。

“不用谢我。”吉瑞克不知为何心里有些开心。

“谢你个大头鬼啊,就拿了一颗。”

“不要就算了。”说完吉瑞克把玛尔舍姆手中的宝石抢了回去。

“坏蛋!”玛尔舍姆一路上再也没有理过吉瑞克。

李婉儿一行人在山洞里除了看见一些稀有的花草、动物之外,没有发现理莎夫人的丈夫。

“小心!”

吉瑞克感觉前面似乎有什么不对劲,叫停了走在前面的李婉儿和塔斯洛。

“怎么了?”李婉儿转过身问。

“你仔细看地上。”

“是一个圆形的符号,好像是一种魔法阵。”李婉儿感觉自己见过,但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说的没错。我曾经在书上见过这种,一种诅咒型魔法阵,一旦有人踩上去,就会中招,因为这种魔法阵不像物理攻击那样,会让人感受到实实在在的疼,所以一般中招的人都是很晚才会发现,错失了最佳解除时间,进而造成无法挽救的结果。”

“这是我丈夫的脚印。”理莎夫人就不远处的魔法阵旁发现了自己丈夫的脚印。

“我们需要快点找到查先生。”吉瑞克看着未知的前方说道。

“理莎夫人您千万别急,您先生肯定不会有事的。”李婉儿上前安慰。

“只要尽快找到查先生,我们就能解除,请您一定要相信我们,相信自己的丈夫。”吉瑞克来到理莎夫人面前,用坚定的眼神看着她。

“嗯!谢谢你们。”理莎夫人心情变得好了一点。

“这种诅咒型魔法阵一个一个地解开不但耗体力还费时间,所以我们只要不踩到它们就没事,大家千万小心。”吉瑞克在前面带领着大家。

很快大家通过了。

“我想并没有这么容易,刚才的肯定是一些开胃小菜。”吉瑞克停下了脚步。

突然他们前面响起了奇怪的脚步声,吉瑞克以为会有危险,已经准备好发动魔法时,发现竟是一只可爱的兔子。

“什么嘛,我以为是什么恐怖的东西呢。”格兰抱起眼前的兔子放在怀里笑了起来。

“小心。”李婉儿一下子就打掉了她怀里的兔子。

“婉儿,你干嘛啊?”格兰很疑惑。

“你看。”李婉儿指着那只兔子。

只见刚才还是温柔的兔子,转眼间变成了可怕的魔怪。

格兰吓得躲在了李婉儿的身后。

“你们退后,我来收拾它。”吉瑞克跃跃欲试。

吉瑞克等着众人退到完全区,那只魔怪趁吉瑞克不注意一下子咬住了他的胳膊,原来它不光咬人,还要吸血。

“可恶。”吉瑞克一脚踢开了那只魔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