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职场新贵 > 章节内容

目录

第二百六十七章 可怕(1 / 2)

辛祥已经知道钱小峰一切情况,他坐在沙发上一直在大口抽着雪茄。他不是傻子,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这是江月的手笔,但他清楚这件事一定是江月做的。

钱小峰已经陷入万覆不劫,想想这事他都感到后怕。如果不是自己及时从里面抽身,说不定这件事情就会涉及到自己。

江月要是想打击报复自己也不是没有办法,混到今天这地步身上也不是很干净。虽然不至于被江月送进大牢,但自己这些年在钦州积攒的人脉和财富说不定就会散尽。

现在他才真正领略到江月的可怕,这家伙手段还真是层出不穷。钦州也有不少地头蛇但没一个人让他害怕过,但江月这个外来户确实让他感到怕了。

他终于明白跟江月只能做朋友绝对不能做敌人,原来心里还有一些小心思和小算盘,现在全部被他抛弃。他没有那魄力和勇气去跟江月玩心眼,一旦被他识破自己也会被啃的只剩下骨头。

想到这里他立即打电话开始安排,他现在要抓紧把奇酒在钦州给推广开。他要向江月递上投名状,让自己成为江月亲密战友。

对于辛祥这种大人物,想把三千万白酒消耗出去根本就不是问题。

十一点,钱云峰给辛祥打来电话,在电话里他竟然哭了。

“大侄子,我现在实在是走投无路你再帮我一把,想办法把小峰给捞出来。”

“钱叔,现在是什么局面难道你还不清楚吗?我觉得别说你找我,你就是找到再硬关系也不可能把小峰给捞出来,这事我肯定没那能力。”

“大侄子,你觉得这事是谁做的,他怎么能收集到这么多证据?我怀疑是江月做的,只有他跟小峰有这么大仇恨。”

“钱叔,话可不能这么说。你看到网上那些东西都没提到小峰打江月的事情,就连他捅伤季腾的事情都没有人炒作。如果是江月做的他会忽视这两点吗?现在好不容易才平息他那边怒火,有些话你在外面就不要去乱说,没有证据的事去说它有什么意义?再说了就是他做的你又能如何,难不成你想把自己也折腾进去?”

辛祥后面的话口气就变的严厉起来,这是善意的提醒。自己都不是江月对手,何况他钱云峰?

他现在倒是有点同情钱云峰,花了一点五亿还自己主动把儿子给送进去,现在他的心情可想而知。

“大侄子,现在小峰即使出不来,你能不能找找关系尽量给判的轻一些。他才二十六岁,我不想他一辈子就这样毁了。呜呜呜呜。”钱云峰在电话里失声痛哭。

听到钱云峰的哭声辛祥叹了口气,他心里在想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但现在一切都晚了。

“钱叔叔,我尽力而为吧,但你也别抱太大希望,我听说小峰的案子是市政府督办的大案,肯定很棘手。”

“大侄子,不行就花钱,花多少钱我都愿意。”钱云峰在电话里急促的说道。

“钱叔叔,你觉得这是钱能解决的事情吗?钱真不是万能的,不能过于迷恋金钱的魅力。”辛祥苦笑道。

“大侄子,你看着办吧,反正我现在方寸已乱。公司股票上午就已经跌停,真是破屋偏遇连阴雨。唉!”

辛祥又安慰钱云峰一番,挂断电话后陷入沉思。

“季腾,等你出院了你最想做的一件事情是什么?”

“肖少,不瞒你说我最想做的事就是追求晓晓,我要把她娶回家做老婆。”

“季少,你脑子没坏吧?你简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晓晓也是你亵渎的?”

“肖少,你这话说的就没一点意思了,我怎么就不能追求晓晓了?我季腾也是风度翩翩的美男子,长的也人模狗样的,你倒是说说我怎么就配不是上晓晓?”

“你这话还真是恶心到我了,就你那样能配上晓晓?要说我能配上她还差不多。”

“滚,你这混蛋。你要是敢跟我争晓晓,我一定会杀了你。”季腾恶狠狠的瞪了肖敬一眼。

“不错,肖少,你要敢打晓晓主意我会打断你腿。”江月在一旁笑着说道。

“凭什么呀?难道只许他季腾喜欢晓晓,我就不能喜欢晓晓?不行,必须公平竞争。”

“就你那长的跟歪瓜裂枣般的样子,再配上你那猪脑子也配和我竞争?”季腾继续嘲讽肖敬。

“行,你想让我放弃竞争也可以,给我二百万我就退出,不然我就跟着在里面捣乱。”

“哈哈哈哈。”蒋虎等人一听肖敬这是在威胁季腾,他觉得自己给季腾二百万买车有点冤,想把钱要回去。

季腾一听嬉皮笑脸的说道:“肖少,等晓晓过来我就告诉她说你要娶她,估计你会被骂的狗血喷头。因为她心中现在只有我,你这是纯属找死。”

“季腾,你这王八蛋在说什么疯话,你是不是要死了?”正在这时晓晓从外面走了进来,她一脸怒气骂道季腾。

“我说句实话怎么了,就肖敬这副尖嘴猴腮的模样能配得上你?”季腾神气的说道。

“季腾,说实话在我看到肖敬第一眼时我就喜欢上他,只是一直不好意思向他表白。一个女人怎么好意思向男人表白,你知道我是那种性格腼腆的人。”

晓晓说着还抱住肖敬的左臂,脸上充满笑容。

“哎哟,不忍直视,不能活了让我去死算了。”季腾立即用手蒙住自己双眼,他的表情萌呆了众人。

“哈哈哈哈。季少,现在你知道自己跟我之间的差距了吧?”肖敬放纵的狂笑起来。

“唉!晓晓,我一直迷恋你不过今天你恶心到我了,你竟然说自己是腼腆的人?你现在竟然会喜欢肖敬,你让我看不起。你竟然能喜欢肖敬这样的男人,真是一点品味都没有。”

“季腾,你这个混蛋,臭虫,跳蚤,居然敢说我没品味,你是不是吧不想好了?”

晓晓又蹦又跳的来到床前,一把揪住季腾的耳朵把他疼的龇牙咧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