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逆行的门将(1 / 2)

孙刚回到替补席上,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只是捡起他的外套,披在肩膀,然后独自走出了球场。

孙刚的背影给球迷留下了无尽的萧瑟,那些坐在看台上吃着瓜子聊着天上下嘴唇一张就谈人是非的球迷是无论如何都体会不到一个兢兢业业的守门员在球场上承受的压力的。

尤其是在这种你死我活的生死之战,球队整体低迷,陷入死守窘境、看不到任何希望的时候。

可以说,孙刚上半场的表现已经算得上是超常发挥了。

中田英寿的远射虽然有威胁,但是无一例外全都被中田拒之门外。

无论日本队攻得多猛多巧妙,国奥队还是未丢一球。

甚至直到孙刚红牌离场,场上的比分也依旧是0比0。

只可惜,孙刚并没有像他的名字一样坚固刚勇,在最后一刻,他选择了用一种特殊的方式获得了解脱。

这并不能怪他!

这是人类的本能。

否者也许会像德国的恩克一样,在马耶尔、舒马赫、狮王卡恩和疯子莱曼的光环以及伤病的影响下,这名曾经的天才,最后因为抑郁症而选择了自杀,离开了足球场,也离开了人世。

走进球员通道的孙刚消失在镜头中,场边的摄像师则一直捕捉着国奥教练组的镜头。

当孙刚被出示红牌时,所有教练员都站了起来,齐齐地伸着脖子张望着场上的动静。确认裁判的判罚已经无法更改后,拉德第一个转过身,看向教练席上站起身,脱掉外套的欧楚良。

“欧,你...”

“教练,该我上场了。”欧楚良淡然道。

“小欧,不行,你不能上场!”古命长下意识拒绝,“许副主席说过,就算不能出线也不能让你...”

“让我首发是么?”欧楚良微微一笑,“许副主席说我不能首发,但没说我不能替补啊!”

“你,你,这,这...”古命长一时间被欧楚良噎得说不出话来。

他没想到欧楚良这时竟然玩起了文字游戏,也没想到此刻自己心底,竟然也不想反驳。

“小欧,你别犟,教练和主席是为了你好。你身上还带着伤,不能出场。”赵教练这时站起身,“让孙坚军去守门吧,正好还不用浪费换人名额。”

“赵教练,我认为国奥需要一个专业的守门员!”欧楚良摇着头道,“而我恰恰是这样的队员。在球队这种危机时刻,我没办法继续坐在板凳上干看着,请允许我出场。”

“好了,拉德先生,我们要抓紧时间,你有什么要提醒的吗?”

欧楚良说完便直接来到拉德身边,站在他身旁望着球场。

见欧楚良意已决,拉德也不再犹豫,直接指着14号中田英寿道:“欧,你需要限制住他。”

“还有呢?”

“组织进攻。”

“好的,我知道了。”欧楚良点了点头,和换下来的15号周狞抱了抱,端着拳头跑进了球场。

拉德提了两个极其过分的要求,就像买东西的时候卖家第一次报价都是狮子大开口一样,等着买家坐地还钱。

限制对方前腰球员,是后卫和后腰的事;组织进攻,更是中场的事。

两件事都不是守门员的任务,却偏偏将这两项重任“压”在欧楚良肩膀。

但欧楚良却全都应了下来,没有丝毫犹豫。

在别人顶不住压力弃权时,他却将更多的压力抗在自己肩头,逆行而上。

看着欧楚良孤傲的背影,就连翻译助教都忍不住凑到拉德身边说道:“拉德先生,您不觉得这样的要求对一个不到20岁的孩子来说有些过分么?更何况他还是个守门员,他能守住球门就已经是一件幸事了...”

“斯拉夫,我只能这么做。而且,你太小看他了。欧的身体里有着远超乎你想象的能量,我相信他能做到的。”

不同于拉德对欧楚良有一种“盲目”的自信,古命长急忙跑到看台下方,朝许副主席的方向望去。

许副主席站起身冲着古命长挥了挥手,示意他已经知道此事。

古命长踮着脚有些心虚的回到教练席,不知道许副主席内心的想法。

“唉!成败在此一举了!成了,就落两句批评;要是没成,恐怕我这个国奥助教干到头咯!”

孙刚下场后,球场上已经乱成一团。

杨辰和谢辉还在和裁判周旋,而一些聪明的日本队员则开始聚拢在一起,讨论由谁来主罚。

“中田君,这个点球是你创造的,就由你来踢吧!”7号队长前园真圣毫不犹豫地让出了点求权。

“是啊,这个点球由中田君主罚再适合不过了,我也赞同!”前锋城彰二也点了点头。

见前两个点球顺位人都主动弃权,中田英寿也不禁豪气冲天起来。

“既然前园君和城彰君都这么说了,那么这个点球就由我来主罚。”中田英寿大手一挥,“如果罚不进,我中田就剖腹谢罪。”

“哈哈哈哈哈哈,中田君,你可真会开玩笑。”其它队员们都笑了起来,他们既不认为中田英寿会罚丢点球,也不认为中田会真的剖腹。

比赛踢到这个地步,国奥基本已经成了盆里的面团,是切是揉都得看别人心情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