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五章 她休想(1 / 2)

她倒是想怀疑是宁因,可是从离开昆仑之后她便没有见她出现,因此也怀疑不上去。

听到她这么说,辞月华皱着眉思索了片刻,突然想起她那前后转变的态度,一下子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你……你当初不愿做我弟子,是不是……是不是其实……”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青姿打断,“不是的,师尊你别多想!”

然而辞月华的脸色还是无比难看,并没有被青姿的这句话给安慰道,他问道:“那你是为什么?”

为什么明明三天前还在殿门口跪着求我收徒,三天之后却如同完全变了一个人?

为什么拜师大会第一次见她的时候,眼里还有激动崇拜与满眼星光,等他再回来的时候却是嫌弃不耐以及满脸嘲讽?

为什么……

青姿心虚的摸了摸鼻子,不敢去看辞月华的目光,她轻咳两声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在梦里我们有很多误会,而且那些误会也没有解开,所以醒过来的弟子误以为那些还会再发生,所以才想着避开。”说完她又认真的对辞月华道:“不过师尊你放心,弟子的死与你无关的!”

辞月华心里却依旧存疑,若是以他脾性,知道自己的弟子遇害,必然会不计一切代价也要找出凶手为她报仇。

可是在她的梦中好像自己并没有,否则她也不会一开始那么排斥自己了。

而且虽然他一直没有去想,但是那鬼修说的话他却实实在在的记住了。

她说的那些话,以及那刻骨的恨意,无一不在提醒着他,自己必然做过什么令她深恶痛绝的事情!

见辞月华还在那里兀自纠结,青姿实在看不下去了,便道:“师尊,你别胡思乱想了,那仅仅只是一个梦罢了!”

现在她还好好的,所以,那些就让它们当做梦一般存在就好了!

辞月华却道:“可是那鬼修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她的修为,她的做法都是为师见所未见的!”

这下青姿也沉默了,确实,鬼修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不论她是好是坏,终究是个大问题,压根无法让人忽略。

不过青姿却依旧不愿意让他在这些事里面纠结,她道:“其实师尊真的不必如此担心,时至今日,那梦中的很多东西其实并不一样的。”

比如几个没有发生的事,比如……宁因!

辞月华则双手按在她的肩膀上如同发誓一般道:“我不会让你变成那个样子的!我会保护好你!”

这次他不是以师尊的身份去说这些话,而是以一个男子的身份,想要去保护自己心爱的人。

青姿看到他眼里的认真,心下微动,慢慢眯起了眼睛,笑了起来。她歪着头道:“那弟子就承蒙师尊小心保护咯!”

辞月华闻言也笑了,将之前的阴郁也一扫而空。

想来那个梦确实也仅仅是一个梦罢了,毕竟眼前这个人对自己是满心满眼的信任啊,若是那梦中的是真的,或者自己真做了什么伤害她的事,她又如何还会信任自己,将自己的安危交给自己呢?

不过虽然是松了一口气,但是这日之后,辞月华对于青姿的保护更加细致入微了,每日出现在青姿身前的人,他的视线就如同透射光线一般将那人上下仔仔细细打量一遍,仿佛每个出现在她面前的人都是不轨之徒。

见辞月华心情好点了,青姿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想想既然都知道了鬼修的存在了,那么另一个灵魂的存在也没有必要再瞒着了,于是她便又将去望神村的时候遇到的斗篷女子也告诉了辞月华。

“竟然还有一个?可知是敌是友?”

青姿道:“现在看来应该不是敌人。她当时是在被鬼修追赶,而且即便是这样,她还是找到了我让我小心宁因。是不是朋友我不敢肯定,但一定不是站在鬼修那边的。”

辞月华想起了什么突然道:“她们会不会就是你魂魄缺失的原因?”

见辞月华主动提到了这上面,青姿也省的自己想办法往上面引,配合的点点头道:“弟子也这么想过。在梦中的时候,这个时候弟子的修为远不止如此,而且弟子有些时候修炼总感觉有些力不从心,怕也就是魂魄缺失的原因。”

辞月华闻言皱紧了眉头,他道:“可即使如此,她们为何不归位?”

青姿摇头,“那刚出现的弟子不知,但是这鬼修……她好像一直都只想将自己吞噬夺舍!”

辞月华冷了脸道:“她休想!”

宁因的这件事情基本已经算是板上钉钉了,自然也得尽快告知山门弟子,以免外出的时候遇到会被对方利用。

当他们将这件事告诉给时千秋之后,自然也在山门内引起了轩然大波。

不过这件事很快就被另一件事情给掩盖了。

几天后,时朗传信回来告知辞月华,在甘蜀地区有不少尸傀与鬼族出没,犯案不止。

不仅仅是他,外出历练的山门弟子也传了同样的消息回来。

青姿知道是鬼族又开始有动作了,以前这些事还没什么所谓,可以当做是历练,可是现在有鬼修在里面掺和,只怕会棘手的很。

不出所料,外出的弟子有不少都在那些鬼族与尸傀手上吃了亏,很多弟子负伤而归,还有几个特别倒霉的连命都搭了进去。

然而这件事还不仅仅止步于此,半个月后,各个仙门世家都开始通信,内容没有其他,都是关于鬼族作乱,尸傀行凶的事。

与此同时,另一件也算得上是大事的事情也传到了青姿的耳中。

万阳宗宗主与三日前心疾突发,药石无医,已经气绝身亡。

万阳宗作为五大宗门中的龙头老大,对于其山门内发生的事,各大仙门还是很关心的。

现在听说宗主没了,一时之间有人欢喜有人忧,当然,欢喜的人自然是占大多数的。

毕竟这位宗主虽然身有心疾,但是修为与心计却也不若,否则又如何能将万阳宗发展的这么大呢?

大家也都清楚万阳宗水深,里面的明争暗斗不止不休,这宗主还在的时候,可能大家都还顾忌着点,这人一死,怕是要群魔乱舞。

偏偏他身后的儿子是个胸无大志平平无奇的,即便有一个天资卓绝的一直没有认回来,前不久还大闹了一场,现在怕是也没什么用了。

果然,在万阳宗宗主身死的消息传来后不久便又传来万阳宗内乱的消息。

有本事的人自然不愿意屈居萧必安那样的一个废物之下,加之又爆出万阳宗主的丑闻,一时之间声讨不息,压都压不住。

原本应该平稳坐上宗主之位的萧必安终归没能坐得上去,不仅有霍凤行使绊子,其他想上位的宗门长老也出来反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